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四月 2008

「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不一定是「最合適的讀音」

收到電視台的回信,說實在,心情是沉重的。因為所謂根據《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不選取異讀音,這種「審音」做法,委實不妥。如何不妥?不妥在於將該字庫標注的「異讀音」敬而遠之。

以下是一些例子,相信足以反映以該字庫「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並不一定可取。

  • 供養,必須讀〔貢〕〔讓〕
  • 芒果,必須讀〔忘〕果
  • 洽談、融洽,必須讀〔合〕談、融〔合〕
  • 繞道,必須讀〔jiu⁵〕道
  • 騷擾,亦須讀騷〔jiu⁵〕
  • 懵懂,必須讀〔mʊŋ⁵〕懂
  • 鮑魚,必須讀〔齙 bau⁶〕魚
  • 蛋白,必須讀〔但〕白
  • 跨越,必須讀〔kʷʰa³〕越(想像將「掛」字發 k- 聲母)
  • 倔強,必須讀倔〔kœŋ⁶〕
  • 尷尬,必須讀監(第一聲)尬
  • 吼叫,必須讀〔hɐu³〕叫
  • 划艇,必須讀〔華〕艇
  • 橙汁,必須讀〔倀〕汁
  • 黏土,必須讀〔nim⁴〕土(「廉」音發 n- 聲母)
  • 產卵,必須讀產〔lɵn⁵〕
  • 船塢,必須讀船〔滸〕
  • 踢毽,必須讀踢〔見〕
  • 柿子,必須讀〔恃〕子
  • 餡餅,必須讀〔ham⁶〕餅
  • 一滴水,必須讀一〔的〕水
  • 靜悄悄,必須讀靜〔tsʰiu²〕〔tsʰiu²〕
  • 澆水,必須讀〔驕〕水
  • 洗澡,必須讀洗〔早〕
  • 饅頭,必須讀〔蠻〕頭
  • 拷打、拷問,必須讀〔考〕打、〔考〕問

這些字音,雖然根據該字庫,比我們日常用的「異讀」,更有「根據」,但若說出來,則肯定無人會明白。

只是,該字庫純粹是歸納數據,機械性地在其所選取的有限工具書中,選出「最多音韻學家認同的讀音」,而不是為每字作出審音並推薦一個建議讀音(否則倒不如說是選出「最適切的讀音」好了)。明乎此,我們犯不着以同樣機械式的手段,主觀地以為「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與「異讀」音間,一定之前者為「正」,後者為「副」,甚或「誤」。

大家會否發覺,某些字音,與《商務新詞典》被批評的粤音,有若干雷同?

誠然,此台所做的,就結果(混亂粤音)而言,與上述二書,並無二致。但《商務新詞典》也好,《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也罷,此兩書編輯及工作組人員,無論身份地位,與一個電視台配音部的工作人員,不能同日而語。則若筆者以上述二書辭典編輯同一標準去要求電視台,似乎期望過高,亦不切實際。

所以,一開始接到電視台回覆,火上心頭,也有衝然要立即回信痛罵始作俑者。不過幾天下來,思前想後,心想假定電視台那位工作人員必定是無事生非,不甚妥當。反而電視台有心為每字查讀音,以示尊重,未嘗不是好事。

既然設立這個網誌目的,是希望電視台能認真審視一下現行決定字音的制度,則責罵,是無補於事了。以下是筆者的回信,現靜候電視台的反應。

我不懷疑配音部對於粵音的重視,惟有一事尚請貴台審重考慮:《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中,有配詞的字音(即並非標為「異讀」的音),並不一定是最合適的讀音。

正如該網頁所言:「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是一個統計概念,而非價值評判」。《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中,一個字音是否「有最充份根據」,祇是根據所選材料歸納的一個統計數字。統計數字可作參考,但不應作為一個取捨的「絕對標準」。基於該統計數字取材的侷限性,在某些情況下,「異讀字」的價值,並不比「非異讀字」為低。

請貴台明白,一個合適的讀音,不能脫離生活的語言經驗。因為語言之所以存在,目的,是為了與人溝通,語言,是人們「交流思想的工具」。電視作為一個單向傳送的服務,觀眾作為受方,若觀眾得經多一輪思想,或得靠字幕,才能明白貴台要傳遞的訊息,則語言作為溝通的作用,便大打折扣。

我以為,對網頁上所標注的「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及「異讀」之間做選擇時,無視現實生活環境,劃一地取前者而捨後者,這種過份簡單化的原則,殊不可取。

正如上函提及的「雛」字,以所舉出之字詞典,再加上各大方言區的實際情況為據,該字庫認為「有根據」的讀音,即貴台選取的字音,在粵語社群(不單香港)而言,在今時今日,是沒有足夠信服力的。

「雛」是一個陽平轉陰平的變調。如果因為網頁上指陰平聲是「變調」而捨棄之,那麼「芒果」的「芒」字,根據此網頁,也不可以陽平轉陰平,即是只能讀陽平聲(忘),唸之如「忘果」。雖然單就《粵語審音配詞字庫》而言,這亦是有「充分理據」的讀音,但卻顯然是違背了實際情況,亦肯定無法有效與人溝通。

又例如「墊」字,墊支是讀如「電」支、鞋墊則讀如鞋「薦」;如果根據《粵語審音配詞字庫》,則貴台只能讀「tin³」音,這個音,已經沒有任何常用字同音。

但如果選擇這種字音作為貴台向我們觀眾溝通的字音,我們肯定無法明白。語言一旦陷入混亂,一旦人與人之間無法依靠該語言順利溝通,即該語言便失去了作為語言的存在意義,很可能由混亂以至消亡。

基於這層考慮,本人亦非在提倡字音可以隨便亂讀。反而,我認為《粵語審音配詞字庫》確是一個可堪參考的資源。老實說,對於貴台配音部幾乎逐字查遍這種認真態度,本人十分佩服。但本人只想指出:單純以「異讀字與否」決定是否成為配音員使用的讀音,這種方法,有待商榷,因為這也有可能造成「無法順利溝通」的局面。我肯定,這亦非《粵語審音配詞字庫》的設立原意。

有關粵音參考,本人大膽建議《廣州話正音字典》。此書字音是由粵港澳三地專家討論的成果(審音委員後附)。還有一本由何國祥博士整理的《常用字廣州話異讀分類整理》,列出廣州音字典、李氏中文字典、中華新字典、同音字彙、中文字典、辭淵、粵音韻彙的收音對照比較,並註有廣州話建議讀音,惟此書應難於市面找到。

但無論字書辭典有多權威,懇請閣下勿忘記:書本終究是死的,而坐在電視機前的我們,是活的。除非閣下不懂說廣東話,否則一個常用字,社會上的人怎麼讀,您是一定會知道的。當一個字音的的確確為大眾所接受而又被語言學者所認同時,我認為,不必將《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中的所謂「異讀」,視為洪水猛獸,更不提一些社會大眾習以為常的字音,礙於《粵語審音配詞字庫》選用材料的年期,而並未收錄。

(Edit: 27/5 增加澆、饅、澡、拷四字字音比較)

廣告

無綫配音讀音取捨真相

無綫電視在製作「正字」節目後,忽諳傳播媒介有「教育下一代責任」,於是不使用香港市民普遍通行的粤音而選用一些奇怪的讀音。筆者去信電視台查詢,信中舉「雛」字作例,綜合目前所得資料,望電視台解釋其粤音取捨之規矩繩墨。

及數日,無綫電視回覆如下:

有關本台為外購節目配音時之中文讀音一事,讀音是根據香港中文大學之「粵語審音配詞字庫」。根據該字庫,「雛」之音節為「co4」,讀「鋤」,而音節「co1」(「初」)是「鋤」的異讀字,故節目內出現「雛」一字時,本台配音組均讀「鋤」。

由於政府並沒有對中文字之粵語讀音進行規範,故你所指出的讀音均為正確。

真相大白,原來早前所謂「無綫外事部助理總監曾醒明向八方解釋,星矢主角讀正音,係因為TVB覺得做傳媒有教育下一代責任,故此配音組會參考何文匯教授本《粵音正讀字彙》同其他典籍」,該「《粵音正讀字彙》同其他典籍」,就是《粤語審音配詞字庫》(下簡稱《字庫》)。

《字庫》絕對是一件實用及有參性價值的網上工具,尤以其查閱方便,筆者最為滿意。不過《字庫》,正如所有字詞典,即使有多大參考價值,我們亦不能視為金科玉律。因為其中所載內容,或因時有別,致資料與現實有段距離。

回覆謂:讀音是根據香港中文大學之「粵語審音配詞字庫」。

這點不壞,《字庫》是一個頗佳的出發點。

回覆又謂:根據該字庫,「雛」之音節為「co4」,讀「鋤」,而音節「co1」(「初」)是「鋤」的異讀字

陳述事實,無可置疑。

回覆是有此論:故節目內出現「雛」一字時,本台配音組均讀「鋤」。

問題大矣。無綫回覆謂「雛」讀〔鋤〕,而〔初〕是異讀,故讀〔鋤〕。即該台見〔初〕乃「異讀」,故不取。

或曰:異讀者,異於正讀者也;凡異讀固不取,何謬之有?

且看《字庫》對所謂「異讀」,如何處置。根據該字庫凡例,異讀字即「其讀音之變化並沒有構成字義之別。例如「曙」字,分別被注上[tsʰy⁵]、[sy⁵]和[sy⁶]三個不同的讀音,但基本意義不變。」

再看配詞原則:

「異讀字」– 我們會挑選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配詞。所謂「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是指直至目前,在我們使用的資料中,最多音韻學家認同的讀音。以「曙」字為例,在[tsʰy⁵]、[sy⁵]和[sy⁶]三個注音中,有三個音韻學家注上[tsʰy⁵],兩個注[sy⁵],一個注[sy⁶],因此詞例只配在[tsʰy⁵]一欄,而在其餘兩欄的備註中註明是「曙tsʰy⁵的異讀字」。

即網頁是以「最多音韻學家認同的讀音」作為配詞原則,該讀音以外的,就是「非異讀」。

必須留意,所謂「最多音韻學家認同的讀音」,該網頁已言明,是據「直至目前」「我們使用的資料中」而言。配詞原則最後還有很重要的一段:

我們必須提醒使用者,所謂「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是一個統計概念,而非價值評判。我們無意抹煞任何音韻學家的研究成果和意見,相反,我們為每一個讀音提出根據,希望使用者能夠明白自己所讀之音是否廣為音韻學家認同。

但電視台好權威,筆者亦曾翻查字典,再將先前所得結果總結如下:

〔初〕音有以下出處:

  1. 《廣州話、普通話雙音對照漢語字典》,饒秉才編(1985)
  2. 《香港小學生中文詞典》,明華出版公司(1988 )
  3. 《商務新詞典》,1989、《商務新字典》(1991)
  4. 《中華新字典》,1982 / 《中華新詞典》,劉扳盛編(1993)
  5. 《朗文中文新詞典》(第二版)(2001)
  6. 《廣州話正音字典》,詹伯慧主編(2002)
  7. 《廣州話、普通話速查字典》,曾子凡、溫素華編(2003)
  8. 《中文多用字典》,張丹編,1984
  9. 《常用字廣州話異讀分類整理》,何國祥,1994(〔初〕音為建議讀法)
  10. 《粤音檢字表(二版)》,1996
  11. 李卓敏(《粤語審音配詞字庫》)
  12. 范國(《粤語審音配詞字庫》)

還有:

  • 陳永明教授指出:「正音原則應該是服從當時絕大多數的讀音…雛讀成鋤或初,只是陰平與陽平的分別而已。」
  • 《正音正讀縱橫談》中支持正音人士對於有人反對「雛」須讀〔鋤〕,表示此音「有爭議」故不討論。
  • 《粵西十縣市粵方言調查報告》載 11 個方言點中包括廣州有 9 個〔初〕與〔雛〕同音,其餘〔初〕、〔鋤〕、〔雛〕不同音;

而〔鋤〕音則有以下出處:

  1. 《中華新字典》,1982
  2. 《中文多用字典》,張丹編,1984
  3. 《常用字廣州話異讀分類整理》(〔鋤〕為非建議讀法)
  4. 黃錫凌(《粤語審音配詞字庫》)
  5. 周無忌(《粤語審音配詞字庫》)
  6. 何文匯(《粤語審音配詞字庫》)

孟子.盡心下:「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吾於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指的是讀書不可拘泥於書上所載,一味盲從。不是告訴大家書上所載可以不信,關鍵字是「盡」信。盡信書不如無書,即着大家「唔好信得咁盡」。

「由於政府並沒有對中文字之粵語讀音進行規範,故你所指出的讀音均為正確」,是暗指「你係冇錯,但我都啱」。

但事實明顯不過:問題,不在《粤語審音配詞字庫》,此字庫只是羅列資料,供人參考。問題出在無綫電視配音組那位搞「審音」的人。即使查《字庫》時,抱「異讀音不取」傾向,亦無問題,但絕不能一刀切。問題在於有人將一個網頁的有限資料,囫圇吞棗,自囿於「唯異讀字不選」,罔顧現實,強定一「標準」,是有此事。若選取適切讀音,只是上網查字、記下「非異讀字」、着令所有配音員跟從,這種完全不需用腦的事情,連小學生也做得來,甚至找個外省人,或外國人,亦勝任有餘。考慮到電視台聘人的學歷要求,若是一個以粤語為母語,且有一定教育水平的人,定出此項僵化標準,則不可謂不是香港教育的悲哀。但也明白,有時很多人都身不由已,或為保飯碗,或為討好、附和某些人,不得已做一些乖於常理的舉動。不過,無論如何,有一點可以肯定:電視台配音組正以一種機械式的方法取捨讀音,殊不足取。是以其配音節目,用僻音錯讀,並不足怪。我們當可以此怪音,引為笑柄,但亦必須提醒莘莘學子,以此為誡,觀看此台節目,得提高警覺,不必見一些明明有根有據而大眾採用、電視台偏要標奇立異的字音,便失去自信,盲目順從;家長教師亦得防此台配音節目,以僻音誤音妨礙子弟學習,致其脫節於現實社會。

例如「泊」字,若據《字庫》,「非異讀音」〔薄〕、另有〔伯〕、〔拍〕二音。據此台配音組「原則」,泊車,得讀〔薄〕車了;尼泊爾,一向慣讀為尼〔撲〕爾,連《字庫》也不收,更是錯誤,非讀尼〔薄〕爾不可了。家長們,你會讓你的子女這樣讀嗎?老師們,你會這樣教學生嗎?

再看看「彌」字吧,根據《字庫》,「微」、「尼」二音各有三個認可來源,僅一人有別。卻取「微」音,為之配詞,列「尼」音為「異讀」。根據電視台的「原則」,自然取「微」音,謂之合理。至於兩個字音 3:3 平手,為何《字庫》褒何(文匯)貶李(卓敏),不得而知。購字,4:4 平手,也是以 k- 為「非異讀」。

結束本文前,推薦大家讀一下《明報月刊》容若先生發表的文章及其作品,所費無幾但物有所值。2007年五月號《明報月刊》,談及「《粤音韻彙》的錯」,論及彌、糾、擴、購字等,不同意黃錫凌指粤人「讀錯」的論調,批評此舉實為「更改行之已久的粤語讀法」:

黃錫凌指粤音「實誤」,而「國音不誤」,顯示他復古與跟國語的關係。事實上,他正以古《廣韻》之系統之合於今國語者更改粤音。以上各例,包括「本讀 m 音」、「本來不送氣」,原來都是這個系統所標的音,但到粤人口中,早已改讀,故「賢者不免」。他忘記了「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亦勢所必至。」(陳第語)例如,擴不讀廓而讀鑛(礦),僧不讀生而讀增,糾不讀矯(即黃氏所謂讀九)而讀斗,以及彌、瀰、獼的讀音──由 m 聲母變為 n 聲母,是跟禰字轉讀──都已有幾百年;其他各例亦百年以上,早經約定俗成,殆亦「賢者不免」。雲南出產參三七,當地既稱滇七,又叫田七,可知滇田同音,非因諱改。一姓二讀,各有淵源,有粤甄姓讀因,乃是這一支的傳統,干卿底事而要改之?《紅樓夢》每多江淮官話(如揚州、南京方音),亦要粤音遷就乎?

黃氏立論,每多矛盾。他不許不送氣讀成送氣,慤在《粤音韻彙》竟標讀確,改變原來讀覺,正是把不送氣讀成送氣。他要復古音,卻不許星宿的宿字讀肅,要改讀秀。明人焦竑考證:星宿之宿,《韻略》音秀,誤也,宿是日月五星之次宿,以止宿為義。《陰符經》:「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以陸字押宿韻,可以為證。

《粵音韻彙》一九四一年初版,可知編書時正值南京政府「統一國語」,並全力打擊粤語(如禁拍、禁映粤語片),不知黃書的傾向是否與此有關?黴是霉的本字,黃氏竟標讀微(黴之國音讀來與微之粵音同),是搬國音作粤音。《粤音韻彙》的彙字,廣州音讀匯,而黃氏讀胃,顯得鄉音作怪。近年香港的電台、電視所「正」粤音,出錯頻頻,錯法正與黃氏同。內情如何?惟關心中文者正視之!

按彌、締、滇、糾、黴、彙字,《字庫》遵黃氏標音為「非異讀」,無綫概從之,將來此台當唸「字彙」如「自慰」(慰此處慣唸陽去聲,鮮有讀如「自畏」者)矣。

6/22 建伸閱讀。

蓋字不能讀"概"?

聽過電視台忽然將「覆蓋」、「遮蓋」、「掩蓋」之類的「蓋」字,都讀成[koi³]。根據何文匯《粵音正讀手冊》p.114,蓋,「正讀」為 [koi³],「有習非勝是傾向的語音」為 [koi3]。這又是「送氣與不送氣音」的問題。

可是我們粤語,讀 [koi³] 和 [kʰoi³],分工其實頗為明確,送氣的 kʰoi³,並沒有「習非勝是」地取代原有 koi³  音。

蓋,作動詞用,覆蓋、遮蓋、掩蓋、蓋章、蓋印、蓋棺論定、鋪天蓋地,均讀送氣的 kʰoi³。

作名詞用,汽水蓋、樽蓋、頭蓋骨、天靈蓋,則讀不送氣的 koi³。

聽到作動詞用的蓋字讀成不送氣,自然覺得彆扭。

此即筆者覺得,所謂「正語音」,實不能反映一個字音在現實中的使用情況。因為 [koi³] 與 [kʰoi³] 並非互換關係,如果有人以為讀 [koi3] 也勉強可接受,便將樽蓋讀樽 [kʰoi³],便不符現實使用情況了。

有趣的是,何文匯在其港台節目堅持「覆蓋」要讀「[阜]蓋」,惟讀「蓋」字時,也說:「蓋( koi³)…或者  kʰoi³。」可見電視台真的「走在最前」。

硬要將「覆蓋」、「遮蓋」、「掩蓋」都要讀 [koi³] 的人,固然不倫不類,也令原本根據字義而用的字音混亂起來。

注:概、溉甚至丐字,根據何氏古讀,都是讀 g 聲母才算正確;讀送氣的 [koi³] 是「習非勝是」。惟此三字早已不讀 g 聲母,此點應無異議。

2008新版商務新詞典自打嘴巴

Uwants 討論區網友「草=) 」一篇文章,令人眼界大開。口供,要讀口〔貢〕?兌現,要讀〔隊〕現?卵要讀 [lɵn⁵]?松柏要讀松〔伯〕?橫財要讀〔waŋ⁶〕財?新畿內亞要讀新〔其〕內亞?騷擾要讀騷 [jiu⁵]?秦檜要讀秦[kʰui³]?……這就是2008年新版《商務新詞典》所標注的字音。這本挾着舊版名聲的《商務新詞典》似乎一字一音,都在觸動我們的神經,都要挑戰我們的忍耐極限。除了「俱」、「劈」二字有見我們日常讀音居次,上述各例,均為唯一注音。如果你據此《商務新詞典》發音,則絕不能講如口〔工〕、〔對〕現、松〔拍〕、秦〔繪〕。極端例子如畿、檜,幾是何文匯獨家。該文已附頁碼,大家不妨查證。如此「正音」,不單令人皺眉,甚至覺得恐怖、心寒。若有人起用這些怪音,我們的廣府話,會被搞成甚麼樣子?這不是妖言惑眾,又算甚麼?這本字典的目的,似乎真要的弄到人人自危,以為自己一世人,讀個詞語講句句子,十之八九,都是「錯」。你一以為自己「錯」,「正音」者便可以乘機鑽空子來「正」你的音了。將一個無可爭議的字音搞到有爭議,更是活生生的「搞亂粵音運動」。我本不認同王亭之先生喚此正讀™為妖音、邪音,今不免有所動搖。更令人咋舌的是此詞典居然還有臉在序中說「編寫一部詞典,反映現代生活的變化,反映語言文字的使用狀況」、「詞典記錄了語言的變化,可以透視出社會發展變化的軌跡」,自說自話、厚顏無恥至此地步,夫復何言?反過來說,依該編輯部序,詞典若係為「反映語言文字的使用狀況」、「記錄語言變化」而編纂,則此詞典,根本完全不及格。由網友隨便一查便已如此嚇人,誰知尚有多少魔鬼隱沒其中,誤導羣眾?他們既已自打嘴巴,大家又何必追捧?懇請各校老師、各位家長及有識之士,認清此本自稱「中文語言工具書權威」(書店門外宣傳字句)的 2008年版《商務新詞典》的真面目!

更多相關討論文章:

uwants 討論區:[閒聊] 一本愚弄香港人的詞典——“全新版”《商務新詞典》

綠野仙蹤討論區:新版商務新詞典

香港三國論壇:【分享】粵語正音運動

(4/11)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錯得不可原諒

檐畔水滴不分岔

看電視台「正字正音™」節目,可能會以為全港只有中大一間大專院校有開中文系。不知是其他院校學者較低調,還是電視台有甚麼原因非找中大正音™派學者不可。不過即使何文匯現在儼如正讀™領袖(精神及實際上),同一學府,不同學者,看法,也未必一致。例如歐陽偉豪博士說「多一個標準」,雖然迴避了有人欲將一己「正讀™」取代全廣府人的讀音而將廣府人一直使用的讀音說成「錯讀」,還道不會影響溝通云云,但尚未大言不慚指全港人都說錯音,此點應予認同。

曾因為2008年《商務新詞典》而說到「檐」字,即「簷」字讀音問題。大家已清楚了解何文匯大教授只承認「鹽」音,其他甚麼〔吟〕篷屋〔蟬〕均為「不正確的讀法」,錄音中何氏還說『「簷蛇」因為不見諸文字,「正讀」反而得以保存,真是既可笑又可悲』。一錘定音下,那些由何氏審音的字詞典,包括2008年版《商務新詞典》,便罷黜百家,不容異見。

無綫偶爾會重播一些短片,作節目與節目間的緩衝,《妙趣廣州話》之其中之一。《妙》片本來並非獨立節目,而是《全線大搜查》節目內的單元。其中一段,剛好提及「檐」字:

片段中清楚講到:

檐有另外一個口語讀法,讀成「吟」,例如「〔吟〕篷」,即門前作擋雨用的篷。…後來衍生出一個新讀音:〔蟬〕。許冠傑《浪子心聲》就有一句「檐(〔蟬〕)畔水滴不分岔」。

有趣的是節目中的解說者,即何杏楓博士,字幕上打出的身份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粵語研究中心委員。她亦係由何文匯教授作單一學術顧問的「粵語正音推廣協會籌劃委員會」的委員。

檐畔水滴不分岔,正音™卻原來有「分岔」。大家切莫怪罪於何杏楓博士,因為她是「嘗試打破同一個委員會使用同一種標準的局面」,雖然我不免感到有點精神分裂。即使是推廣「正音」,同一個字,你根本不知道甚麼時候,他們會接受通行讀音,又甚麼時候會以古讀來蠱毒閣下,真是既可笑又可悲。注意這並不代表該中心「情理兼備」,因為現在是有一個「標準」認為吟、鹽、蟬三音均可接受;另有「標準」則以單一「鹽」音,製作教材,印行詞典,並力斥異讀為錯音。

但我們不妨樂觀點看。事實是,並非所有學者皆像何博士般拿着《廣韻》古讀訓人,也反映某些拿着《廣韻》古讀衍生的正音書本訓人的傳媒機構,只會自暴其醜。

拿着一本「正音™」書不加思索照本宣科,不能反映對語言文字的尊重,只是追求速效,追求「我們講正音」、「我們很有文化」、「我們很有社會責任」的虛名。

捨本逐末的結果,就是不顧常理。例如他們不會覺得聽憑一面之詞,便不惜連粵方言群採用的讀音也廢掉的做法,是何等霸道。

筆者不諳日語,不過知道例如日語中的「你」字,已經有多種說法,表達說話者的態度、禮節,如「お前」、「おれ」以至較粗俗的「きさま」等。他們也不認為,為劇集或動畫配音時,角色語調粗俗或不太講禮節時,來到中文卻滿口當今只有何文匯一派學者才使用的「正音」,不斷「結救」、「救成」,是何等不合情理。

寫這篇文章時,聽到新聞主播將「行星」讀成「恒星」。你會怎麼讀?小學時,老師說為了分辨「行星」與「恒星」,口語「行星」讀「行路」的「行(haŋ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