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匯御准:雛字終於可以讀[初]

長期讀友應會知道,筆者注意到無綫配音組改讀字音鬧劇,始於他們在2006年12月底首播之《聖鬥士星矢冥王十二宮篇》將「冥」讀[明]。這齣動畫是OVA,集數不多,2007年初播映完畢後,由另一齣動畫《火影忍者》接力。配音組在這套動畫再用怪音,將角色名稱「雛田」讀成「鋤田」,一聽還以為是唐伯虎唸「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嚴重影響溝通。此後,我對無綫電視以所謂「教育下一代」之華麗包裝起為他們起用之一系列問題讀音護航極感不滿,才決心一查究竟這「正音」到底是甚麼回事。結果發現,這些所謂「正音」,初時聽落嚇一跳,查完就知得啖笑。事關這個[鋤]音,

  1. 是一個在28本字典中,只有12本有收的讀音。至於[初]音,則有25本字典收錄;
  2. 《正音正讀縱橫談》(約1994)中早已有人質疑這個[鋤]音用來溝通會出現障礙;
  3. 陳永明在《中文一分鐘》(約1998)早已指出既然大多數人讀[初],便不必跟從字典讀[鋤](這裏的「字典」指收錄傳統反切音的字典,因為其時現代字典收[初]音者已佔多數);
  4. 由香港大專院校學者審音的《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1990)早將[初]列為「建議讀音」;
  5. 只收錄[初]音的字典中,還包括2004年出版、粵港澳三地學者審音的《廣州話正音字典》。

在發現他們使用[鋤]這個在現代除了何文匯以外沒多少學者堅持的讀音後,我立即去信該台,期望他們重新審視讀音取向。陳明有關「正音」定義、字典取音等等問題後,他們的回覆大約就是:你讀[初]係冇錯,但我哋讀[鋤]都好啱,因為有根據。如此天下無敵,恐怕講多嘥氣。

倒是後來,我聽到他們在紀錄片似乎不再讀「鋤鳥」。--他們倒不是讀回「初鳥」,而是改用「幼鳥」,索性避開「雛」這個字不讀。但老實說,一個大多數人使用、大多數字典收錄、大多數學者承認的讀音,他們先是遵從何文匯的[鋤]音,然後發覺出事,之後就索性連「雛」字也不用。到底這算是「怕咗你班觀眾,避開呢個字」?還是「寧願呢個字消失都唔會用一個何文匯唔接受嘅讀音」?則見仁見智。

至2010年,我聽到他們將「雛菊」讀成[初]菊,以為事情有轉機--無綫終於可以用回一個大多數人使用、大多數字典收錄、大多數學者承認的讀音了。不過後來發現,2011年播放的一齣動畫片集,他們將「雛鳥」讀成[鋤]鳥。所以這個[初]音,大概只是曇花一現。

在這二三十年來,圖謀扭轉「雛」字讀[初]此一情況最不遺餘力者,不計無綫配音組,就應數到何文匯博士了。何文匯要大家「正音正讀」,要大家「查字典」,結果就是否定有廿幾本字典有收的[初]音,說這是「日常錯讀」,然後叫人讀[鋤]這個「粵音正讀」。他早在1987年的《粵音平仄入門》,就以《廣韻》為憑,指港人將「雛」錯讀為[初](即書中的[芻]):

其後,他在1989年的《日常錯讀字》,再次指出「雛」音[鋤],抨擊時人誤讀如[芻]:

日常錯讀字 P.68,69

到了2001年,他在《粵音自學提綱》又一次提出此字「正讀」是[鋤],日常誤讀如[芻]。

img151

雖然「雛」字讀[初]有超過廿本字典承認,但由於何文匯不承認,所以,《粵音正讀字彙》當然不會收錄[初]音:

258-259

(至於為甚麼《粵音正讀字彙》中,讀[co4鋤]只是「習非勝是」的「今讀」,在其餘書中卻屬「正讀」?咁雖然何文匯話「正讀」要跟《廣韻》,但何文匯擬出的正讀,又唔一定要跟足廣韻嘅。正音嘅嘢,你唔會明㗎喇。)

可是,何博士博士這種取態,最近起了變化。《粵音正讀字彙》在1999年出版第一版、2001年發行第二版(內容似無大差異)。去年,即2012年,《粵音正讀字彙》推出第三版。粗略翻查之下,發現一些字的頁次不同,於是將第一和第三版略加比對,發現若干讀音有所修訂。其中最顯眼的變化,就是「雛」字,何博士終於恩准我們使用「誤讀」[初]音

IMG_20130325_155233

當然,何博士不會那麼順攤。他依然將[鋤]音列為「正讀」,而[初],則是「正讀以外另有沿用已久、習非勝是的誤讀」。可見很遺憾地,「雛」讀成[初],正如上圖左邊「妥」、「橢」讀成[to5],以及「貓」讀[maau1]一樣,雖然已「習非勝是」,但還未完全取代「正讀」。亦即何博士大抵認為,現在還有人將「雛」字讀[鋤],正如他大概認為現在還有人將「妥」字讀[to2]、將「貓」字讀[miu4苗」、將「蚊」字讀[man4文]一樣。

字典應該收錄「傳統韻書音」抑或「實際讀音」的問題,我在《解‧救‧正讀》已經提出,很多學者都贊成後者。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主任施仲謀博士新近出版的《語言與文化》就再一次指出「字典音應能反映一般人的實際讀音」。

從這個角度審視何文匯《粵音正讀字彙》,可見此書收錄的讀音往往滯後於社會實際情況。那麼,一家傳媒機構的配音部門,何須亟亟於將這類字的「正讀」回天?市民又是否可以信任這家機構所選擇的讀音?值得深思。

Advertisements

7 關於 “何文匯御准:雛字終於可以讀[初]” 的評論

  1. Peter Li

    最卑鄙者為早幾年,香港電臺將 援助 讀成“原助”。 支援 讀成“支原”。
    近月 又改回讀 ”緩助“ 及 “支緩”。

    真害人!

  2. 何老邪正混吉

    本月13日高清匪脆台黃昏紀錄片時段,講鸚鵡嘅紀錄片,在舊年何大博士恩准後,成功爭取讀返『初』鳥。

  3.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玩字通常有二音:
    一音wun6(換),如玩意、玩樂、玩耍、玩物喪志。張國榮《拒絕再玩》「在某天已拒絕再玩」的玩字就讀此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C_3LqTNVgI&t=76)

    一音waan2(綰):用於口語,如去邊度玩、玩啲乜、唔好玩嘢。許冠傑《最緊要好玩》「人其實天生喜愛貪玩」、「其實開心好簡單,最緊要好玩」的玩字即讀此音。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k8x_5cZMBnQ&t=56)

    「電玩」不屬口語,一般讀「電換」。

    其實「玩」尚有waan4(頑)音,例如開玩笑有讀開「頑」笑者,像《足球小將》一句「穿梭對手之間獨有腳法像玩耍」的「玩」:

    「玩」字《廣韻》五換切,依反切應讀「換」。就算讀 [waan] 亦應讀去聲,而非平聲。查此 [waan4頑] 音,可能來自「頑」字,網上略查,見《西遊記》有「且去跳上松枝梢頭,摘松子吃了頑耍」一句,此「頑」即通「玩」字。而 [waan2] 應是「頑」音之口語變調。

    按:「嬛」應讀「hyun1圈」。

    謹覆。

  4.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Candy 謝謝留言。惟雛字古音如何,實與本文無涉。再者,雛字《廣韻》仕于切,屬虞母字;鋤字《廣韻》士魚切,屬魚母字, 故雛、鋤二字古時並不同音。謹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