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冥字 下的所有文章

道漢字音

黃錫凌於1941年出版的《粵音韻彙》,是中國第一部用國際音標標示粵語讀音的作品,對粵音研究影響深遠。《粵音韻彙》出版之後編成的字典,注音取向,或多或少會受此書影響。書中有「廣州標準音之研究」一文,其中提及一些粵語「錯讀」。黃氏將彌讀成[尼]歸為誤讀,將「鈎」讀成[ŋɐu1]而非[鳩](即[kɐu1])歸為「俗讀」,還有如「聯」本音[連],僧本音[生]之類。文中並無提及其「標準」是拿甚麼做根據。不過黃氏在文首指「粵音還保存不少《廣韻》的色彩」,一般認為,他主要以《廣韻》做審音根據。何文匯則明刀明槍拿《廣韻》,比黃氏深入,但厚古音、薄今音甚至滅今音的取向比黃氏更甚。

《粵音韻彙》以前的粵語讀音工具書不多,偶然在大學圖書館看到的《道漢字音》是其中一本。

《道漢字音》由香港道字總社編印,於1939年8月初版,即比《粵音韻彙》還早兩年,當然不會使用現在慣見的國際音標。不過,此書使用的亦非反切法,而係名為「道字」的拼音符號。

此書作者陳瑞琪,是香港道字總社社長。「道字」乃陳瑞琪以父親陳澄波創造的「道漢字體」為基礎創造的一種拼音符號。其中粵音的「道字」符號式樣如下圖所示:

雖然圖案複雜,不過如果對拼音有基本概念,亦不難理解。例如如果我想表示「分」(fɐn1)字的讀音,只須在圖中找出相應聲母之聲頭和相應韻母之聲尾即可。例如聲頭「非衣切」,便取聲母 [f-](「衣」字切音純粹為保持聲頭尾音統一,可以不理);聲尾「離賓切」,便取其韻母 [-ɐn](同樣地,「離」字切音純為保持聲尾的頭音統一為 l-,可以不理)。兩者結合,便得 [fɐn] 音,然後依聲調調出「分粉訓墳憤份」等字。

至於寫法,從下圖可見,以 [fɐn] 聲為例,聲尾在聲頭的相對位置,代表不同聲調:

《道漢字音》比《粵音韻彙》更早就版,換言之,其所標字音,按理不會受《粵音韻彙》的注音取向影響。

翻查此書標音,原來很多何文匯認為錯、要改,而筆者多番表示異議的字,這本字書已經有收:

例如「雛」字,有收[初]音;「刊」字,有收[罕]音,「冥」、「瞑」、「銘」三字,有收[茗]音;「彌」、「瀰」二字,有收[尼]音;「簷」字,有收[蟬]及[吟]音;「鶉」字,有收[春]音;「構」字,有收[扣]音(倒是「購」字沒有)。

另外,「僭」字,只收 [tsʰim3] 音,不收﹝佔﹞音;「渲」字,只收[圈]音,不收[算]音;「糾」字,只收[斗]音;「綜」字,只收[中]音;「聿」字,只收[律]音;鵲字,只收[雀]音。

值得一提的是半年前討論過骨灰龕的「龕」字讀音。《粵音韻彙》標讀[堪]音,市面所有字典都標[堪]音,不少電台電視台甚至議員也以此為「正音」,力求「字正腔圓」,讀成[菴],忽然會被指是讀錯音。容若撰文謂,「我在廣州(省城)出生,數十年來,不時來往省、港、澳,也曾在南、番、順生活,所聽所聞,龕字一律讀菴,顯出這是龕字粵語的實際讀音。讀堪,來香港才聽到,那是七十年代港英時期「正音」人士提出,那是依照《廣韻》改讀」。

1939年《道漢字音》對於「龕」字,只標一音:讀[菴]。

那麼,到底是我們改變讀音迎合這些字典,還是此後字典編者應該慎重考慮收入此音?

廣告

連習非也談不上(一)

有些讀音,何文匯博士稱為「日常錯讀」。日常錯讀,不同於「習非勝是的誤讀」,何博士認為,這些錯讀,是「近年來廣播界流傳」,那些節目主持人、新聞主播、電台 DJ 全是罪魁禍首。而正讀™大典《粵音正讀字彙》中對於這些「日常錯讀」的取態是:如果這些日常錯讀如果「尚未獲得學術界全面接受,本字彙將不予收錄」(《粵音正讀字彙》,p.415)。這些字,並不是正語音,更不是本今音。換言之,這些錯讀,是「習非」的資格也沒有。

先引一段花邊新聞(2007/5/13 蘋果日報):

TVB大台作風,一向政治正確,近排搞埋正字,製作《最緊要正字》教市民讀正音,連卡通片角色都唔例外。月前播出嗰套日本動畫《聖鬥士星矢冥王十二宮篇》,主角「冥(音皿)鬥士」,忽然變成「明鬥士」,「冥王星」讀成「明王星」,原來TVB下「聖旨」,成班正義聖鬥士都要以身作則讀正字,咪教壞細路,可憐星矢fans被人由細呃到大,偶像「冥」鬥士原來叫「明」鬥士,正字正確令集體回憶走晒樣。

無綫外事部助理總監曾醒明向八方解釋,星矢主角讀正音,係因為TVB覺得做傳媒有教育下一代責任,故此配音組會參考何文匯教授本《粵音正讀字彙》同其他典籍。

且不說「讀正字/音」(或準確點說,「正讀™」)的謬誤。我對於冥字讀〔明〕的認知,來自成語「冥頑不靈」。其他如冥王星,冥府,冥通銀行,冥鏹等詞,均讀成〔皿〕,是老師教的。不過,到底冥讀〔皿〕,是否「日常讀錯」?錯,又是甚麼理由?

如果查坊間字典,「冥」字,的確只收〔明〕一個讀音。有收〔皿〕音的,一本是《廣州話、普通話速查字典》(曾子凡、溫素華),而另一本是《粵音檢索漢語字典》(陸貫如)。前者序:「字頭奉行有音必收的原則,尤其注意輯錄口語讀音」。大部份字典均不會收錄口語讀音,而該書開宗明義針對此點。如果〔皿〕音被認為是口語變讀而不收錄,也不奇怪。既為口語變讀,則日常生活讀〔皿〕、配音員為角色配音時讀作〔皿〕又有甚麼問題呢(除非有人認為,為角色配音,並不能當日常口語!)

巧合地正當電視台「以身作則」,將一個〔明〕音判為錯誤,動畫播畢後推出的何博士新作《粵讀》,卻反而為「冥」字讀〔皿〕半平反!

原來「冥」字讀〔皿〕,確有根據:《集韻》冥字所收讀音當中,其中一個,正是「母迥切」,即 ming5!《集韻》何書?謹引《宋刻集韻》重印者說明:「…鄭戩、宋祁等人上書批評《廣韻》『多用舊文、繁略失當』,宋仁宗遂下令命丁度等人刊修《廣韻》。寶元二年(公元一○三九年)修訂完畢,詔名曰《集韻》。」其特點是「凡是見於前代典籍的音切,它都盡量收錄」(《集韻研究》趙振鐸,2005)。

宋刻集韻

下方釋義:「暗也,詩:維塵冥冥」,即其出處,詩經.小雅《無將大車》:「無將大車,維塵冥冥」。冥冥,意指昏暗。

何氏在其著作中指,我們「冥冥中」會讀成〔皿〕,出處正於此。他也說,若唸此詩,冥應讀〔皿〕。卻不忘補充:

  1. 此音《廣韻》並無收錄;
  2. 其他詩中若要合律,冥應讀平聲。

至於日常生活如何?則隻字不提。

可是,按常理推斷,我們所說的幽冥,引伸至死人居處的冥界、冥府,難道不是取「昏暗」義?冥王星,英文名 Pluto,即羅馬神祇之一的「冥府之神」--希臘神話之名為Hades,既然冥王星源自「冥府之神」,冥府的冥,讀〔皿〕,又怎樣「錯」法?

極其量又要搬出何氏的「正讀™」定義:「凡據《廣韻》同系統韻書所載反切切出來的讀音,則視為正讀。」

根據定義,《廣韻》既無收錄此音,何博士便毫不客氣,在其正讀示例一書中,打上一個大交叉,然後指這是「錯讀」,「荼毒群眾」。這也許是何文匯對「先人遺留讀音的應有態度」。

ming4_is_wrong.jpg

但王亭之先生說過,我們說「南北行」、「洋行」的「行」,音[hong2]。此音《廣韻》不收,《集韻》才有收。依上述理論,南北行、捷成洋行,原來都是「讀錯」了。如果說這種理論荒謬,這種理論有人信,就更荒謬。

倒不要說〔明〕也是正確讀音為由,為電視台辯解:電視台捨棄我們口常生活中,用慣聽慣,又有根有據的字音,有何意圖?是宣佈電視台配音時奉何文匯讀音為圭臬,其餘一律當錯?還是特意捨棄慣用讀音,標奇立異,製造語音斷層?這就是電視台「教育下一代」的負責任行為?這難道又是對觀眾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