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消滅「傳奇」正音風波】好假的歐陽偉豪博士之「見人講人話」

古語有云:「好假的肥仔」。這裏的「假」,是形容當事人矯揉造作。這裏不是要說歐陽偉豪博士主持節目時聲音好像那位「肥仔」般造作,而是他對讀音問題上的虛偽。

無綫採用為個別學者倡議的罕音、僻音,透過傳媒優勢,散播少數讀音「好多人讀」假象,為這些讀音製造群眾基礎。此舉加劇語音分歧,增加交流成本,長遠削弱粵語的溝通能力,其實是一種消滅文化的舉措。時人不察,還以為該台真的是在「棄錯讀、用正音」。

上一篇文章,是筆者對無綫此一歪風「跳出配音組」,蔓延其他部門,藉《聲夢傳奇》節目名稱,指令藝員將「傳奇」讀「全奇」,營造「冚台全奇」的「何文匯正音天國」烏托邦的一些看法。

藉學者撐腰,無綫消滅「瑑奇」這個至少五十年歷史、有學者支持、有字典收錄、有群眾基礎但不獲何文匯認可的讀音心意已決。除非這次又像上一回何文匯博士首肯「雛」可讀[初],否則單憑擺事實、講道理,乞求、跪求無綫電視收回成命,相信已經無可能。

但這事跟我說歐陽博士「好假」有甚麼關係呢?且聽筆者娓娓道來。

當年

話說在2009年,東亞運動會中「創造傳奇一刻」口號被當局讀成「創造『全奇』一刻」,引起一陣混亂。就在「全奇」怪讀瀰漫之際,歐陽偉豪博士在《明報》「同你講正音」專欄對「全奇」「瑑奇」二讀,作出一番考究。以下是相關片段(按字幕是筆者所加):

而以下是專欄的文字版本:

正音有兩個意思,第一是正確的發音,即如何正確地發出標準讀音,這是本欄一直所做的工作;第二是正確的讀音,即哪個讀音才是正確。究竟,我們應該讀「香港東亞運動會,創造傳﹝cyun4﹞奇一刻」,還是「香港東亞運動會,創造傳﹝zyun6﹞奇一刻」?「傳﹝cyun4﹞奇」、「傳﹝zyun6﹞」奇到目前為止依然是一個……謎!

我們嘗試從意義入手,決定哪個讀音才合理。

「傳」讀作zyun6 時,意思是指對人物事的記錄或道理的刊載,例如「人物傳記」就是對人對事的記載,「經傳」就是對經義道理的記載,所以這兩個詞組的「傳」應讀作zyun6 ,即「人物傳﹝zyun6﹞記」、「經傳﹝zyun6﹞」。又例如「寒潭之奇傳」就是寒潭神奇事件的記載,所以讀作「奇傳﹝zyun6﹞」。

「傳」有另外一個音,就是cyun4。讀作cyun4的意思是流傳。「傳說」的意思是流傳下來的說法,所以讀作「傳﹝cyun4﹞說」;「傳頌」的意思是流傳下來的頌讚,所以讀作「傳﹝cyun4﹞頌」;「傳奇」的意思是流傳下來的奇人奇事,所以讀作「傳﹝cyun4﹞奇」。

一方面,從意義上、句式上的類比,我們推演出「傳﹝cyun4﹞奇」的讀法,但另一方面,無綫電視劇集《民間傳﹝cyun4﹞奇》在我的年代是讀作《民間傳﹝zyun6﹞奇》的,我會採取包容的態度,「傳﹝zyun6﹞奇」不應取笑「傳﹝cyun4﹞奇」,「傳﹝cyun4﹞奇」也不應歧視「傳﹝ zyun6﹞奇」。現在不如作一句子練習練習﹕「香港東亞運動員打破傳﹝cyun6﹞說,寫下傳﹝cyun6﹞奇一刻,二十六面金牌,傳﹝cyun6﹞頌千古」。

上述片段和文字,見於2010年1月6日《明報》通識網的中文詞彙區,筆者在《解‧救‧正讀》亦有評論(322-325頁),並不新鮮。

但其實筆者在2010年7月7日,曾經去信歐陽博士,就他在片段中的說法,向他討教,內容如下:

歐陽偉豪博士台鑒:

本年一月六日,先生於《明報》「同你講正音」環節,探討「傳」字在「傳奇」一詞讀音分歧,並闡述應以何者為宜。惟學生看畢全片,心中疑問未消,幾個月來,揮之不去。悉先生教務繁忙,冒昧來信打擾,望先生見諒!

學生不解之處,乃先生在文中及影片中,以字義「拆解」傳奇一詞,指:
傳破去聲讀成 zyun6,解作「記錄人物事跡、道理的記載」;傳破平聲讀成 cyun4 (全),解作「流傳」。

先生於是說,「流傳的奇蹟」就是「傳(音全)奇」。

先生然後指出,我們一向以來都讀 zyun6 奇,不過「透過辭書、透過考證,我們現在發現是讀『全奇』」。

雖然先生指出「傳奇」之「傳」讀「全」合乎字義、合理,惟綜觀全文,看罷全片,卻未見他嘗試解讀「zyun6奇」的合理性和字義上為何不匹配?為何不合理?而又是哪本辭書、誰人考證,說明應讀「全奇」?

先生指,「傳奇」是「流傳下來的奇人奇事」,並與「傳說」、「傳頌」對舉,此一說已為「傳奇」之「傳」規限在「流傳」之義項內。惟以在下所知,「傳奇」一詞,於唐代出現時,是作為一種小說文體的總稱,而此一文體的內容,正包括「記錄人物的事蹟」--亦即歐陽博士指出讀成 zyun6 的時候的解釋。今天我們將此字讀成 zyun6,多用於名詞,有人以為此音不能作動詞用,其實不然。古時「傳」字讀 zyun6 亦會作動詞用,解「紀錄」。例如其中一篇傳奇文、沈既濟《任氏傳》末段:「眾君子聞任氏之事,共深嘆駭,因請既濟傳之,以誌異云。」其中的「傳」就不是讀「全」的「流傳」義, 而是讀 zyun6 的「記錄」義。

至於先生提及辭書和考證,應讀「全奇」,學生則認為,使用辭書作根據時,必須認清一點,就是「傳奇」與「時間」一樣,國粵不同音:傳字和間字,在普通話讀成平聲, 粵語卻讀去聲。普通話讀「全奇」者眾,若辭書將普通話讀音作為主要根據,標成「全奇」(chuanqi),而有人以此作為否定粵語讀音之理據,恐失公允。而粵音字詞典,仍有闕道隆、李裕康《朗文中文基礎詞典(袖珍本)》(1993)、朱溥生《香港中學生中文詞典》(1994)、布裕民《牛津中文初階詞典》(1998),以及由教育局課程發展處中國語文教育組出版之《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明確指出「傳奇」粵語有 [zyun6] 奇一讀;1971年《穗音破音(圈聲)識字軌範》亦指出「傳奇」讀[zyun6] 奇。學生欲求教先生,何以將上述各工具書,摒除在外?

而有關「考證」之論,就學生所知,李劍國教授的《唐五代志怪傳奇敘錄》書中即指「傳者記也,奇者怪也」、「傳應當讀作傳記之傳,這裏是名詞用如動詞,並不是傳示之義」,並認為清梁紹壬《雨般秋雨庵隨筆》所指「傳奇」一名來自「多奇異可以傳示」不確,因為一來「傳」讀 [zyun6] 與「志(誌)」、「錄」、「記」一義,從而使「傳奇」跟關係密切的「志怪」體互對;二來「傳記」之「傳」亦有「傳示來世」之義--《康熙字典》「傳」字去聲條下即指「又紀載事迹以傳於世亦曰傳」。

另外,「傳奇」一詞,除指唐宋時期小說,亦可指明清時期劇本。清代李漁《閒情偶寄》:「古人呼劇本為『傳奇』者,因其事甚奇特,未經人見而傳之,是以得名,可見非奇不傳。」另倪倬《二奇緣傳奇小引》:「傳奇,紀異之書也,無奇不傳,無傳不奇。」此中之「未經人見而傳之」、「非奇不傳」、「無奇不傳」等,都應指讀去聲之「傳」,如果「傳奇」讀成平聲,就會不知所云。

學生腹儉,對「傳奇」一詞讀成「[zyun6]奇」所知如上。由是對先生斷言,透過辭書、經過考證,發現應讀「全奇」一說,深感詫異,原來上述多本字典甚至李劍國先生之見解,已被證明全盤錯誤。惟學生固執,仍希望先生指點迷津,到底哪本字典、哪個考證,證明傳奇應讀成「全奇」,而不能讀成「[zyun6]奇」?耑此,順頌

教安

其後,歐陽博士作簡短回覆,節錄如下:

多謝你的意見及詳細的資料. 正如該片末段所說, cyun4奇/zyun6奇兩者在社會中皆聽到,

沒所謂對錯, 而片段也沒有說誰對誰錯,

只是交代cyun4奇這讀法的一些語法語義的共時推理根據而已, 這個共時性,

描述性的態度是現代語言學的重要精神

當時,筆者看到歐陽博士這篇回應,未敢苟同,甚至認為他是在玩「語言偽術」打發筆者。正想回信反駁,但冷靜想想,還是將怒氣放下,不再糾纏。一來我是為求理,不是求氣,大家將立場講清楚就夠了,對方文章的「本意」是否真的「無分對錯」,不是問題核心。二來,「同你講正音」的文字和錄影是「過去式」,如果現在歐陽博士知道了「瑑奇」的種種根據後可使他日後有機會再次講解此詞讀音時更加慎重,也未嘗不是好事。跟他爭拗文章內容「原意」,只是節外生枝。

今日

時維2013年,無綫「冚台全奇」的局面可謂失控,筆者雖然知道機會渺茫,仍再次向無綫電視投函,詳述「傳奇」讀「瑑奇」的種種根據(而其實拙作《解‧救‧正讀》出版後,筆者已將書呈送該台,因此這些論據,該台如果有心,應該早已知道)。

我在信中有此一問:

我期望貴台能交代將『傳奇』改讀『全奇』的理據、貴台是否已掌握確鑿證據,證明我在本文所舉的各種文獻證據全盤錯誤,因此有信心廢『瑑奇』而擁『全奇』。

信件在九月二十日寄出。及十月五日,無綫回信,交代為何筆者所舉證據全盤錯誤:

有關『傳奇』中『傳』字之讀音,本台曾向香港大學中文學院系教授鄧昭祺博士查證,另亦參考過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導歐陽偉豪博士及何文匯教授之說法。

查『傳』讀作zyun6 時,意思是指對人物事的記錄或道理的刊載,例如『人物傳﹝zyun6﹞記』、『經傳﹝zyun6﹞』等。當『傳』讀作cyun4時,意思是流傳,如『傳說』的意思是流傳下來的說法,所以讀作『傳﹝cyun4﹞說』。而『傳奇』的意思是流傳下來的奇人奇事,含有傳誦、傳承的意味,當中的『傳』應與『傳﹝cyun4﹞說』中的『傳』有同一讀音,故讀作『傳﹝cyun4﹞奇』。」

在此筆者不擬討論三位學者認為讀「全奇」是否真的足以推翻所有「瑑奇」的文獻證據,和電視台如此滅音,手段是否恰當。請大家看看上文回覆中粗體字的一段。

看起來是否熟口熟面?對照歐陽偉豪博士在「同你講正音」專欄的發言:

「傳」讀作zyun6 時,意思是指對人物事的記錄或道理的刊載,例如「人物傳記」就是對人對事的記載……讀作cyun4的意思是流傳。「傳說」的意思是流傳下來的說法,所以讀作「傳﹝cyun4﹞說」……「傳頌」的意思是流傳下來的頌讚,所以讀作「傳﹝cyun4﹞頌」;「傳奇」的意思是流傳下來的奇人奇事,所以讀作「傳﹝cyun4﹞奇」。

兩段拼起來對比,簡直一式一樣。可以相信,無綫電視引用的這段文字,正是來自歐陽偉豪博士的手筆。

但是,無綫回覆中,卻有一句是不見於歐陽博士「同你講正音」專欄的,那就是「(傳奇)當中的『傳』應與『傳﹝cyun4﹞說』中的『傳』有同一讀音,故讀作『傳﹝cyun4﹞奇』。

這句話加上何文匯博的加持,令無綫有信心「冚台全奇」,兼認定筆者所舉述的所有「瑑奇」文獻證據全部錯誤。

我本來期望歐陽博士知道「瑑奇」讀音的種種根據後,會較客觀的看待「傳奇」的讀音問題。而我萬料不到,歐陽博士口口聲聲對筆者講「共時性」、「描述性」、「現代語言學精神」,轉個頭面對電視台,卻將這些「精神」拋諸腦後,變身何文匯式(即「選擇性失明」)的「正音大使」,擔任消滅傳統讀音的推手,無視所有讀「瑑奇」的根據,說「『傳』應與『傳﹝cyun4﹞說』中的『傳』有同一讀音,故讀作『傳﹝cyun4﹞奇』」。筆者雖然對現代語言學認識極少,但幾可肯定,某字「應」讀某音絕非現代語言學「共時性」和「描述性」精神的體現。

看到這裏,有人可能會問:會不會是歐陽博士「應讀『全奇』」這篇文字,是在我提供「瑑奇」讀音根據之前回覆電視台,其時他仍不知道「瑑奇」讀音有理?

我不敢說肯定不會。但即使如此,問題仍然存在。

首先,歐陽偉豪博士明明講過,他的「同你講正音」是說兩個讀音無所謂對錯。既然他在「同你講正音」有此立場,接受電視台的讀音查詢時也應該一以貫之,清楚明白地指出兩個讀音無分對錯,而不是一邊對電視台說「傳奇『應』讀『全奇』」,一邊對廣大市民說兩個讀音「無所謂對錯」:這跟對我就說「無分對錯」、對電視台卻採用另一個說法,本質上並無分別,只是對象不同而已。

其次,歐陽偉豪在2012年--即我電郵歐陽博士商討「傳奇」讀音的兩年後--出版的《撐廣東話》一書中,收有「同你講正音」的「傳奇」讀音文章,但略作修訂。其中之一,就是將專欄原文的「從意義上、句式上的類比,我們推演出『傳﹝cyun4﹞奇』的讀法」改為「『從意義上、句式上的類比,我們可以推演出『傳奇』的『傳』應該讀作[cyun4]』」。查查字典,「應該」的意思就是「表示情理上必然或必須如此」。

auyeung1

看到這裏,真相大白:歐陽偉豪博士曾經發表「在港台講港台音、在商台講商台音」的所謂「見人講人話」論,這次他正是把這種理論貫徹到底:面對筆者詳列證據,質疑歐陽博士「褒『全』奇貶『瑑』奇」的主張,他就說其實他的本意是「無分對錯、不是要說誰對誰錯」,並曉以「現代語言學」的共時性、描述性精神。但面對尋求專業意見的傳媒和未必對一個字詞的讀音做這麼多功夫質疑學者的一般人,他就會將甚麼勞什子共時性描述性精神拋諸腦後,毫不猶豫地教導大家「傳奇應該讀『全』奇,因為可以從意義、句式上類比出來,可以透過字典、透過辭考證出來」了。

歐陽偉豪所謂的「包容論」,聽落好似很開明,居然包容一個不能推演出來,又沒有辭書和考證依據的「瑑奇」。但人前是這一套,人後,他就會說「傳奇應該讀『全奇』」這種歧視性發言。這難以令人不去想像,歐陽博士所謂的「包容」論,其實是為「全奇」這個目前來說仍是極少數人的讀音說項、但獲何文匯欽定為「正讀」。因為兩者互相「包容」之下,就為電視台現在歧視「瑑奇」、傾盡全台消滅「瑑奇」這個有根有據、有悠久歷史、有群眾基礎的讀音,創造出極佳的條件了。

結語

在此,筆者未經歐陽博士同意,將我們的書信來往內容公開,筆者謹此向歐陽博士道歉。但是,同時,我也必須指出,歐陽博士這種「見人講人話」,令我非常失望。歐陽偉豪博士,你好假!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