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考中文朗讀非考何文匯正讀

會考中文科零七年起增設「朗讀」考試,網上不時見到有人集思廣益,列出「常誤字音」,務求趨吉避凶。惟此類「常誤字音」,不外又是「何文匯認為大家常誤字音」,此正係何文匯讀音學派長期佔據電視電台宣傳其「正讀」學說的歷史環境因素使然。

綜觀三年的考試報告,朗讀環節會考核以下部份:

一)對篇章內容的掌握和理解,運用適當的語氣、語調、節奏,表達不同的物事情理;
二)朗讀不必如朗誦般加添太多感情色彩,但亦絕不能平鋪直敘、了無生氣;
三)朗讀時準確流暢,不加字減字,不回讀、重讀;
四)有沒有「懶音」(如 n-/l- 不分、-ng/-n不分)問題(本文沿用「懶音」一詞描述有關情況,旨在方便表達);
五)有沒有「誤音」問題(舉個明顯舉子,如「矗立」讀成「直立」)。

朗讀試題設有九個考核點,分佈篇章之內。其中「懶音」「誤音」問題考核各佔約一半。

由是觀之,如果真將注意力集中在「誤音」上而忽略其他部份,分數亦不會高。

當然,第一至第四項要求難以用文字表達,網上論壇拿誤音問題出來討論,似亦無可厚非。不過,如果講來講去,都是那些「機夠時奸頇物屋鹽」,對考試是否真有幫助?

考評局一早表明,讀音「凡字典有收皆接受」。從過去三年的讀音考核點可見,出題者似亦刻意不選擇有大爭議的讀音,即不會提出要學生將「時間」讀成「時奸」、「機構」讀成「機夠」一類過份、無理且不切實際的荒謬要求。當年潘國森先生指,有某教材教學生「豆不能讀斗」。這種弱智要求,亦不見於評分標準之中。

考題篇章有出現「簷」字。此字讀成[蟬],何文匯(及其擁躉)當然不會承認,不過這個音九成字典有收,如要考核,考評局不可能視若無睹。不過,在07年卷14(2)出現的「簷棚下的人紛紛離開」、09年卷3(2)中,有「火從各家緊貼着的屋簷和柴草,借風勢燃燒起來」一段、同年卷6(2)中,亦有「簷前掛着一大串膠水管」句。而這裏的「簷」字均非考核點。

又如「刊」字,讀成[罕],何文匯多番指斥此乃「錯讀」,非[頇]不可;傳媒尤其無綫電視學舌者眾,非得將[罕]音殺之以後快。刊讀[罕]音市面絕大多數字典有收,07年朗讀卷7(2)有此字(「不少報刊…」),卻非考核點。

備試時如果搬出甚麼時[奸]機[夠][頇]物屋[嚴]去背誦,我看不到對於朗讀考試有何助益。反而若一見「簷」字,便以為是考核點而將注意力集中在準確讀出[嚴]音,卻忽略了其他地方,最終可能顧此失彼,弄巧成拙。

事實上,二零零七年的考試報告,朗讀部份一欄,即已明確表示:

朗讀卷考查讀音,並非為了確立正音標準,更非打算將讀音定於一尊,其實主要是鼓勵學生的端正態度,認真對待自己的語言,不要草率亂讀,隨便發音。

不選用這些「正讀」人士拿來指摘公眾的讀音,一來有助於不致令上述良好動機走向歪路,二來防止考生不經大腦將「字表」倒背如流過關。當然,當局無法制止何文匯乘時再版書籍去「幫助在校同學學習正音和正讀」,並在書中又列出那些「[佔]建」、「弱不[金]風」、「[頇]物」、「星光[入入]」來讓學生「比較和摹仿」;亦無法阻止一些補習天王拿着何文匯那字表照抄出書要人讀屋[嚴]。

傳媒或出版社以所謂「教育」之名,拿着何文匯的所謂「正讀」字表,盲目跟從,無疑為何文匯包辦「正讀」解釋權、話語權和決策權,製造基礎,長遠使正音「定於一尊」。此可謂香港社會之不幸。

(當然這亦非表示考評局出題,每個字音均無可爭議。二月《東方日報》「探射燈」有相關報道,不妨參考)

廣告

3 關於 “會考中文朗讀非考何文匯正讀” 的評論

  1.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看過一些會考/文憑試教材,《新高中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國語文》(教師園編輯組)要大家「綜讀[眾]」、「簷讀[嚴]」。

    文思出版社的教材則更有趣。該書其中一篇模擬試題,着學生撰寫有關設立「正音網站」的建議。題目提供予學生參考的剪報資料,正正觸及了「正讀」中有關約定俗定和死守韻書之間的爭議。而該題的參考答案,則指設立的網站主要針對「懶音」問題,而不處理「正讀」問題。豈料該書在其朗讀訓練試題中一個屈尾十,篇章內將「構」字定為測試點,並竟然要學生必須讀[夠]。

  2. 引用通告: 孫明揚答余若薇問有關會考粵語讀音問題 « 正讀™?點讀!──香港正音(正讀)觀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