TVB羅山又用怪音:朽改讀[jau2柚]

距離上一次更新,原來已逾兩年。兩年間沒有更新,主要是因為一如詹伯慧教授所說,粵讀問題「牽涉面並不廣,大家爭來爭去其實就那麼小部分字的不同讀音」,要講的已經講過,無謂重複。加上我不欲再為此電視台浪費精神和時間,連電視也少看,所以難有新文章問世。而本文其實是源於八月偶然聽到由羅山(羅榮焜,無綫電視報幕員)旁白的一個奧運節目廣告,覺得有問題,遂趁有餘暇,寫下這篇文章。

茲附上該則片段:

片段中第五秒,羅山將「不朽傳奇」讀成「不[jau2柚][cyun4全]奇」。

關於「傳奇」變「[全]奇」,我已多次為文指出,這是一個毫無必要的改讀,因為大眾習用且有社會性的[瑑]奇,已為學者和字典所接受,甚至有學者認為這個讀音比[全]奇更加正確。只是可能因為電視台以「正音」之名改變讀音,加上此讀跟普通話一致,所以至今他們仍厚顏地以[全]奇一讀授予觀眾。這個詞語的讀音已無討論必要,倒是「朽」字的讀音可以一談。

按:「柚」讀陰上聲其實是口語變調。考慮到柚子、沙田柚大概沒有人再會讀原調[jau6又]子或沙田[又],本文會用[柚]作為[jau2]的直音。

一、前言

「朽」此字一般聽到的都是讀[n]聲母,有陰上聲[nau2扭]或陽上聲[nau5]二讀。例如羅文《獅子山下》「我哋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譚詠麟《愛在深秋》「如果/情是永恒不朽/怎會分手」、張學友《不老的傳說》「為世間不朽的愛輕輕唱」。

羅山在片段中則是將讀音由[nau2扭]改為[jau2柚]。他在2007年樹仁大學主講的〈正確發音與改善懶音〉講座中所發講義,教大家辨別N/L起音,第13頁有提醒讀者「朽」字的起音是N而不是L。

hksyu-nau

由此可知,他本來是認為「朽」應該讀[n]聲母,遂提醒讀者不要誤讀為[l]聲母,變成所謂的「懶音」。約十年後,他卻忽然因為某種原因,放棄了「朽」字[n]聲母的讀法,改為讀[j]聲母。亦即此舉乃「刻意為之」。

我們還是用老方法,就是從字典和《廣韻》反切,探討兩個讀音的合理性,和羅山這種改讀有沒有意義。這次先查字典。

二、字典中「朽」的注音

以下是「朽」字在各部字典的注音:

%e6%9c%bd%e5%ad%97%e5%ad%97%e5%85%b8%e6%b3%a8%e9%9f%b3

雖然決定哪個讀音較適合不應該單看哪個讀音較多字典收錄,但「朽」字注讀[n]聲母的比例可謂壓倒性。雖然較早期的《分韻撮要》、《英華分韻撮要》和《初學粵音切要》都標讀[jau2柚]音,但現代粵音字詞典,可說全部都承認[扭]音。羅山改用的[柚]音,在上面三十本現代粵音字典中,只有九本收錄。

也就是說,這位經常宣稱自己注重「正音」的無綫駐台主播,似乎又一次試圖利用他在電子傳媒的影響力,引導觀眾去懷疑一個有大量字典收錄,兼為社會廣泛使用的讀音到底是不是有問題——如果[扭]音沒有問題,為甚麼一個這麼注重自己讀音的人、一間以認為自己有「社會責任」所以「注重讀音」的電視台會毅然棄用?

三、從《廣韻》反切推導讀音

「朽」字在《廣韻》的反切是「許久切」,曉母、尤韻。粵語曉母一般讀[h]而尤韻一般讀[au],所以用許久切切出來,最符合反切對應規則的讀法就是[hau2口]。這其實不難理解:朽的聲符是丂,丂是巧的古字,而考字的聲符也是丂。朽如果讀[口],跟巧、考讀音相近分別只在元音長短。

有趣的是,1937年版《中華新字典》正是標讀此音;1916年《廣話國語一貫未定稿》亦以此為「或讀」。

而朽是尤韻三等字,中古音有/i/介音。當曉母的/x/弱化消失,/i/介音補上成為聲母,在粵語就是[j]音。也就是說,朽讀成[jau2柚],也屬於符合反切的讀音。

至此可以知道,若以《廣韻》所收中古反切為正讀,朽字讀[hau2口]最「正」,讀[jau2柚]則「冇咁正」,[nau2扭]則「最唔正」。

四、朽讀[n]聲母的由來

既然[nau2扭]音不符中古反切,這個[n]聲母到底是從何而來?其實,學者早有研究。

李新魁〈粵音與古音〉(1996年第八期《學術研究》)將朽字讀[n]聲母解釋為上古複聲母/nk’/的音遺。

而黃玉雄〈從「朽」的聲母類型看粵語曉母字的歷史層次〉(2016年7月號《語言研究》)則另有看法。原來,「朽」字聲母在粵語其實十分複雜,綜合不同地區的讀音調查資料,此字的聲母有(一)擦音 /h/、/ɫ/、/s/(二)鼻音及邊音/ŋ/、/ȵ/、/n/、/m/、/l/(三)近音/j/或零聲母或(四)塞音或冠鼻塞音/k/、/k’/、/ⁿd/共13種可能。我們感興趣的自然是/n/聲母的來歷。

首先,作者根據曉母字讀/ŋ/缺少與上古音系連繫的證據,而侗台語中/h-/和/ŋ-/存在規則對應,推測粵語在中古時期跟侗台語作深度接觸,吸納了這個特徵。而朽字讀/ŋ-/或/ȵ-/的粵語方言點,是把這個底層留存在系統中。換言之,朽字讀/ŋ-/或/ȵ-/,其實已經有非常長的歷史。

但這跟曉母字讀/n-/又有何關係呢?作者指,這個/n-/應該是由/ȵ-/變成。/ȵ-/在中古是娘母字的聲母。當「朽」在古時讀成娘母,到了現代,很多粵方言區(如我們廣州話)泥娘不分,/ȵ/就變成/n/,於是朽就讀成[nau]。

據論文所述,朽讀/n/聲母的方言有廣州、香港、連縣、肇慶、四會、德慶、雲浮、羅定、南寧、北海、梧州、清遠、佛山、三水、高明、中山、珠海、寶安。作者指,這些點大多分佈在廣東,主要屬廣府片,而在廣西則多屬邕潯片。這說明朽讀/n/聲母是不少地區的共同特徵,不限於香港,也肯定不是香港人不懂查字典、隨意亂讀之過。

五、改讀的原因

這次羅山將「朽」改讀[nau2],跟何文匯無關。何文匯、朱國藩《粵音正讀字彙》(第三版P.84)此字注讀本音[hau2口]、今音[nau5](即「柳lau5」轉[n]聲母),陽上聲,異於普遍字典注讀陰上。雖然我現實確有此讀,但何氏此舉,相信不是基於現實讀音。粵語[n]聲母一般來自中古的泥母和娘母,而泥娘二母均係次濁音,來到粵語應讀陽聲調。我認為,他將「朽」標讀[nau5],純粹是為了維持中古次濁聲母對應粵語陽聲調的法則。事實上,何書對扭、鈕、紐等字均無視社會日常讀音注讀陽上聲,而無陰上一讀。

羅山將「朽」改讀[n]聲母,可能是因為中文大學的「粵語審音配詞字庫」。

很多人以為此網站的「配詞字音(四本工具書中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就是「正音」,而「異讀音」就是「非正音」或「冇咁正」的讀音;卻不知字庫凡例早已聲明「我們必須提醒使用者,所謂『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是一個統計概念,而非價值評判」。我曾撰文批評發明「異讀音冇咁正」的人是「自定體例」。

而香港經濟日報的TOPick 新聞網站就有一些「考你正音」文章,其中《粵語讀音大挑戰 追「溯」讀索還是素?》就用此網站佐證羅山提供的「正音」。文章中有一句「別墅一字,我們常讀作別『睡』,但seoi5(睡)為異讀字,以別墅而言,應讀作seoi5(緒)」,簡直是「發噏風」。

在「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中,「朽」字[jau2柚]和[nau2扭]二讀均有三個根據,打成平手。編者將[jau2柚]選為配詞字音,據之前分析,應是因為這是較符合反切推導規律的讀音。

所以,我懷疑羅山是看到「粵語審音配詞字庫」的判斷,加上自己主觀認為配詞字音等於正音,於是出現了這次改讀。

張群顯博士的《粵語常用字字音異讀研究》(1991)論文中曾經提出:

辭書所提供的每一個與別不同的音,他日都有可能成為新興的異讀。作用力的強弱,端視該書受重視的程度。在眾多粵音辭書之中,影響最深遠的要數 Wong 1940。無論他給的讀音多古怪,多獨特,大家都不敢怠慢。

按引文中 Wong 1940 即黃錫凌《粵音韻彙》。今時今日,因為方便查詢,「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似乎正取代《粵音韻彙》,變成很多人心目中的「正音」標準,儘管這個「標準」完全不符事實。

六、結語

羅山將朽字的讀音改變,背後一定有原因。以羅氏在講座和訪問的言談,可以相信,他改變一個讀音的原因,應該是原來的讀音不是或不夠「正音」。結果卻是,這個「改讀」,完全多餘。

當然,自從羅山促成《最緊要正字》後,這類無謂且弊多於利的改讀,在TVB經常發生。

要正音,就應該先問,應該用甚麼原則去決定正音。而要決定這些原則,應該先要問正音(決定標準音)的目的是甚麼、我們是為了甚麼去正一個讀音。這當然沒有唯一的標準答案,但我認為有兩個原則值得參考:

(一)「正音」應該對待字音認真,不得過且過,疏於求證,隨意亂讀。將朽改成[柚]可以說是無視字典和羣眾讀音。羅先生經常強調讀正音的重要性,他對於讀音的查證,理應會比其他人認真。我不知道羅先生實際上是基於甚麼原則判斷讀音對錯和是否改用另一個讀音,但他居然在朽字大多數字典標讀符合大眾習慣的[扭]聲母時,貿然改讀[柚],那麼,我們是否可以懷疑,他注意正音的立意雖好,但對於字音的考證,是兒戲了一點?

(二)「正音」應該避免訊息混亂,不標奇立異,無風起浪,製造亂象。目前,很多電視台執意消滅但其實沒有錯、市民習用、有字典承認的讀音,在一些未完全受控的場合(例如戲劇,或綜藝節目主持),還時有出現。羅山在近來一次訪問透露,原來他曾經想將全電視台的發音定於一尊,「希望無綫能有一個機制糾正各部門的發音」,因為「新聞部的記者跟綜藝部藝人發音不同,會令觀眾疑惑」(也就是說他連綜藝部的藝人將機構唸成機[扣]而不讀機[究]也覺得不甚耐煩了——根據往績,他絕不可能會贊成各部門可以用機[扣]作為統一讀音)。但如果新聞部的記者跟綜藝部的藝人發音不同會令觀眾疑惑,以此推論,電視台用一個與大多數市民甚至字詞典不同的音,不是更令觀眾疑惑嗎?但羅山選用字音時,卻似乎完全沒有考慮這一點。

若依羅山過往言談論,他應該是「選用某個讀音,以對觀眾負責」。但我看到的,卻是「為了顯示自己對觀眾負責,而選用某個讀音」。他的目的,似乎是刻意要製造混亂,並在各訪問中擺出的「重視正音」姿態,從而令觀眾以為他採用的讀音就是「最正確」、「最值得信任」的讀音。由此我不禁懷疑,一個讀音是否真的正確、是否真的適合社會使用,根本不是羅先生最關心的問題。反而一個讀音是否能夠標奇立異,讓觀眾不斷以為他或電視台非常關注讀音於是持續推出一些所謂「正音」(實際上是有字典收錄但與大眾習慣相違背的讀音),從而提升或鞏固他或電視台在觀眾心中的地位,更為重要。與此相比,改用這個讀音是否真能有益於社會,根本不足道。

當然,這純屬我的猜測。但是,明明原來的讀音沒有錯卻執意棄用、排斥、甚至幾要在其經營的頻道完全消失,目的肯定絕非如他們所說的「對觀眾負責」、「盡社會責任」。

觀乎無綫近十年來的「正音」舉措,我對這間電視台完全不會抱任何希望。反正只要他們當批評聲音無到,假以時日,必能潛移默化,移風移俗。我只求大眾更加清醒,不要被這些傳媒牽着鼻子走,成為他們某種目的的棋子。

《廣話國語一貫未定稿》查詢系統啟用公告

認識《廣話國語一貫未定稿》一書,純屬偶然。約在兩、三年前,我在網上尋找某個字的讀音在某個文獻的資料,找到一篇網誌,於是入內查看,而網誌中除了提到我所知的那本文獻,還順帶觸及該字在《廣話國語一貫未定稿》的收載情況。知道此書是在 1916 年出版,比《道漢字音》、《民眾識字粵語拼音字彙》等書更早,難掩激動,亟欲一睹此書廬山真貌。經過多次嘗試、碰壁,得知香港大學有此書館藏,便申請閱讀證往港大圖書館索閱。惟因年代久遠,此書屬「珍本」級別,只能在專房閱讀抄寫,不能影印。雖然當中內容足以豐富拙作《解‧構‧正讀--香港粵讀問題探索》的文獻根據,但由於時間、地點等限制,無法深入研究,是一憾事。加上我認為此書非常難得,相信若由有心和有識之人研究,收穫可以更多,所以一直希望將此書數碼化,公諸同好。不過,礙於人力所限,此事一直耽擱。直到最近,香港大學將其《廣話國語一貫未定稿》館藏全書掃描上網,供人參閱,可謂功德無量,而將此書數碼化一事終可如願。各位如有興趣,可到香港大學圖書館網站觀看原書,而敝網《粵音資料集叢》內的《廣話國語一貫未定稿》專屬網站則有此書的文字版本和搜尋系統,歡迎使用。

new_book_side

《解.救.正讀──香港粵讀問題探索》修訂版已經有售

各位,很久不見,又是廣告時間。倒不是有新作面世,而是拙著《解‧救‧正讀》修訂本已經出版,各大書局有售。 《解‧救‧正讀》初版發售至今已逾一寒暑。是次再版,並無大幅改動,修訂後各章所佔頁數相同,僅個別小節或會有一頁之差。至於箇中變更,可分為書名、校正、改善、增訂四環。茲舉述如下。

書名

  • 書名的變更可能是此一修訂版最顯眼之處(一笑)。原版書名《解‧救‧正讀》,沿自2011年發表的電子文稿,未作更易。印刷版發行之後,出版社認為,書本會在多地發行,而「解‧救‧正讀」一名,不夠清晰,建議更改。但我不想改動書名,遂在原書名後加上副題,是為《解‧救‧正讀──香港粵讀問題探索》。如是者,拙著專論香港粵讀問題之旨明矣。
  • 易言之,大家憑封面書名之副題,即可知道書架上的是否最新修訂版本

new_book_cover

 校正

  • 悉數改正初版之錯別字和遺漏。
  • 修改或重寫原版寫得不夠好或不夠清晰的文句,以求達意。

改善

  • 將一些初版後始發現之粵音資料,補進內文,以增說服力。之前網誌所載《道字典》所收的「時間」讀音是為一例。
  • 原版引文字體稍嫌過小,再版時將之調整,使閱讀時更舒服。

增訂

  • 《解‧救‧正讀》印刷本係由2011年發表的電子文稿修訂而成。文中批評何文匯「正讀」時,以一些何氏不承認的「錯讀」為例,附上字典注音,供讀者斷是否合理。不過,其中一些「錯讀」,他已在2012年的《粵音正讀字彙》第三版中予以承認。一些字音的來源參照頁碼跟前兩版亦不盡相同。筆者在同年着手《解‧救‧正讀》印刷版編纂工作,未知此事,故書中之引例,悉依前本。倘修訂本仍對此視若無睹,固然不妥;但若要將此一改變整合原稿,大幅重寫勢難避免,而先前所做之校訂工夫,恐付諸流水。思前想後,決定原文資料不作更易,但在此修訂本另起一章,是為「修訂版補記」,對《粵音正讀字彙》第三版與前兩版之差異,略加介紹。如此亦可凸顯「正讀」是否應該「千古不移」的問題。
  • 我也順道在「修訂版補記」補上這年間發生的「正讀」消息,包括又發現無綫電視配音組兩個不從字典、不從大眾卻涉嫌「從何」的古怪讀音,例如之前網誌提及的「氰」字。「修訂版補記」共15頁。

筆者期望以上改變能令拙作盡善盡美。據我所知,此書已經「見街」,三聯、商務、大眾等書局有售。《解.救.正讀──香港粵讀問題探索》仍由心一堂出版,售價 $98。 更多資料請參閱本書網站 http://www.savepropercantonese.com/

題外話

  1. 讀者或會對版次有疑問,因為修訂版版權頁的版次寫着「二零一四年四月修訂版」,而我卻到現在才撰文介紹。查此書書稿在四月已經交付印刷,但因為一些原因,致印期延誤,今月始「派街」發售。
  2. 寫作此書時,筆者興起了為一些罕見粵音文獻數碼化並製作檢索網站之念,是有《道漢字音》、《初學粵音切要》及《民眾識字粵語拼音字彙》查詢系統。最近筆者成立《粵音資料集叢》,增補資料(目前新增《道字典》和《分部分音廣話九聲字宗》二書),並提供綜合查詢功能,查一字即知各書收音情況。歡迎使用、指教。

四十年代初的「時間」讀音

兩星期前,Alan Cheung網友在敝網誌「時「奸」復甦?」一文留言,介紹港台去年《舊日的足跡》節目訪問何文匯教授的一段。當中何文匯論「時奸」問題,將其師劉殿爵於八十年代初叫港台將「時間」改讀「時奸」激起民憤一事,淡化成「時『奸』一讀唔知幾時出現」,次又搬出「有空奸就有時奸」的「時空相對邏輯論」。這個節目筆者在節目播放後數星期已經知悉,但相關論點,我在《解‧救‧正讀》和本網誌已經交代不少相關資料和看法,沒甚麼可以補充,故沒有為文評論。

倒是有網友提起此事,重聽聲帶,卻發現一有趣之處。節目中何文匯說:

如果你當佢係一個名詞嘅話,就讀個平聲。咁『間不容髮』啲人讀『諫不容髮』我哋都唔會特別出聲,啲人鍾意讀咩咪你嘅事囉。但嗰個『間』(奸)其實就係嗰個罅隙。

如果大家有看過當年劉殿爵的「時奸論文」,或會記得,劉氏是如何否定「時間」讀時「諫」:

  1. 劉殿爵認為「時間」的「間」是名詞。
  2. 根據古籍,例如《廣韻》等古韻書,作名詞用的「間」應讀平聲,即「奸」。作動詞用才讀去聲「諫」。
  3. 所以他認為,從歷史講,「時間」的「間」不能讀「諫」。
  4. 劉氏又引用《現代漢語詞典》,指出「間」讀「諫」,除了作動詞之用外,還有一解,就是「空隙」。
  5. 劉殿爵又認為「時間」的「間」不是「空隙」,所以指出從現代角度看,「時間」仍「間」不能「諫」。

這次何文匯博士卻可說是反駁了劉殿爵的論證。劉殿爵說時間不是「空隙」,何文匯今勻則明確指出:「時間」的「間」,是一個「空隙」。則我們不妨如此推論:

  1. 根據《現代漢語詞典》,「間」讀「諫」音,除作動詞解外,還可解作「空隙」。
  2. 時間的「間」是空隙之義。
  3. 因此「時間」可以讀「時諫」。

所以,雖然何氏不談劉氏在八十年代初所做的好事,但我們其實仍然應該感謝他推翻了其師劉殿爵的論證。只是,何博士為何卻對《現代漢語詞典》中作「隙」解的「間」可讀「諫」避而不談呢?這倒是考起筆者。可能「《現代漢語詞典》鍾意寫咩係佢嘅事」吧。

不過,其實「何氏時奸論」,並非筆者寫本文的原因。而是想給大家看看四十年代初的字典對「時間」的注音。話說劉殿爵堅持時「奸」,其中一個持論就是這是原來的讀音,即「正宗讀音」。他說「粤語讀『時諫』是近四十年的事」,「四十年前,人人讀『時艱』」。該文章在1981年發表,按時序倒推,即他認為,在1941年仍然人人讀「時奸」、之後才逐漸被「時諫」取代。

上次機緣巧合,讓筆者查得1926年出版給洋人學粵語的教材《增訂粵語撮要》中,「時間」明明標讀「時諫」,令劉教授這番話不攻自破。今次的發現沒上次那麼令人驚喜,不過仍有價值。請看下圖:

道字典,1941

 

這些符號,正是之前我製作過全文檢索系統的《道漢字音》的「道字」。查商人兼慈善家陳瑞祺創立的道字總社,於1939年出版《道漢字音》,為漢字以「道字」標示讀音,惟欠釋義。於是該社在1941年增編「義典」,名為《道字典》,以解決時人「見字不識解之難題」。《道字典》仍以韻目排字,故分「粵音義典」、「國音義典」兩部。上圖正是《道字典》「粵音義典」中 “-aan" 韻下的書頁。

看不懂道字符號也不打緊,憑同音字辨認即可。大家可以看到,「間奸艱姦」一條,即明顯是[gaan1]音條下的「間」字,其釋義係「中~,又內也」。至於「間諫」,即[gaan3]音條下的「間」字,釋義係「~隔,時~」。此書在1941年出版。

如是者,劉殿爵1981年說「四十年前,人人讀『時艱』」,到底有多正確,大家心中有數。《增訂粵語撮要》是粵音教材,《道字典》是字典,性質不同。二書均同屬劉教授聲稱「人人讀時艱」的美好光景時期,卻又不約而同地對劉氏此說,給予迎頭痛擊。

走筆至此,似乎我們又可以對學者現在說「唔知『時奸』幾時出現」,改口宣揚「時奸」的「哲學優越性」,「邏輯正當性」,增添一分理解。

【TVB消滅「傳奇」正音風波】好假的歐陽偉豪博士之「偽正音新秩序」

多年前,政府忽然將「傳奇」一詞,由大眾慣讀的「瑑[zyun6]奇」改讀「全[cyun4]奇」,而這個讀音顯然得到何文匯祝福。歐陽偉豪博士在報紙網站專欄解畫,字裏行間卻充斥着「全奇」有根有據、符合構詞原理、可以從字典查出、可以從考證考出而「瑑奇」則全部欠奉的訊息。

最近輪到無綫電視發功,藉着《星夢傳奇》節目名稱,以最台慶口號那句甚麼「創造傳奇」,與民為敵,刻意摒棄大眾慣用的「瑑奇」,製造「冚台全奇」異象,該台常駐報幕羅山更放煙幕,在一論壇上歪曲事實,老點大眾「傳奇」必須讀「全奇」而不能讀「瑑奇」。無獨有偶,今趟又係歐陽偉豪博士出來解畫,平台是無綫電視的《學是學非》節目。筆者之前批評過歐陽偉豪博士人前人後兩個樣,既然他有最新說法,筆者在此刊出片段,以示公道:

對比今昔,大家可以看到,Ben Sir 這則「傳奇讀音新論」,與當年比較,最大的不同之處是,他第一次清清楚楚表示「瑑奇」這個讀音「沒有錯」,並指出有字典收錄「瑑奇」一讀。這點當然值得肯定。

不過,綜觀全片,筆者仍然認為,他是要為有權勢者保駕護航。

繼續閱讀

【TVB消滅「傳奇」正音風波】好假的歐陽偉豪博士之「彈出彈入,打我吖笨?」

上一回講了我覺得歐陽偉豪博士 (Ben Sir)「好假」的原因。我在《解‧救‧正讀》沒有拿歐陽博士的那篇回覆做文章,一來是因為這是私人書信,不欲貿然公開,二來我認為他雖然有不分對錯地維護何文匯讀音的傾向,但仍算是個開明派。勢估唔到,面對同一個問題,博士可以人前人後兩個樣,人前很開通,但人後當電視台問他讀音問題時,他便會摒棄他的開明立場,變成翻版何文匯。

之前講過我並不同意他在「同你講正音」專欄中所做的,真的是如他們電郵中說的「無所謂對錯」的說法。今集會解釋為甚麼我有這種看法。

繼續閱讀

【TVB消滅「傳奇」正音風波】好假的歐陽偉豪博士之「見人講人話」

古語有云:「好假的肥仔」。這裏的「假」,是形容當事人矯揉造作。這裏不是要說歐陽偉豪博士主持節目時聲音好像那位「肥仔」般造作,而是他對讀音問題上的虛偽。

無綫採用為個別學者倡議的罕音、僻音,透過傳媒優勢,散播少數讀音「好多人讀」假象,為這些讀音製造群眾基礎。此舉加劇語音分歧,增加交流成本,長遠削弱粵語的溝通能力,其實是一種消滅文化的舉措。時人不察,還以為該台真的是在「棄錯讀、用正音」。

上一篇文章,是筆者對無綫此一歪風「跳出配音組」,蔓延其他部門,藉《聲夢傳奇》節目名稱,指令藝員將「傳奇」讀「全奇」,營造「冚台全奇」的「何文匯正音天國」烏托邦的一些看法。

藉學者撐腰,無綫消滅「瑑奇」這個至少五十年歷史、有學者支持、有字典收錄、有群眾基礎但不獲何文匯認可的讀音心意已決。除非這次又像上一回何文匯博士首肯「雛」可讀[初],否則單憑擺事實、講道理,乞求、跪求無綫電視收回成命,相信已經無可能。

但這事跟我說歐陽博士「好假」有甚麼關係呢?且聽筆者娓娓道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