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漢字音

黃錫凌於1941年出版的《粵音韻彙》,是中國第一部用國際音標標示粵語讀音的作品,對粵音研究影響深遠。《粵音韻彙》出版之後編成的字典,注音取向,或多或少會受此書影響。書中有「廣州標準音之研究」一文,其中提及一些粵語「錯讀」。黃氏將彌讀成[尼]歸為誤讀,將「鈎」讀成[ŋɐu1]而非[鳩](即[kɐu1])歸為「俗讀」,還有如「聯」本音[連],僧本音[生]之類。文中並無提及其「標準」是拿甚麼做根據。不過黃氏在文首指「粵音還保存不少《廣韻》的色彩」,一般認為,他主要以《廣韻》做審音根據。何文匯則明刀明槍拿《廣韻》,比黃氏深入,但厚古音、薄今音甚至滅今音的取向比黃氏更甚。

《粵音韻彙》以前的粵語讀音工具書不多,偶然在大學圖書館看到的《道漢字音》是其中一本。

《道漢字音》由香港道字總社編印,於1939年8月初版,即比《粵音韻彙》還早兩年,當然不會使用現在慣見的國際音標。不過,此書使用的亦非反切法,而係名為「道字」的拼音符號。

此書作者陳瑞琪,是香港道字總社社長。「道字」乃陳瑞琪以父親陳澄波創造的「道漢字體」為基礎創造的一種拼音符號。其中粵音的「道字」符號式樣如下圖所示:

雖然圖案複雜,不過如果對拼音有基本概念,亦不難理解。例如如果我想表示「分」(fɐn1)字的讀音,只須在圖中找出相應聲母之聲頭和相應韻母之聲尾即可。例如聲頭「非衣切」,便取聲母 [f-](「衣」字切音純粹為保持聲頭尾音統一,可以不理);聲尾「離賓切」,便取其韻母 [-ɐn](同樣地,「離」字切音純為保持聲尾的頭音統一為 l-,可以不理)。兩者結合,便得 [fɐn] 音,然後依聲調調出「分粉訓墳憤份」等字。

至於寫法,從下圖可見,以 [fɐn] 聲為例,聲尾在聲頭的相對位置,代表不同聲調:

《道漢字音》比《粵音韻彙》更早就版,換言之,其所標字音,按理不會受《粵音韻彙》的注音取向影響。

翻查此書標音,原來很多何文匯認為錯、要改,而筆者多番表示異議的字,這本字書已經有收:

例如「雛」字,有收[初]音;「刊」字,有收[罕]音,「冥」、「瞑」、「銘」三字,有收[茗]音;「彌」、「瀰」二字,有收[尼]音;「簷」字,有收[蟬]及[吟]音;「鶉」字,有收[春]音;「構」字,有收[扣]音(倒是「購」字沒有)。

另外,「僭」字,只收 [tsʰim3] 音,不收﹝佔﹞音;「渲」字,只收[圈]音,不收[算]音;「糾」字,只收[斗]音;「綜」字,只收[中]音;「聿」字,只收[律]音;鵲字,只收[雀]音。

值得一提的是半年前討論過骨灰龕的「龕」字讀音。《粵音韻彙》標讀[堪]音,市面所有字典都標[堪]音,不少電台電視台甚至議員也以此為「正音」,力求「字正腔圓」,讀成[菴],忽然會被指是讀錯音。容若撰文謂,「我在廣州(省城)出生,數十年來,不時來往省、港、澳,也曾在南、番、順生活,所聽所聞,龕字一律讀菴,顯出這是龕字粵語的實際讀音。讀堪,來香港才聽到,那是七十年代港英時期「正音」人士提出,那是依照《廣韻》改讀」。

1939年《道漢字音》對於「龕」字,只標一音:讀[菴]。

那麼,到底是我們改變讀音迎合這些字典,還是此後字典編者應該慎重考慮收入此音?

廣告

3 關於 “道漢字音”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龕字讀菴不無道理 « 正讀™?點讀!──探討當今香港粵語正音(正讀)問題

  2. 香江白丁

    《道漢字音》- 非常有意思的近代粵音記錄。
    簷篷 - 先母口語講‘吟篷’,不曾‘鹽篷’。

  3. 引用通告: 《道漢字音》粵語音典查詢系統啟用 « 正讀™?點讀!──香港正音(正讀)觀察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