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筆者在「配音谷」發表之文章摘錄

導讀

按:本文首發於2010年2月,其後因應事態發展而多番在文後留言區補充資料,故於2018年5月新增「導讀」一節,簡述本文出現之前因後果。

  • 2007年5月,我因關注無綫電視配音組改變以往慣用讀音,並有向何文匯自稱之「正讀」靠攏之嫌(例如將「冥王星」改讀「明王星」、「彌」改讀「微」、「雛」改讀「鋤」),於是在當時的聲色藝直播室在 Visualmedia 伺服器開立的配音討論新聞組 (newsgroup,網絡文化稱為「谷」)——即所謂的「配音谷」——發表粗淺之見,期望有行內人關注。
  • 我的意見有人同意有人反對。當中,一名自稱「一位新晉的配音迷」的網民,態度咄咄逼人,先將反對「何文匯正讀」的人打成是「趕風潮」之輩,又以「自細讀慣寫慣,比人話錯,感情上受唔到」暗示原本大眾和該台使用的讀音是「錯讀」。他又認為我必須先交出全盤讀音供電視台參考才有資格評論此事,並誇大不跟從單一標準時的後果,最後誣衊同意我看法的人全由我一人假扮或是由我糾眾造勢。
  • 我當時已將此人「起底」、知道此人的「真正網上身份」,卻不知道他在甚麼機構工作、隸屬甚麼部門;還奇怪此人在用其「真正網上身份」寫網誌時,明明不是完全同意何文匯那一套,何解換了個名字卻對我大肆攻擊。後來才明白,我被批鬥的原因恐怕不是因為批評了何文匯,反倒像是有人護主心切。此事我本來不打算公開,不料有人似乎利用自己於其配音同好圈子的地位,散播對我不利的謠言。
  • 2009年3月底,有人到本網誌留言,「複述」當年「配音谷」一事,事態卻變成是我(一)「走入去配音谷踩場大鬧無線配音員」、(二)帶埋一班人嚟(生事)、(三)定性人哋做罪人,亂咁鬧到人哋狗血淋頭。雖然此人沒有指名道姓,但由於當時的「配音谷」根本不多,談論「正音」問題的更是少之又少,此人口中的「滋事者」可謂昭然若揭,擺明劍指本人。
  • 2010年2月,我決定將我當時在「配音谷」發表的言論公開,亦即本文正文,以求還自己一個清白,證明我沒有片言隻字針對配音員,也沒有將任何人罵個狗血淋頭(可惜因重裝作業系統和硬碟曾經損壞,只能還原部份文章)。至於所謂「糾眾生事」,更是子虛烏有,當時誣衊我的人根本無法舉出任何證據,未料數年後誣告竟被當成事實。其他指控,我亦在另文粗略回應
  • 2017年5月,有人再在本文章下留言,說我在七年前、「配音谷」事件兩年後重提舊事是「死唔斷氣」,將我特意尋回舊文章並重新張貼、以反駁誣蔑者並證一己清白的舉措形容為「乜都save起晒用嚟做彈藥攻擊人」,再羅列他所謂「親自目睹成個過程」的本人「罪證更新版」,包括:(一)從未在群組內發言,第一個發言就是批評「正音」,所以自稱在該版待了一段日子是「講大話」;(二)在配音討論區發表有關電視台配音組的讀音取向的意見屬於離題;(三)無視其他版友對我「離題」的勸喻繼續發言;(四)回覆我的人,無論同意還是不同意我的看法都是「夾埋做媒」;(五)我「食住條水唔放」,對該群組進行「炸版」(即不斷濫發訊息,癱瘓群組運作,阻礙其他人討論);(六)破壞討論氣氛,導致他們的討論「完全消失喺大家嘅視野中」;(七)由於前述種種罪狀,我七年前澄清我沒有罵配音員,是「厚顏無恥」、「扭曲真相」。我惟有再花時間撰文指出此人如何邏輯混亂、思路不清,並再貼出多項證據,證明這「資深配音同好」的指控如何荒誕無稽。其實,含血噴人後要被冤枉者舉證證明自己無辜已夠離奇,自辯物證竟然變成處心積慮「做彈藥攻擊人」更是荒謬;屈完一次未夠喉再連番堆砌罪狀,還信誓旦旦聲言目擊事件經過,世上竟然有人寡廉鮮恥至此,實在大開眼界。
  • 2018年5月,公開該所謂「新晉配音迷」的部份資料,希望日後不必再花時間回應此等垃圾。

前言

2007年5月,筆者見無綫電視忽爾大搞所謂「正音」,包括冥王星變「明王星」,「彌」字改讀成「微」,於是在一向留意的配音同好新聞組(Newsgroup)發表一篇文章,建議該台重新審視此一做法。事隔兩年,該新聞組已經消失,筆者電腦所存文章亦因多次硬碟報銷等事故,只餘本人回應部份。數則文章,兩年後,居然有人指本人在文中「大鬧配音員」,並佯作理性云:「不同意讀音,可以提意見,但不要將人罵至狗血淋頭」。

特將所存文章整理公開,讓大眾一睹本人「大鬧配音員」之真相。

所有文章,均在 VisualMedia 的 dub.hkvcas 「配音谷」(其實是聲色藝直播室在visualmedia 伺服器的新聞組)首次發表,建議無綫重新審視配音組改變讀音取態的文章。當時筆者並未深究整個「正音」問題,僅憑個人經驗及理解,描述事件。原文有一錯誤,是將「離」作 nei4 之直音字,此錯在事後已更正。本頁除了修正此錯,其餘均無刪節。

(黑字為筆者手筆,正文內有引文以灰字表示;縮排紫色文字為筆者整理時的補注;縮排紅字為補注時指出的引文全文)

1. 時間:2007年5月10日 01:28:38

近期tvb動畫似乎重視所謂「正音」,事關我聽過「冥王」讀「明王」,惹來一眾網友索性寫「睇明王篇喇」;近期又聽到 keroro 軍曹配音員將「彌生」讀「微生」,似係跟足何文匯一套。

所謂「正音」,搞左都好多年,我曾經聽過「時間」讀「時奸」、「綜援」讀「眾元」,結果冇人理,最後都要講返「人話」(不過綜援依然讀眾援)。

【按】深究「正讀」風波後始知, 此非何氏倡議,乃亞視新聞部耳聞廣州區地將此字讀「元」,便以為「正音」,胡亂改之。

冥字我一向都係只有「冥頑不靈」讀明,其中冥解作不明事理,呢個解釋以外,均讀冥,如「冥婚」、「冥王星」。我相信冇人會講「明明中自有安排」。冥讀明不讀皿,同銘讀明不讀皿何其相似,一轉調,正音王就話唔得,錯。

【按】諷刺的是,後來「冥」字何文匯明確承認我們口語中會讀成「皿皿中」,而且此讀音有古代韻書為據。無綫配音時卻反而真的讀成「明明中」。

而彌,早在一百年前,港督 Sir Matthew Nathan 中譯已叫彌敦,我做廿幾年人從未聽人讀「微」。字身從爾之相關字「正讀」,查一查:
讀mei4(微): 獼、彌、濔;另注nei4為異讀
讀nei4(尼): 瀰、禰;另注mei4為異讀
「你」字原寫「尔(企人邊加「爾」)」,而家更係讀 nei5。上述數字有一定淵源,點解會聲母有變,甚至連聲調都變埋,我唔識。但事實係,對於「彌」字,咁多年來人人均取微捨尼,係咪真係全世界讀錯,而最少一百年來,無人「更正」之,離晒大譜?然則何以瀰反而又「正音」nei4?

【按】文中根據粵語 審音配詞字庫指「瀰」以「尼」為「正音」,此說不確。另文已講過,一來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不是正音標準,二來此網資料有錯。

我才疏學淺,但其他有識之士亦對何文匯o既「正音」方式(即奉《廣韻》為圭臬)有所質疑,例如:

  • 佢照廣韻切音,即係假設廣韻之後至今o既轉變全部係錯,廣韻之前直到廣韻出黎o既轉變就係o岩,無視明清時期之讀音轉變;
  • 「構」同「購」 (kau3,扣),「正音」聲母應從 g,即「夠」,但「溝」(kau1)就唔夠膽「正音」叫人讀 gau1,因為係粗口。於是就係雙重標準,正一D唔正一D,佢鍾意正邊D就正邊D;
  • 『根據歷史記載,韻書一直以來都是嚴重脫離實際語音情況,例如根據《廣韻》,「蒸一條魚」便要說成「正一條餘」。…《廣韻》頒行後29年,宋祁、鄭戩給仁宗皇帝上書批評《廣韻》多用舊文,「繁省失當,有誤科試。」就是指《廣韻》連分韻都非常混亂,甚至連科舉考試都受影響。《辭海》在解釋「韻書」這個詞條時,即已明確指出:「《切韻》一系的韻書,無論如何改編,都不合實際語音。」但是,何文匯教授卻反過來,硬要說實際語音不合韻書,所以要「正音」。』

電視台有關人士想「正音」,應係出於好意,但希望你地明白,懶音,或學識唔夠而造成o既錯音(例如有邊讀邊),同自然演化,雖然界線模糊,仍不能混為一談。尤其如冥、彌二字,一來不見得係錯讀,二來並非近年o既事,三來我認為而家o既「正音標準」難以服眾,貿然跟從我唔敢話教壞細路,但尤其今時今日將已冇人再咁讀,入土為安o既音招魂,肯定會製造混亂。

仲有,而家 D 中小學教育「正音」 ,不單時間要讀時「奸」,還有「豆」只能讀「竇」不能讀「斗」;「錢」不能讀「淺」只能讀「前」;「會計」要讀「賄計」;棟樑要讀「凍樑」;紊亂要讀「問亂」;鬆弛要讀「鬆始」,如此「正音」,好恐怖。香港中文大學粵語研究中心謂,「談讀音先從嚴,掌握了標準,然後於嚴處論寬,以期照顧一些習非勝是的讀音,那就法與情都兼顧」,即係:

  1. 佢地真係視一千年前之宋朝韻書作「標準」;
  2. 即使有關方面大談正音,依然不敢對其所謂「習非勝是」讀音,視若無睹,但佢平時又唔會話你知,其實佢好寬大,會批准你讀平時讀o既音;
  3. 所謂「嚴處論寬」,即係佢可以照佢意思去正邊個音,但又可以照佢意思去批准你繼續讀「俗音」,當自己皇帝。

有關話題我所知不多,但之前聽「明王」已經好唔舒服,今次聽到「微生」,真係幾頂唔順,所以謬語一番,因為現在「正音」,感覺只係一家之說,不單社會未廣泛認同,且疑竇甚多。

更何況冥讀皿、彌讀尼,早已收入字典,異讀,即係有人咁讀,而事實係,好多人都咁讀。當然,後生一輩我唔清楚,因為見「正音」份子不斷發功,小朋友一張白紙天真無邪,容易照單全收,教育千年古音,輕鬆不過。除非要求讀「正音」者係何文匯FANS,咁冇辦法,否則,該正不該正,請先想清楚,別被「正音」o既「正」字迷惑。

2. 時間:2007年5月10日 23:25:39

【按】此文章回應名為「一位新晉的配音迷」指反對「正音」是「潮流」,「自細讀慣寫慣,被人說是錯,感情上接受唔到」。文中提出的「冥」字讀音,本網其他文章已指出:此音《集韻》有收,源於《詩經》,《詩經》距今超過二千年,比何文匯信奉的《廣韻》歷史更久,何氏緣何不承認此音,更指這是「錯音」,原因不明。

“一位新晉的配音迷" <a@nil.com> wrote in message
news:46431328$1@news.visualmedia.com.hk…
> 呢排潮流興反正音,反何文匯
> 卒之有人踩到黎呢度。

> 我自己睇海猿都係救"垣"行動,冇人講救"元"喎
> 何文匯話讀救"垣",相反,批何文匯的王亭之話要讀救"元
> 批評人之前,唔該自己check真D,唔好生安白造
> 正音有人唔接受,正字都有人唔接受,
> 自細讀慣寫慣,比人話錯,感情上受唔到
> 但係另一方面,一樣有人對錯音錯字受唔到

我諗應該先搞清楚大家觀點立場。

我認為,此事完全不能視為對錯問題。

例如若有人將「冥」字讀一二三四,咁肯定係錯,但若讀「皿」,請問,憑乜話唔係「正音」,要讀「明」,先係「正音」?

何文匯提出「正音」,當然有其根據。但其實叫做「正音」已有誤導之嫌,因為點先係正字正音,並非何文匯一人話晒事。如果語音變化係有公式,所有人都依規律照系統去「變化」,毫無例外,則一開始所有人已經會讀「正音」,不用勞煩何博士出來正之。否則,就已可證明,語音變化未必有絕對規律系統,千百年皆然。如是者,則何以要將指定韻書奉為聖經?

研究唔係壞事,發表「當時o既人讀呢個字係讀成點」亦非壞事。壞在要求今時今日o既人,將千年以前o既讀音,視為絕對標準,不特止,重將其餘均當作邪魔外道,要正正音而誅邪音。

就等如漢字,一個字隨時代變遷可以有多種寫法,而同一時代,亦會有不同寫法去呈現同一個字o既時候。冇人能夠話,某字由於一千年前有人如此寫法,所以對,其他,全部錯,然後話,「人地話你錯,你情感上梗係接受唔到」。

甚至今次指o既「冥」「彌」二字,讀成「皿」「尼」,是否完全不合粵音變化規律,冇可能咁讀法?

而該位硬改 tvb 節目配音字音o既幕後主腦,又何以只依何氏一家之說為準?當其他字典冇到?

另多謝指出"垣""元"之說,事實係,讀垣者,遠多於元。如此一來,應接受"垣""元"音均曾存在,而經驗係,讀垣者為多,咁即使王亭之有根有據,亦不應強求人讀返做「元」。

此事針對o既並非何文匯或王亭之,我非反對「何文匯派」,更非高舉「王亭之派」。我反對為正而正(甚至不能用矯枉過正),亦不認同「何氏讀音」係唯一之正音標準。但不代表我完全同意另一派之說。而家反對o既係盲目,毫不懷疑地偏袒任何一方。

我唔係想話邊個錯邊個o岩,我都話,欲正音者應係出於好心。我話盲目,原因係此事最大問題係:當某個「正音」讀音,根本幾十甚至幾百年來已經冇人會咁讀時,卻為遵從其「正音」,強加之於學子,製造讀音斷層。唔通對整個社會,對下一代,就叫有益?

既然冇討論過誰是誰非,則無「比人話錯,感情上受唔到」之虞。

3. 時間:2007年5月11日 11:06:07

【按】此後,「一位新晉的配音迷」如此回應:

“一位新晉的配音迷" <a@nil.com> wrote in message
news:46435fa5$1@news.visualmedia.com.hk…
> 如果你真係毫不褊袒任何一方,
> 就唔會咁一面倒鬧 “依規律照系統變化" 派(<–希望冇理解錯冇叫錯)
> 鬧到佢地一文不值,視佢為絕對不標準,當作邪魔外道啦!

>
> 寫字的確有分正字俗字,一千年前個字咁寫,
> 而家變左樣,係俗字、錯字唔出奇。
> 個"達"字一千年前唔係"幸"字邊,
> 而家寫做"幸"字邊,100%係錯字!
> 就算有人寫幾十年,幾百年(如果有咁長命),都係咁寫,
> 錯,始終係錯
>
> 至於有冇"正"音真係成幾十年,幾百年都完全冇一個人講過,
> 你可以肯定咩?
> 有D音我地聽得少,唔等於冇。
> 好似個"冥"字我細個都聽過人讀"明",唔係個個人讀"皿",
> 如果真係幾百年個音都冇問題,咁就根本冇爭論。
> 好似幾百千都冇人將"冥"讀做"一二三四",你見唔見有人咁爭論丫?
>
> 我冇話何文匯或者中大套"正"音一定係唯一標準,
> 但係而家口口聲聲話唔褊袒任何一方既人,一面倒踩緊一方囉

【按】老實說,筆者當時對「一面倒鬧『依規律照系統變化』派、鬧到佢地一文不值,視佢為絕對不標準,當作邪魔外道」此一指控摸不着頭腦。惟此類無中生有指控,又似與「去配音谷踩場大鬧無線配音員、自己好正義好威咁」,以及「沾沾自喜咁reply」、「認為自己好懶正義」等論調遙相呼應、一脈相承。

> 寫字的確有分正字俗字,一千年前個字咁寫,
> 而家變左樣,係俗字、錯字唔出奇。
> 個"達"字一千年前唔係"幸"字邊,
> 而家寫做"幸"字邊,100%係錯字!
> 就算有人寫幾十年,幾百年(如果有咁長命),都係咁寫,
> 錯,始終係錯

整理一下你意思:

1. 某一個字,好耐之前係一種寫法,而家變左樣,可以係錯字、俗字。但唔代表俗字係錯字,對嗎?
2. 例如達字,冇人會寫做幸字邊, 100% 係錯字
3. 不過:其實你仍不能否認,例如踪、蹤二字,並不是對錯字之分

但第3點前提係,我要理解你意思並非要將俗字錯字混為一談,但我冇辦法肯定。

原因係若根據你o既邏輯(「如果你真係毫不褊袒任何一方…」),就變成「如果你真係唔當正字等如俗字,就唔會一面倒咁只舉出達右上方寫成『幸』,話100%係錯」,咁我我就惟有當你將俗字當成錯字,但呢個應該唔係你意思。所以我先假設:你認為正俗字不能謂之錯,但如上述達字一例,係100%錯。如果你唔係咁諗,請說明之,不過如此一來,連對錯定義界線都唔同,就真係講都無謂。

但如此一來,你講o既,同我講o既,到底有乜分別?

我一直堅持:

1. 某一個音,好耐之前係一種讀法,而家變左樣,可以係錯讀、異讀。但唔代表異讀係錯讀
2. 例如冥字,冇人會讀做「一」或者「二」,咁讀法100%係錯讀
3. 但仍不能否認,例如「皿」、「明」二音,並不是正錯音之分。

所以我真係好奇怪,點解有人用同一種說法駁斥該種然法,然後加上「一面倒地鬧到佢地一文不值,倒踩一方」罪名。

第一篇已經提過,「冥頑不靈」時讀明,「冥王」「冥鏹」我未聽過有人讀「明王」「明鏹」,前者更令我諗起明王,即係不動明王一類。所以我從來冇否認「明」音。

我發覺你有一種傾向,某人話 A 是 B 非,我話 B 冇錯,你就會話「即係你話 A 錯啦」:

我話未有共識前不應視一方之說為絕對標準,否定今日慣用o既讀音,搞到觀眾,又搞到配音員,你就話我即係視何派為絕對不標準;我冇讚過何生一派,你就話我鬧、一面倒地踩另一派。

(當然,我講過佢研究係有價值、有根據而唔係生安白做,但我都知肯定一個人、尊重一個人又未必等如讚一個人,不過咁叫鬧,叫踩,可能大家定義有距離啦)

4. 時間:2007年5月11日 11:06:07

【按】「煩士林」回應貼文 2:

> “煩士林" <煩士林@k.vom> 撰寫於郵件新聞:46433c9f$1@news.visualmedia.com.hk…
>> 字得一個,只可選擇一個音讀,你唔鍾「正音」係一種意見,但點解讀「明」就係等如唔尊重「皿」?係等如當其他字典冇到?

【按】「一位新晉的配音迷」尾隨回應上文:

> 配音部好似冇話過自己係"正"音,靠印象……..
> 只係佢地跟呢個標準或者呢本字典讀,
> 咩標準我唔知,但總知有個標準,
> 實際上中文字咁多,作為經常讀呢D字既,
> 一定要有個標準,
> 唔係阿甲讀呢個音,阿乙讀呢個音,丙字典又無寧兩可,
> 到最後搵邊個做準呢?
> 好多人反對一套"正"音,
> 咁佢有冇另一套唔會無寧兩可,有清楚標準既音可以依據?
>
> 我自己覺得問題o係正呢度囉,
> 如果除左何文匯,除左最緊要正字,除左中大教授,
> 有人可以有套原整o既讀音可以做依據,
> 咁不妨提出o黎,
> 甚至寫信去TVB建議佢地,點解呢套比較好。
> 但而家D人,講黎講去都係話 “時間唔奸得,援助唔元得" 之外,
> 有乜野俾大家可以依據先?
> 冇既話,咁咪鬥寫錯字,鬥錯讀音,你有你讀,我有我讀,
> A配音員讀完呢個音,B配音員又讀第個音囉。
>
> 呀,我居然打左咁長段野,
> 呢個果然係 “閒人路過" POST,好多唔知頭唔知路既集體走黎踩場,
> 唔怪得而家o的反正音咁有聲勢啦!

> 配音部好似冇話過自己係"正"音,靠印象……..
> 只係佢地跟呢個標準或者呢本字典讀,
> 咩標準我唔知,但總知有個標準,

從未有人話過配音部話自己係正音。
更未有人話過配音部話讀音靠印象。
我只有講過有跟從何氏提倡之讀音標準傾向。
所以佢地一向用乜標準,我唔敢肯定,但肯定近期有一種傾向,故提出之。

> 實際上中文字咁多,作為經常讀呢D字既,
> 一定要有個標準,
> 唔係阿甲讀呢個音,阿乙讀呢個音,丙字典又無寧兩可,
> 到最後搵邊個做準呢?

你提出左一個「現實問題」。

一個字讀音會有幾種可能性(參考粵語審音配詞字庫):
1 .單讀音字
2. 多讀音字.破音字--不同配搭用不同讀音,如睡覺、覺醒
3. 多讀音字.異讀字--即係呢條 thread 討論範圍,冥、彌等字
4. 多讀音字.異讀破音字

呢幾種字係現實上客觀存在,所以係現實問題。所以我不明白,字典清楚標出「音A,又作B」時,如何模稜兩可(我假設你講無寧兩可其實係指模稜兩可,理解有錯請指正)。字典又唔係寫「其實A都得,唔係喎又或者係B喎,我唔知呢」。

但的確,現實問題,兩種讀音如果都可以接受,要選取何者,係一個挑戰。講左咁多次現實問題,既然係現實問題,就按現實情況解決,除非好明顯係錯,否則就從今、從眾。

如果兩個音今日都有人讀,揀邊個根本冇所謂,亦冇人會覺得奇怪。而當兩個音中,發生一個已經好少人會讀,但一個係絕大多數人讀緊o既音,若因為某人話「前者係正音」,便取前者而捨後者,即係不以現實情況解決現實問題,除非話事人一開始已否定異讀字o既存在,但此說亦不切實際。

更不提而家係講野,唔係讀書。我地讀書同講野時音調唔同,因為講野時會有變調情況,講野時公園唔會讀公元,賞月唔會
讀賞悅。

當然你可以質疑,我有冇「證據」證明有百分之幾多o既人讀呢個音,係咪真係0%人冇再讀某個音。但咁即係為拗而拗。

> 好多人反對一套"正"音,
> 咁佢有冇另一套唔會無寧兩可,有清楚標準既音可以依據?
> 我自己覺得問題o係正呢度囉,
> 如果除左何文匯,除左最緊要正字,除左中大教授,
> 有人可以有套原整o既讀音可以做依據,
> 咁不妨提出o黎,
> 甚至寫信去TVB建議佢地,點解呢套比較好。
> 但而家D人,講黎講去都係話 “時間唔奸得,援助唔元得" 之外,
> 有乜野俾大家可以依據先?
> 冇既話,咁咪鬥寫錯字,鬥錯讀音,你有你讀,我有我讀,
> A配音員讀完呢個音,B配音員又讀第個音囉。

你若硬要為異讀字,搵一個唯一標準,咁呢種動機本身已經不切實際。
之前話我發覺你有一種傾向,而家睇黎,似係習慣。
我話不應死跟住一種標準黎做野而不顧現實,你就將情況講到冇晒標準咁。

而將異讀錯讀混為一談,我都懶得再講。

你個價值觀係必須要有一個「標準」(標準二字此處我理解為對於異讀字均採取二分法),否則等如冇晒標準(鬥錯讀音),《廣州話標準音字彙》,彌字音 mei4,又音 nei4;王錫凌《粵音韻彙》,彌字音 mei4,粵讀 nei4,何文匯《粵音正讀字彙》,僅收 mei4 音。

可能何博士一套真係適合你。

> 呀,我居然打左咁長段野,
> 呢個果然係 “閒人路過" POST,好多唔知頭唔知路既集體走黎踩場,
> 唔怪得而家o的反正音咁有聲勢啦!

好事,證明仍有人關心,話踩場唔太應該,除非呢度明言不歡迎 CD-ROM,至於唔知頭唔知路,你點話點好啦,我慶幸呢個唔係配音員或導配意思,清楚情況再好不過。

5. 2007年5月13日 14:48:50

【按】「一位新晉的配音迷」繼續回應。本篇完整引文已佚。

> 我冇話異讀一定係錯,但係你話
>> 你若硬要為異讀字,搵一個唯一標準,咁呢種動機本身已經不切實際。
>
> 好,於是你搞一搞,實際情況就邊成A配音員讀呢個音,B配音員讀果個音,認真夠實際!!!
> 唔係A字用"呢個標準",B字用"果個標準",
> 到時又有人質疑點解A字唔用"果個標準",B字唔用"呢個標準"!

「配音組」內,我認為導配可以要求「配音員」去跟「配音組」o既標準,但我覺得可以有例外。你可以贊成或反對,但呢一個並非討論重點。

而家係施加落「配音組」o既標準有爭議,我一路都話,一路以來我針對「主事者」,並非「配音員」。邊個叫「配音員」唔好跟?咁等如同「配音員」播唔播某動畫一樣,越權,不切實際,人地打份工,我一直唔信配音員會無故改自己讀音,人地仲老資格過我,冥點讀,彌點讀,佢地唔知?

到底邊個話過「配音員」可以唔使跟「配音組」標準呢請問?

又,而家好似冥王、雛菊一類,到底如果真係「(你所講)冇標準」,係咪真係會(有)配音員讀明王、鋤菊?

如果真係有一個配音員讀明王、鋤菊,導配會否容許,咁大家如何解決,我相信佢地有咁o既專業。

如果「(你所講)冇標準」,但係個個都讀明王、鋤菊,咁正路黎講,就應該香港大部份人都係咁讀。

又唔諗下,未跟何文匯一套前,未將冥王變明王前,配音組是否係「你讀A音我讀B音」,一人讀明王一人讀皿王,大家好混亂、冇標準?

【按】翻看當年《聖鬥士星矢》,人人也讀「皿王」。

 

反而而家一般人讀皿王,配員就讀明王,就冇混亂、好標準?

> 唉,講左咁耐,到底係邊個唔明實際情況?
> 係係係,至實際係你囉!!!
> 既然你咁實際,咁你繼續同你幾位朋友,到各個FORUM上面演繹幾百人既聲勢,大大聲聲話咁係

之前我不想亂點人是非,但你已既然講到咁明,擺明屈我同其他人夾埋「造勢」
1. 「批評人之前,唔該自己check真D,唔好生安白造」,呢句係你講,歡迎查清楚。
2. 你可以屈我係王亭之潘國森都得,我冇乜所謂,但你咁做破壞其他人聲譽,我同邊位人物有「朋友」關係(莫講我第一次回佢地post,極其量只可稱為網友),歡迎指出,我做人唔會閃閃縮縮,有人會咁做唔代表其他人會咁做。
3. 三四個人就係「幾百人既聲勢」,一係就零,一係就爆燈,我已經厭倦呢種論調。
4. 講野係講道理,唔係講聲勢,亦唔係講「生安白造」,甚或「血口噴人」。

 

【後記】雖然保存文章並不完全,但誰在謾罵,誰在將人罵個「狗血淋頭」,相信大家不難發現。最後附上「精選」故事一篇,供大家欣賞:

“一位新晉的配音迷" <a@nil.com> wrote in message
news:4648633b$1@news.visualmedia.com.hk

> 講完讀音講謠言問題,
> 係, 你地未係幾百人, 不過夠晒幾百人份量啦,
> 我地正正經經討論配音, 有咩好有咩問題, 唔見有人注意
> 你地D""閒""人踩踩上, 嘩, 火速上位,
> 我蒲開forum架, 之前都見過各個forum既情況!
>
> 仲有, 呢度喧賓奪主式火速上位大法,
> 道聽途說, 有人講下個人意見, 然後大肆渲染成"假的事實",
> 再借冇公信力o既吹水報紙佬亂寫一通,
> 三人成虎, 謠言變真章,
> 對於你針對o既乜野正音 “主事者",
> 我更有興趣知道邊個係呢種火速上位""閒""人主事者囉!

【按】
廣告

5 關於 “2007年筆者在「配音谷」發表之文章摘錄”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2007年「大鬧配音谷」經過 « 正讀™?點讀!──探討當今香港粵語正音(正讀)問題

  2. 香江白丁

    在下屬半自閉者,偶發現寶地,對文章內容很感興趣.先記下網址,再慢慢拜讀鴻文.

  3. 莉卡魔女

    你就係當年亂入配音谷嗰位,仲要到依家都死唔斷氣,乜都講到你啱晒。我冇你咁好嘢,乜都save起晒用嚟做彈藥攻擊人,但當年我親自目睹成個過程,根本唔係你講嘅咁。

    我哋大家喺配音谷,講吓邊個配音員,配乜嘢角色,俾咗幾多感情,講到聲嘶力竭,冇人理,包括你。當年你出第一個post,就係鬧正音。老實講,我當年睇住你明明之前冇出過post冇討論過,於是當時我仲特登search過成個谷,證明你之前真係冇出過post,冇討論過配音員嘅努力,冇討論過配音員嘅演技同感情發揮。絕對唔係「在該新聞組超過五年」!你咪喺度講大話!至於鬧正音,基本上原底喺個谷討論緊配音嘅人,都認為係離題。

    其他人話你離題,話呢個畢竟係語音學問題叫你喺番相關嘅谷討論,你唔理。始終配音谷上大家唔係講語音學,喺度拗唔會搞清真相之餘仲喧賓奪主,但你偏要。本來想冷處理你,點知又有兩三個傻仔忍唔住反駁你(而且仲要最主要反駁你嗰個,亦都係新入嚟嘅!如果用居心論,話你哋夾埋做枚都唔係冇道理),你見有人駁就high起嚟,食住條水唔收,海量濫炸成個谷,仲要唔知係你開身份定班馬踩場,無啦啦又亂入多幾個從未出現過嘅人入嚟谷度鬧正音。你話你單人匹馬,但明明你開始鬧之後就有其他之前從來發過言嘅人同你一齊鬧。我當時亦都search過。

    成個谷俾你玩到離晒題,結果反而火速上報,其他人就覺得配音谷係用嚟鬧正音嘅。本來大家好地地同配音員交流,有啲配音員都會上嚟同我哋有傾有笑;本來我哋喺度分析香港配音員嘅辛苦演繹,推廣佢哋嘅精彩發揮,俾你搞一搞就破壞晒,完全消失喺大家嘅視野中。你仲要好得敕咁話「好事,證明仍有人關心,話踩場唔太應該,除非呢度明言不歡迎 CD-ROM」。大佬,呢個谷有名你叫,係「配音谷」唔係「正音谷」呀!!

    你仲要話你唔係「鬧」同「踩」,厚顏無恥到咁,難怪你可以咁樣扭曲真相,卻宣稱「特將所存文章整理公開,讓大眾一睹本人『大鬧配音員』之真相」。當年你亂入前大家出緊咩post,你點樣離題亂入,我哋指出你點樣離題,點樣請你去番啱題嘅語音學谷度講,而你又點樣耍無賴,呢啲嘢又唔見你貼出嚟!?剩係貼嗰一兩個唔爭氣忍唔住反駁你嘅傻仔同你一齊癲一齊離題嘅post,算乜嘢真相!?

  4.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其實,對待呢啲人嘅最好方法就係唔理佢;而呢啲貌似私人恩怨嘅事我都唔想喺度多講。但一而再再而三嘅滋擾,實在令我冇辦法唔又嘥時間,再講一次。

    我曾經遇過,有人唔同意我對正音嘅睇法,於是潑婦罵街,連粗口都出埋。我於是唔理佢啲粗口,針對佢寫嘅內容中是否符合事實同佢辯論。好啦,結果對方冇再出聲,當然亦冇為佢嘅事實錯誤,或者粗言穢語道過歉。點知過咗一陣,有第三者留言,叫我反省下自己,原因係:我覆嗰位仁兄嘅時候,雖然證據確鑿,但態度偏激、唔肯接受對方嗰套,所以我無論講嘅嘢有幾啱、有幾多證據證明我所講嘅係事實都冇用;而對方講粗口,只係為咗「加強語氣」,並無問題。原來人哋用粗口罵街,就只係「加強語氣」;我用平和何止十倍嘅語氣回覆,就叫態度差。我開始明白,有啲人其實唔單止不講事實、不講道理,連用嚟衡量事情嗰把尺,都可以完全唔同,而最離奇係,呢啲人居然可以教訓人時理直氣壯。

    好似上面呢位留言者,用「死唔斷氣」嚟形容本人,似乎對本人舊事重提,頗為不滿。成件事過咗成十年,而離我寫呢一篇文都過咗七年,佢依然咁上心,打咁長篇嘢,我只能猜想,佢對呢件事嘅積怨都好深。但件事發生喺2007年,如果三年後嘅2010年提返(而且唔係我主動提起,而係有人挑釁在先)已經係叫「死唔斷氣」,七年後嘅2017年再舊事重提,唔知又算乜嘢呢?當然,我都話啦,好多人係有兩把尺嘅,尤其喺對人同對自己時。至於「厚顏無恥」、「扭曲真相」呢啲指控,佢又係咪本來想話人,結果其實係話自己呢?不妨一齊研究下。

    (一)有關「乜都save起晒用嚟做彈藥攻擊人」。

    成件事個次序係咁:
    (1) 我曾經喺一個討論配音嘅新聞組,發表過關於電視台「搞正音」嘅睇法。
    (2) 幾年後,有人暗指我當年喺新聞組因正音問題「大鬧配音員」。
    (3) 即是話,有人想將我「反對電視台正音」一事,變成「針對配音員」。以我推測,其實目的都幾明顯,就係將我變成「配音愛好者同配音員」嘅敵人,唔使整污糟自己隻手,就可以引導啲配音愛好者同我開火,然後將我「電視台正音」同「反對電視台正音」兩件事嘅焦點模糊——嗰啲人唔會再理電視台咁做有冇問題,集中火力攻擊我呢個「配音員敵人」。呢招將同自己有共同興趣嘅人玩弄於股掌之中,唔使整污糟自己隻手,其實都幾高章。
    (4) 咁呢隻死貓我梗係哽唔落。於是搵咗好耐先搵得返當年嘅留言,貼出嚟,就係想還自己清白:我唔係鬧人嗰個,而係被人鬧嗰個。

    好嘞,文章你可以話我特登儲低(我都想係,彈藥多啲着數好多),但我諗一個稍為有啲正常思考能力嘅人,知道個來龍去脈後,都應該唔會認為我將啲文貼返出嚟,係要「攻擊人」啩。講到尾,啲文章我究竟「攻擊」咗邊個?唯一可以算得上「攻擊」到嘅,就係嗰啲想質我食死貓,虛構故事嘅人囉。上面留言嘅人,講到自己咁睇唔過眼,話我扭曲事實,咁佢應該對真相非常重視啦。而家有人用大話謊言去冤枉我,我將個事實講返出嚟,用同樣標準,照計佢應該認同,或者起碼唔會認為咁叫「攻擊人」先係個喎。但佢將我被人惡意誣陷一事,不置可否;對我將文章貼返出嚟還自己清白,就顛倒黑白講成係「儲彈藥攻擊人」。原來屈人冇罪,還自己清白先有罪;冇證冇據屈人冇問題,提出證據還自己清白就係「攻擊人」。呢位「莉卡魔女」嘅思考模式,同一般人似乎有啲距離。

    (當然,如果要繼續屈,可以話連嗰個話我「大鬧配音員」嘅人都係我扮嘅,成件事係我自編自導自演,咁就一天都光晒。呢啲手段唔知係咪某啲配音迷嘅慣用伎倆,我都遇過兩次)

    (二)有關「根本唔係你講嘅咁」、「仲要話你唔係『鬧』同『踩』,厚顏無恥到咁,難怪你可以咁樣扭曲真相」。

    佢話件事根本唔係我講嘅咁,然後講大抽嘢,最後結論係:我聲稱自己冇「鬧」同「踩」,係厚顏無恥,扭曲真相。

    我都話,我成件事係要澄清一樣嘢:我冇鬧配音員、冇踩任何人。咁佢唔同意,按常理,嗰「一大抽嘢」嘅內容,應該係講我當年點鬧配音員吖。結果呢?佢冇。佢話事實係我「離題、破壞氣氛、耍無賴」。姑勿論呢啲新指控成唔成立,呢啲罪名同我要澄清嘅重點,即「大鬧配音員」呢個指控,有乜嘢關係呢?佢居然可以憑我「離題、破壞氣氛、耍無賴」呢點,就推定我有「鬧配音員」(否則件事唔會「唔係你講嘅咁」,我亦唔會係「厚顏無恥」、「扭曲真相」)。

    原來呢啲人嘅邏輯係,佢話人有冇做過一件事唔係講證據,而係只要佢認為某人有A、B、C等罪,就等於連一啲莫須有嘅罪名如D、E、F都一定有做過。即是,如果有人話我當年除咗鬧配音員仲有殺人放火,我澄清我冇殺人放火,佢都會好不滿,因為一嚟我咁澄清係攻擊人,二來因為我當年有「離題、破壞氣氛、耍無賴」,所以我如果話我冇殺人,就係「厚顏無恥」、「扭曲真相」。

    呢啲思考邏輯,我理解唔到,我諗再諗落去連我都會黐埋線。

    (三)有關我「絕對唔係『在該新聞組超過五年』」。

    我唔知佢點解咁在意想要「篤爆」我,同埋咁想強調自己喺嗰度嘅「資深成員」身份。但其實咁都唔重要。問題係,佢話我講大話嘅原因,居然就係「特登search過成個谷,證明你之前真係冇出過post」,呢點就真係好好笑。我已經講得好清楚,我較活躍嘅時期,同我出嗰篇「離題正音post」嘅時期,係隔咗好一段時間。有返咁上下年資又記性好嘅人,應該可以憑我喺之前文章所寫喺新聞組遇過嘅配音員同佢哋暱稱,大約估到我較活躍嘅年期(我係睇到配音員個人谷誕生嗰批,而我亦提過有位配音員而家已經唔喺度,佢當年係有上過newsgroup嘅,check返佢離開嘅日子係2002年,可想而知相隔幾耐)。只不過我算不上係「迷」,唔係會加入同好會,或約埋啲同好出嚟聚會嗰類。

    所以,事隔咁耐,新聞組伺服器都唔會有咁耐嘅文章畀佢 search 到。當然啦,佢可能好資深,兼且好有心儲晒咁多年嘅 post,所以可以搵晒歷年嚟嘅文章(但咁又算唔算儲彈藥?根據呢啲人把尺,我做就梗係算,佢自己做,當然唔算啦)。但問題係:我都冇話過我係用同一個名同 email 出 post。

    所以,單憑喺個谷度 search 唔到我過去嘅發言,去「揭發」我講大話,其實有啲天真。即是,如果我用佢喺度留嘅名「莉卡魔女」呢個名,去 search 當年配音谷嘅 post,然後發現唔見佢個名,我係咪就可以話,佢當年係目擊者一說係車大炮呢?我諗白痴先會信。

    至於佢特意提到「仲要最主要反駁你嗰個,亦都係新入嚟嘅」,咁我唔知佢真唔知佢係邊個,定喺度扮傻,定係當我傻,定想試探我喇。過咗咁耐我唔怕講,我一開始就知佢係邊個,雖然開頭唔知佢點解喺自己個地頭就講到好中立但喺配音谷就換過個名剷到我上天花版,對我寫篇嘢反對嗰間電視台搞呢啲正音有咁大反應,無所不用其極地屈我係一人分飾多角四出搗亂配音討論區,總之支持我立場嘅都係我扮,但後來就明白晒。佢「新入嚟」?當時對某個地方嚟講可能係嘅,對配音谷就一定唔係囉。同埋你唔好話我扮佢呀,人哋喺你哋圈子咁有地位,喺網上咁活躍,同配音員咁熟,又搞咁多同文字相關工作,咁多瓣數,我邊高攀得起呀(想知更多呢位「新晉配音迷」嘅資料,睇下一則留言啦)。

    最後,2007年仲有咁多「好地地同配音員交流,有啲配音員都會上嚟同我哋有傾有笑」機會?「資深成員」,唔好同我講笑啦。

    (補:我再 check 返,原來雖然 HDD 壞過同換過幾次,我其實都仲有 keep 極少數 2003 年起嘅出文紀錄,同埋諷刺嘅係原來我有啲舊文章都係用同一個 email 出嘅。咁我真係唔知呢位「資深成員」到底係老吹,定係根本連用 NNTP software check 人有冇出過 post 都唔識然後聲大夾惡。

    (四)有關「離題」。

    我唔係佢哋圈子,唔知佢哋係點傳呢件事,佢哋啲「目擊者」又點演繹呢件事。我當年嘅發言,先係喺該處被嗰位所謂「新入嚟」嘅人鬧到隻嘢咁,又老屈我一人分飾多角嚟撐自己。過咗幾年就有一個新罪名叫「鬧配音員」。勢估唔到事隔十年,仲有人未心息,結果我又多一個新罪名叫「離題」,同埋更進一步,原來連反對者都係我扮嘅。我好愕然,大家都做多咗十年人,仲玩呢一套?但幫我羅織罪名前,呢啲「資深成員」是否應該諗下個罪名合唔合理?

    (a) 配音員呢個行業,對發音咬字係有要求嘅。既如此,何解討論配音員嘅發音屬於離題?咁如果一個配音員有懶音,咬字唔準,係咪又唔討論得,要去「懶音谷」「語言谷」講?一篇「希望電視台的配音不必硬性遵性某一學者之言」嘅文章,居然有人認為應該去「正音谷」出,真係不可思議。
    (b) 而佢嘅指控嘅基礎,居然係「基本上原底喺個谷討論緊配音嘅人,都認為係離題」。但新聞組規矩幾時係由「原底喺個谷討論緊配音嘅人」定,而唔係按例如開谷者所列嘅版規?
    (c) 既然離題,點解當時冇版主勸人停止發言、以至刪post?假如當時「無王管」,咁有啲「原底喺個谷討論緊配音嘅人」覺得「朕即是法」(或老屎忽即是法),然後幫我安插罪名,又有幾大說服力呢?

    (五)有關「破壞氣氛、耍無賴」

    佢話我離題,仲有一點就係佢講到似層層話咩「其他人話你離題,話呢個畢竟係語音學問題叫你喺番相關嘅谷討論」。老實講,我就冇乜印象。好在,我啲「彈藥」仲有剩,拿,以下就係當年嘅討論清單。

    我好坦白嘅,亦唔覺得需要隱瞞,粗體字嗰啲就係我冇留底嘅文章,亦都冇可能搵得返。我唔敢話係全部文章,但應該都有九成。而新聞組回覆由於有引用功能,所以有啲冇留底嘅內容其實都可以搵得返。當中完全冇留底嘅,就係5月11號嘅四篇。大家可以睇到,成個討論其實維持咗幾日,咁大家認為「畢竟係語音學問題叫你喺番相關嘅谷討論」嘅文章,會喺邊度出現?我搵晒其有留底嘅文章,完全見唔到佢啲「其他人話你離題,話呢個畢竟係語音學問題叫你喺番相關嘅谷討論」。唔通就咁啱喺呢四篇我冇留底嘅嘅文章當中。我睇機會就唔大嘞。而且唔好忘記,件事喺5/13-5/14仲有發展,而佢哋都冇任何進一步表示。再講,都係嗰句,討論區到底係依版規,定依「資深成員」規矩?

    當然,疑點利益歸原告,我只能話佢「涉嫌造假證供」。但陸續有嚟。

    (六)有關「海量濫炸成個谷」、「本來我哋喺度分析香港配音員嘅辛苦演繹,推廣佢哋嘅精彩發揮,俾你搞一搞就破壞晒,完全消失喺大家嘅視野中」等等

    根據佢嘅形容,我想像到,當時咁樣畀我一搞,成個正音谷頓成正音批判所,大家講正音不亦樂乎,忘乎所以而結果正經講配音工作嘅美景不再復見。好大鑊噃。不過,「彈藥」又嚟嘞。以下係 2007 年 4 月 30 號至 2007 年 6 月 30 號,配音谷嘅文章清單:

    (順帶一提,清單中「聲色藝直播室徵收活動義工」一文,係由該版管理員「聲色藝直播室」出嘅。版主有出post亦有刪文,但冇對我篇文講任何說話。)

    黃色嘅就係我個post。以頻率計,我個 post 之前同之後嘅出 post 數目其實冇乜大變化。而我講緊個 post,由始至終都得一個,歷時不過一星期。所以我唔明:
    (1) 我點樣將個谷玩到「玩到離晒題」?
    (2) 我點樣high到「海量濫炸」成個谷?
    (3) 我點樣將佢形容嗰個美好配音谷烏托邦「破壞晒」、「消失喺大家嘅視野中」?
    (4) 幾時有人覺得配音谷係用嚟鬧正音?

    其實呢件事,用常理諗諗都知冇乜可能發生:

    (a) 新聞組 Newsgroup 程式一般發言會 group by thread,即是一個人開咗一段對話,之前嘅回覆都會喺嗰段對話串下面繼續。除非我唔守規矩,例如不斷開新post,或者用炸版程式搞破壞,否則其他人喺其他討論串依然可以繼續討論佢哋想討論嘅話題。所謂「玩到冇晒氣氛」,真係莫名其妙。

    (b) 新聞組做 expiry 以日數計而唔係以文章數計,唔會因為例如我出咗 10000 個 post 導致爆 quota 而將之前嘅發言剷走。所以乜嘢我搞一搞就令到你哋嘅精彩討論「完全消失喺大家嘅視野中」,又係令人莫名其妙。

    但其實用常理又點能夠理解佢嘅說話呢?例如佢話佢哋喺配音谷講配音員講角色講感情講演繹「冇人理」咁委屈,又講到我破壞氣氛咁衰格,我到底有乜能耐,去破壞一個「冇人理」嘅氣氛,令啲「冇人理」嘅討論「完全消失喺大家嘅視野中」,搞到一啲「冇人理」嘅討論從此「冇人理」呢?我真係唔識點解嘞。

    所以,到而家我可以好肯定咁話佢根本就係弄虛作假,謊話連篇。

    佢話「結果反而火速上報,其他人就覺得配音谷係用嚟鬧正音嘅」,但報紙都冇公開新聞組地址。同埋,你唔好講到當年講正音問題(無論正反)聲勢同影響咁浩大至得㗎,呢啲問題邊有咁多人有興趣吖,講到尾都係小貓三四隻。

    我都唔怕講埋,以某啲人嘅思路,我咁樣貼返啲舊文,擺明係唧牙膏立心不良裝陷阱人踩啦。有啲人真係以為我好似佢哋咁得閒,搭個雞棚搭十年咁耐㗎。

    (補:後嚟睇返原來呢位「目擊者」嘅「冇人理」論係拾十年前嗰個「新入嚟」嘅人嗰句「我地正正經經討論配音有咩好有咩問題唔見有人注意」牙慧,然後再加上自己嘅「我喺群組搞破壞令啲高質討論完全消失喺大家嘅視野中」說,可惜百密一疏,不察二者其實隱含矛盾。其實嗰位「新入嚟」人士嘅「冇人注意論」係針對佢哋講配音「報紙佬」唔報,我一講正音問題有報紙寫,佢就覺得好唔滿意,貶為「冇公信力o既吹水報紙佬亂寫一通」,搞到我而家再睇返,真係唔知佢哋係咪其實最唔滿意係「報紙佬」寫咗我關心嘅「正音」問題而唔係佢哋啲「分析香港配音員嘅辛苦演繹,推廣佢哋嘅精彩發揮」嘢,即係簡單啲講,純粹眼紅我——於是我認為有報紙寫、關心當時鬧哄哄嘅粵讀問題係好事,佢就覺得我「得敕」,因為佢哋想上報而不遂,我咁樣一寫就上報,仲居然咁講,即係講風涼話啦,仲唔嬲到震?老實講我真係冇諗過呢個可能性,因為咁嘅情緒反射未免幼稚咗啲;如果係真,做多咗十年人都仲係用呢種態度,懷恨至今,又未免太過恐怖。我又諗起,咁照計例如早前明珠台取消配音,啲配音迷好多不滿,最後亦都係上報,嗰位當時「新晉」但而家應該已算「資深」、工作同配音有密切關係嘅正義之士卻冇話有人「借冇公信力嘅吹水報紙佬亂寫一通」;亦冇「資深配音谷成員」話例如「配音谷/forum」唔係「電視台行政谷/forum」,所以不滿電視台取消明珠台配音係「離題」,請嗰啲人去第二處討論。不過都唔重要啦,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吖。)

    (七)結語

    好嘞,事情至此,其實仲有乜嘢好講呢?呢位「莉卡魔女」對我出文澄清自己並非如某啲人所言喺配音谷「大鬧配音員」一事非常不滿,認為我咁做係「扭曲真相」,於是以「目擊者」身份,可以單憑不提證據(嚟屈我有鬧配音員)、將啲唔算係證據嘅嘢當係證據(嚟屈我扮舊人)、我作為資深成員對眼就係證據(嚟屈我離題)、涉嫌造假證供(嚟屈我唔聽人勸離開)、同埋真係造假證供(屈我炸版、破壞討論氣氛),加埋啲妄想(又係話我一人分飾多角,只係為自保加句「唔知係咪」),大義凜然地指我謊話連篇;用一啲唔係事實、自己都唔知係咪事實、對方否認咗但唔信於是當成唔係事實嘅嘢共冶一爐嚟話人「厚顏無恥」、「扭曲真相」。

    我懷疑佢屋企係咪一塊鏡都冇。但我都話啦,好多人對人同對自己係完全用兩把尺嘅。

    有人曾經話我態度差,人哋有錯都可以平心靜氣討論。我都有反省過,我有時回應人時確係態度唔夠圓滑,但我真係好想呢啲喜歡「仗義執言」嘅第三者,去睇下呢啲人,點樣無所不用其極咁去冤枉一個人。我唔認為佢哋呢種態度,係真係想同我討論任何嘢。我希望冇人會覺得,留言者咁樣屈人就係想「加強語氣」,我喺度自辯就叫「攻擊人」「態度差」「偏激」。

    我最唔明係,十年喎,如果我有做過呢啲人所講嘅事,而家自己受返,都叫自作孽吖;但我冇喎,我本人由始至終當年喺同配音有關嘅社群講關於正音嘅嘢,就得呢一千零一條 thread,但呢啲人似乎係要將所有反對電視台跟何文匯嗰啲讀音嘅人所講嘅嘢,都認定全部係我一個人分身地做出嚟,彷彿全世界得我一個係反對電視台依從何文匯提出嘅讀音。然後佢哋就將呢啲人所做嘅一切,甚至可能係冇任何人做過嘅一切,都入晒我數,而呢個怨恨,呢個心結,過咗十年都毫無減退嘅跡象,結果十年後仍然有個睇嚟係TVB粵語配音愛好者唔肯放過我。

    其實,我幾時有講過話我啱晒?我當時出呢一篇文,係因為我喺配音谷待過一段日子,認為配音愛好者都係啲友善、明理、辨是非嘅人。而呢位資深配音迷,同之前我遇過嘅種種事,已經用行動話我知,我錯得好離譜。

    我都明,我上面所有證據同論點,對啲某啲人嚟講,係一啲說服力都冇。因為我辨對錯係講邏輯講證據,人哋分對錯係唔需要證據,佢對眼同佢諗出嚟嘅嘢就係證據。佢哋仲可以話呢啲圖全部係我捏造嘅,咁我就乜證據都冇晒,佢啲「傳聞證供」先係真添。所以最後,容我對呢位「莉卡魔女」先生/小姐講最後一番話。我而家已經冇關注配音問題,亦唔係你哋嘅圈子。我講最後一次,我喺當年出post對任何人都冇任何惡意,啲乜嘢分身、鬧配音員、炸版,我完全冇做過(憑你所講嘅嘢同事實嘅出入,我係完全唔相信你真係當年件事嘅目擊者)。如果你真係咁在意呢件陳年舊事,又咁鍾意發揮你無窮嘅想像力嘅話,即管喺你哋個圈子度傳到夠,話我離題好鬧配音員好分身好講粗口好甚至話我當年炸咗個SERVER搞到你哋冇咗個討論園地都好,唔需要再喺度話我聽你哋個故事發展嘞。我亦會將留言功能關閉,免得你哋群體有啲正義之士,聽咗你哋嘅故事,不忿我當年唔知幾時對配音員講過粗口、炸過配音谷SERVER甚或炸過電視台配音組、以至勾結汪洋大盜、販賣軍火、推阿婆落海同埋強姦隻豬等罪名,走嚟大講當年目擊事發經過將我罵個狗血淋頭。你哋「資深配音成員」人多勢眾,講嘢又唔使負責任,屈完人含血噴完人被人指出錯處又唔使道歉當冇事拍拍籮柚走人,轉頭甚至得閒到隔咗三五七十年都可以有第二個走嚟再屈多鑊,我邊有咁多時間精神應付。如果純粹街外人都算,但我都係嗰句,我係傻,但蠢唔晒。至於我咁講你明好唔明好,知內情定真係唔知底蘊純粹覺得我乞人憎先走嚟罵街都好,都冇所謂,亦唔重要。我只係想講,我係唔會夠你哋玩嘅,同埋以閣下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無中生有生安白造而面不紅耳不熱地惡人先告狀嗰種功力造詣同面皮,喺而家呢個社會應該大有作為前途無量,何必糾纏於在下呢個網誌仔呢?所以,對唔住,我認輸喇,我錯。請過主吧。

  5.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趁着《解‧救‧正讀》一書上線,在此為我在「配音谷」的經歷補白。

    寫下這篇留言,主要是我由於被餵「食死貓」而整理「配音谷」文章,以表示對「鬧配音員」、「糾黨生事」等等罪狀敬謝不敏,萬料不到居然十年後又有所謂「目擊者」出言挑釁,惡人先告狀,血口噴人,安插罪名,更指當時主要反駁我的人也是「新人」一名,遂有我倆「夾埋做枚(媒)」興風作浪之疑。既然有人為此耿耿於懷十年之久,我也乘隙略書數言,將就我所知、此位主要反駁我的人的身份供出,還這位「反駁者」一個公道,亦希望這位所謂「目擊者」不必再為此事而心煩,因為我倆絕非「唱雙簧」。

    現在回看,當時我的論述固然粗疏,但對「何氏讀音」的質疑,尚算恰當。但在當時新聞組內,卻遇上一位自稱「一位新晉的配音迷」的網民,對我(和質疑無綫改讀行動的人)抱持強烈敵意,將我「不要將何文匯倡議讀音當成唯一正確標準、多參考群眾讀音」的觀點,扭曲成「(從眾)讀音咪成日改黎改去」、「好,於是你搞一搞,實際情況就邊成A配音員讀呢個音,B配音員讀果個音,認真夠實際!!!」,我未完整回應他的問題時就說我「扮盲睇唔到」、「你講唔講到有咩解決方法?講唔到o既話, 你呢個強調自己好實際o既人, 就認真實際!」,而我講出對「何文匯標準」的疑惑,他就將問題放大,要求「有本事就用個完整既準則, 定好一套可從讀音,到時有價值o既, 合理o既, 冇話唔依得你o個套o格!」。至於用「我蒲開forum架, 之前都見過各個forum既情況」的身份來指我「道聽途說, 有人講下個人意見, 然後大肆渲染成"假的事實"」、「繼續同你幾位朋友,到各個FORUM上面演繹幾百人既聲勢」,就更是想以「看破世情」的「資深成員」身份來詆譭我的人格和摧毀我在該群組內的聲譽。

    他的發言令我覺得他的目的不是想要討論任何事,而是要將我這把反對聲音扼殺於萌芽狀態。像去年前來滋擾的「目擊者」一樣,我也對此人突然在新聞組出現加上如斯態度感到疑惑;但跟這位「目擊者」不知道用些甚麼方法去「特登search過成個谷」然後一無所獲不同,我當時立即對此人進行「起底」。所謂「起底」,聽來很專門,其實在當時來說非常容易,因為當時新聞組的貼文都有張貼者的 IP 地址。只須搜集當時各討論區的發帖文章,比對 IP 地址,如果同一時段下有不同姓名的人用同一個 IP 地址張貼文章,便有可能屬同一人所為。當然,稍有電腦知識的人會知道,IP地址或會改變,或有重用,還要考慮一個 public IP 對多個 private IP 之下的問題。所以,用 IP 地址核對身份有時效性;還要多比較該人在不同 IP 下會否有其他截然不同的身份,才能定奪。總之,我就是在做過這些比對工作後,才發現原來此人「真身」,很有可能是我所知道的某人,本文且稱他為S君(取「新」字之拼音首字)。我這裏所說的「真身」是指他在網上通常使用、能與真實世界的他連繫起來的名稱,蓋此君不同時期會用不同筆名,但跟「一位新晉的配音迷」不同,他的那些筆名你可以輕易將之聯繫到他本人(例如在他的介紹文章會有提及)。

    我認識S君此人,源於我之前講過,曾經非常欣賞無綫配音組的配音作品,所以間有留意和參與相關討論;又由於S君在各新聞組算是活躍分子,在我印象中此君的身份大約是「配音迷」、「動畫迷」、「填詞迷」(或有遺漏或偏差,此非重點),在論政的羣組也有他的足跡。此君會在新聞組發表他對不同事件的看法,偶爾也會看到他的填詞作品,記憶中他也有自己的「個人谷」(個人新聞組),倒是我不曾拜會,無法置喙就是。據我對S君的了解,此君談吐有節,應非無的放矢、生安白造、信口胡謅之輩。

    但在該配音新聞組,他換了個名字,性情卻迥然不同,不特將我視作仇讎,還試圖用謊言將我「鬥垮鬥臭」。我在討論初期已經知道他是誰,出於對該新聞組、配音行業和此人的尊重,處處克制;他卻步步進逼,至於他那些「扮盲睇唔到」、「道聽途說」、「演繹幾百人既聲勢」言論,恐怕動機絕非為了跟對方討論問題。

    礙於當時的我對正音問題了解不深,只能說「現在『正音』,感覺只係一家之說,不單社會未廣泛認同,且疑竇甚多」,也只能在一兩個字音上提出意見。但他就一邊質疑我只在一兩個字音上造文章,要我提出全盤讀音供電視台參考,一邊指我「一面倒地鬧到佢地(何文匯等「從切派」)一文不值,倒踩一方」。其實,既然我只在個別字音提意見,又如何一面倒地「踩」某一方?。提出全盤讀音這個要求更是莫名其妙:首先,詹伯慧也講過,「說實在,粵語正音問題牽涉面並不廣,大家爭來爭去其實就那麼小部分字的不同讀音,絕大多數常用字的粵音並不存在分歧」。第二,我不知為何有人會認為要對讀音提出質疑就非得先將所有讀音審一次才有發言權。第三,審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使我感覺他是想增加討論這個話題的成本,迫我收聲。第四,其實此前已有《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和《廣州話正音字典》可以選擇,我當時不知道,但他是大學中文系畢業生,不可能不知道此事。本文非為反駁他的指摘,只是想指出為何我認為他的發言似是「謾罵」多於「討論」(在他們圈子裏流傳的版本變成我在罵街則是後話)。

    令我更難以理解的是,S君用「新晉配音迷」的身份的發言,字裏行間,似有處處迴護「何氏讀音」之勢,但我同時卻知道,他明明就在他用平常使用的筆名開設的文化(?)評論網誌(現已刪除)地頭,寫過一篇大意為「遊走在何文匯與潘國森之間」的文章。若據此文章,我的立場——即何氏正讀非絕對標準——跟此君其實相近。為何換了個名字就換了個人?我實在難以理解。而他自稱「新晉配音迷」也令人疑惑:此君明明是「資深配音迷」,又何云「新晉」。這也令我曾經懷疑過自己的「起底」結果是否有誤、S君與「新晉配音迷」實無轇轕。但是,在調查過程中,卻發現同一個IP地址還有用第三個筆名發言,去批評一位(姑且稱為)G君,而G君跟S君確是有些恩怨。這又增加我對此調查的把握。

    此後我以研究「粵音正讀」為重點,早將此事擱下。倒是過了一段日子,因緣際會之下,我對S君的身份起疑,遂再做了一些調查,方知原來此君已脫離「迷」的身份,真真正正進入該行業,為配音界作貢獻。坦白說,我只知道此君起碼在2008年已經在某傳媒機構工作,倒不肯定此君在新聞組化名污衊本人時(即2007年5月),是否已入職該機構。果真如是,那麼作為長期資深配音迷的他,為何在配音谷化名自稱「新晉」,又為何此君雖非何文匯一派,卻對我質疑該電視台配音組讀音有「遵何」傾向時如狼似虎,尋且無理取鬧,一切彷彿都連成一線。

    其實,是耶非耶,對我也無甚影響。既然他的「真身」提出了「遊走在二者之間」的立場,我也沒有打算追究他的「假身」的所作所為。2009年,更寫下一篇《與無綫電視商榷近年該台配音組改變通行粵讀行徑》,趁廣管局舉行「服務牌照中期檢討公聽會」時交該台高層,中有提到《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廣州話正音字典》兩個可參考的標準,令他們不會因為「不跟何文匯標準」於是「A讀A音B讀B音」,還有在《解‧救‧正讀》也不點名回應此等問題。至2011年初,收到該台電話回覆,遺憾當時正在辦公時間,我在公司處理手頭工作,只能匆匆作一簡短交流。但無論如何,兩次直接接觸該台人員,也是針對該台的粵讀問題,沒有把「私人恩怨」擺上談話日程。

    2011年7月,《解‧救‧正讀》初稿在線上發表。過了數個月,有人在網誌留言,謂希望跟我討論粵音正讀爭議問題。根據聯絡電郵和網名,我即時知道留言者正是我相信在數年前化名「一位新晉的配音迷」、在「配音谷」把我罵了個狗血淋頭(在他們圈子裏流傳的版本變成我把別人罵了個狗血淋頭則是後話)、目前在該行業工作的S君。

    由於牽涉個人資料,我沒有公開這則留言,卻也沒有應邀與他共商大計。這完全是我出於自保心態:我不擅處理人際關係,對於「人前人後兩個模樣」的人我更是招架無力。何況,即使我選擇跟他合作,他日也難保會因字音分歧而鬧翻。舉例說,如果某字我認為應從習讀和字典收音,他認為要跟從反切來取其「音律之美」,那該如何解決?如果我堅持,難保會遭「新晉配音迷」在他處將我數臭。如果我不想被批鬥,就只能讓步,那麼最終出來的「正讀方案」,很有可能就是由他一人全盤話事;而因為我有份參與這套方案,若這套方案確為某機構採納,我就再不可能置評,否則別人難免會覺得我批評讀音只是醉翁之意,真正目的是要批評該電視台或該電視台的配音組。如此一來「合作」也無甚意義。

    雖然我沒有回應他的邀請,但也覺得大家即使看法不盡相同,只須在不同崗位為粵語出力即可。所以,後來看到S君憶述此事,講到自己如何明月照溝渠,熱臉貼上我的冷屁股,誠意拳拳一番好意邀請我卻不識抬舉,還說因為害怕暴露身份被我當成出氣袋而特意在留言時隱姓埋名時,就只好一笑置之,沒有多作回應,也沒打算重提此事。倒是此君化名時說我「盲」,後來以行內人身份批評我時又說我「聾」,感覺他對我的態度還是一脈相承。

    令人嘆息的是,自己以為「留一線」,結果被人當白癡。畢竟我不是他們圍內,有些事情我無法控制。大概在創意行業工作的人,都有無窮的想象和幻想力,結果當年我被S君化名開拖一事,現在就變成是我不識好歹,亂闖配音谷,大罵配音員,破壞討論氣氛(2009年版本),內容偏離主題,拒從版主勸告,濫發文章淹沒討論區云云(2017年5月版本)。至於說我是「王亭之信徒」,所以我說的話「信六七成就夠」,或者就我看過某君在plurk對我的批評,已經非常客氣、非常留情了。

    2007年,S君化名「一位新晉的配音迷」說我「繼續同你幾位朋友,到各個FORUM上面演繹幾百人既聲勢」、「我地正正經經討論配音,有咩好有咩問題,唔見有人注意」;2009年,有人說在配音論壇指我「帶埋一班人嚟」、「原本人哋討論緊大家配音員、角色等等嘅氣氛就冇晒」、「鬧到人狗血淋頭」,到了2017年,繼續有名為「莉卡魔女」者,謂「我哋大家喺配音谷,講吓邊個配音員,配乜嘢角色,俾咗幾多感情,講到聲嘶力竭,冇人理」、「本來我哋喺度分析香港配音員嘅辛苦演繹,推廣佢哋嘅精彩發揮,俾你搞一搞就破壞晒」,簡直是文章「呼應」手法的典型示範。如果某些人真的樂於活在由別人經營的謊言所構築的世界裏面取暖,我無法阻止;但我畢竟和他們不是活在同一個次元,一次又一次有這些所謂「目擊者」來滋擾,難免心煩。這倒事小。最麻煩的是,那位「目擊者」說,「而且仲要最主要反駁你嗰個(按相信即是指「一位新晉的配音迷」),亦都係新入嚟嘅!如果用居心論,話你哋夾埋做枚都唔係冇道理」,傷害了S君的名聲,這就無法不令我必須寫篇文章為他澄清。真是冤枉青天大老爺,畢竟我何德何能跟S君相提並論,而恐怕S君看到有人將我和他混為一談,說我和他「夾定」,也會感覺受辱。

    此事相隔十年多,我本來沒有打算公開。一來世事難料,來日可能和S君有合作機會,因一小事而撕破臉太過不智;二來公開了也沒意思,畢竟不願相信的人永遠都不會相信。只是既然十一年後竟有人仍然如芒刺在背對此事念念不忘,要前來我處大言炎炎數我不是,語調又跟十一年前惡意中傷我的人的調子遙相呼應,姑且將我所知的來龍去脈公開。

    不過請留意:我掌握的證據,頂多是在「新聞組」事件中,S君和那位「一位新晉的配音迷」的關係。至於為何歷年走來跟我重溫「事情真相」的人,說法都跟當年實際情況大相逕庭而跟「一位新晉的配音迷」所故事的雷同,我無從知曉,唯有那些曾經過來「仗義執言」的人才心知肚明。看來S君當年以「一位新晉的配音迷」身份說過某些人「道聽途說」、「大肆渲染成『假的事實』」、「三人成虎,謠言變真章」也所言不虛,只是幹這種低級勾當的肯定不是本人。

    上述種種,對於局外人來說無甚意義,我也不認為我之前貼的種種證據,能說服那些仍然堅持我有做過「罵配音員、離題、不理版主勸告、炸版」等事並四出打抱不平複述這些「真相」的人。倒是處於漩渦之中,不知從哪裏聽罷某些「目擊者」的故事後對我懷着強烈恨意的配音迷,看過我的表述後,認為是在情理之內,還是一個黐線佬信口胡謅,大家但憑一己智慧聰明判斷可也。

    最後容我說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既然你們不齒你們稱為「動漫塔利班」的人對你們的諸多謾罵和滋擾,請不要一邊喊屈,一邊將同樣骯髒卑劣的手法用在其他人身上。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