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國、郭永賢:兩部四十年代前後出版的粵音韻書所記常用字讀書音的比較給我們的啟示

《道漢字音》粵語音典查詢系統引述了范國、郭永賢的一篇論文,名為《兩部四十年代前後出版的粵音韻書所記常用字讀書音的比較給我們的啟示》。話說筆者發現《道漢字音》一書時,不知道原來已有有關此書的學術文獻。直到讀到張群顯教授的文章,才知道范國教授曾為《道漢字音》與《粵音韻彙》做過比較研究。輾轉間獲得范國教授一文,茲簡介如下。

這篇文章主要比較了黃錫凌《粵音韻彙》(1940)與陳瑞祺、陳子民《道漢字音》(1939)的注音差異,從中看到一些陳書有收而黃書不收/部份有收的讀音,「跟我們現時習用的讀音全同」。也就是說,不少不符韻書的所謂「錯讀」/「異讀」(指比「正音」次等的讀音),原來是一些長期使用的讀音。作者指出,《粵音韻彙》記音偏向保守,而《道漢字音》側重實錄,這種描寫語言學 (Descriptive Linguistics) 的記音態度,對研究語言發展,貢獻較大。至於「正音」方面,作者較認同「從眾」的立場:即使一個讀音不符反切,只要為多數人採用,便應定為「正音」,以利教學。不過作者同時強調,由於語言會變化,這個「正音」標準,亦非永世不易。

何文匯的「正讀」由於就是要人跟《廣韻》反切,他其實正是想「正讀」千古不易,萬世不移(一如拙著《解‧救‧正讀》P.150所講)。所以,容我長氣講句,「正音」應該因時制宜,非我一人之見。雖然我知道我這些話,在電視台搞統讀的人不會聽得進去。

論文並附有三個表,列出

(一)《道漢字音》收作唯一讀音、符合「粵補音」(簡單而言是指《香港粵語拼音字表》(1997)收入但不屬於傳統字書收錄的讀音)但不見於《粵音韻彙》的讀音;

(二)《道漢字音》收作多讀之一、符合「粵補音」但均不見於《粵音韻彙》的讀音;及

(三)《道漢字音》所收讀音部份見於《香港粵語拼音字表》,部份見於《粵音韻彙》。

讀音表並附《香港粵語拼音字表》(1997)、何文匯《粵音正讀字彙》(1999)及比《道漢字音》更早比版、趙雅庭的《民眾識字粵語拼音字彙》(1931),以作比較。以下摘取筆者認為較有意思的讀音比較(拼音依原文使用粵拼,直音字是筆者所加):

# 漢字 黃錫凌 粵拼 陳瑞祺 趙雅庭 何文匯
1.07 zoek3雀 coek3桌 coek3桌 coek3桌 zoek3雀
1.14 giu1驕 hiu1囂 hiu1囂 hiu1囂 giu1驕
1.39 zung3眾 zung1宗 zung1宗 zung3眾 zung3眾
2.01 pan4貧 ban3鬢 ban3鬢
ban1奔
ban3鬢 pan4貧
[原文誤作pan1]
2.05 zou2早 cou3燥 cou3燥
cou1粗
zou2早 zou2早
2.06 gau2九 dau2斗 dau2斗
giu2矯
dau2斗 gau2九
2.08 hang4衡 ging3敬 ging3敬
hang1亨
ging1經 hang4衡
2.09 saap3圾
sap1濕
gip3劫 gip3劫
sik1色
saap3圾
3.09 co4鋤 co1初 co1初
co4鋤
ceoi4除(本)
co4鋤(今)
3.27 hon1 hon2罕 hon1
hon2罕
hon2罕 hon1
3.42 ming4明 ming5皿 ming4明
ming5皿
ming4明 ming4明
3.43 ming4明 ming5皿 ming4明
ming5皿
ming4明 ming4明

有好些字筆者已在《解‧救‧正讀》談過,例如綜、雛、刊、冥、銘。值得一提的是,「糾」字在《道漢字音》直情不收[九]音,另一本趙雅庭的著作亦只係[斗]音。另外。「嬪」字民眾習用的[鬢]音,符合《分韻撮要》(<1782)紀錄,《中華新字典》(1937)有收,從上可見《道漢字音》、《民眾識字粵語拼音字彙》亦有收。這個讀音已獲《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1990)列為「建議讀音」,不收[貧]音。可惜的是,無綫配音部現在熱烈擁護[貧]音。我又不禁要再問:選擇一個罕用的讀音來彰顯其「社會責任」,意欲何為。

得范國教授同意,現全文轉載如下,或可按此下載PDF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