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之傳讀[tsyn⁶](陽去聲)無錯

拙著《解。救。正讀》有詳論「傳奇」讀音問題,歡迎下載查閱。

2009年12月7日《光明頂》,講題《正音塔利班》。主持人諷刺一些《廣韻》原教旨主義者,硬要全港市民,依其喜好,將日常讀音改來改去。其中有一段對話:

現在東亞運,很多人都說甚麼捕捉[全]奇一刻。我從小都認為是讀[tsyn⁶]奇。我們讀《左傳[tsyn⁶]》、《傳[tsyn⁶]記》(陶傑:[全]奇一定錯!)他們說[全]奇有根據,但我(陶傑:沒根據!)覺得這幾十年來都讀[tsyn⁶]奇,為甚麼變成[全]奇?為甚麼忽然要更正大家幾十年d來約定俗成的讀音?」

筆者九月寫過《傳奇?「全」奇?》一文,質疑讀成[全]奇的恰當性。最近東亞運正式開幕,眾主持異口同聲講「[全]奇」,只一兩人偶爾脫口讀「錯」了 [tsyn⁶] 奇,及後「改正」,繼續[全]奇,露出被迫改讀的馬腳。網上則有些人一聽到有人[全]奇,便忙不迭以「讀[全]是正音」附和。

以下再提供一些資料,嘗試證明「傳奇」讀[tsyn⁶]本身有其道理在。

綜目前資料所得,傳奇是:

  1. 指唐宋時期的短篇小說
  2. 傳奇本來不是專指一種文學體裁。於唐代中晚期,作家裴鉶(音[刑])所著的小說集,名為《傳奇》。後來這個書名成為此一新興文體的專稱。
  3. 所以,「傳奇」一名之確立,是在「傳奇文體」盛行之後。

關於「傳奇」一詞讀音,有兩種不同意見。

李軍均《傳奇小說文體研究》:

[P.19] 唐之前沒有「傳奇」連用的現象,最初使用「傳奇」的是唐人。唐代稱呼傳奇小說為「傳奇」者有兩人。一是元稹,其敍寫張生與崔鶯鶯愛情故事的文言小說即直接命名為《傳奇》,在流傳的過程中被更名為傳播範圍更廣的《鶯鶯傳》;另一人是裴鉶,他把自己逐漸完成的單篇傳奇小說結集時題名《傳奇》。元稹生活於中唐,裴鉶生活於晚唐……雖然元稹與裴鉶兩人都使用「傳奇」作為小說的名稱,但他們在使用意義上存在某種程度的差別…「傳奇」一詞的發音有兩種。一是平常使用之發音「chuánqí」;二是較少使用之發音「zhuànqí」。這兩種發音的差異由不同的內涵所決定。有一種觀點認為:「『傳奇』之『傳』應是『傳記』之『傳』,而非『傳聞』之『傳』,『傳奇』的內涵應是用傳記體、史傳體來寫奇異人物、奇物故事,或為奇人異事記錄立傳。」照此種觀點理解,元稹著述《傳奇》(《鶯鶯傳》)應該是「zhuànqí」,是為張生這一奇人或者張生與鶯鶯之間的愛情故事這一奇事立傳。如此理解當與元稹著述之初衷相吻合。……至於裴鉶《傳奇》書名意義,則並非如該觀點所言。裴鉶著述傳奇小說及以「傳奇」命名的本意,一如清人梁紹壬《兩般秋雨庵隨筆》卷一所云:「裴鉶小說多奇異,可以傳示,故號《傳奇》。」故裴鉶「傳奇」之用,則應是「chuánqí」,是傳示或傳聞奇異之事。

「《鶯鶯傳》本名《傳奇》」是否屬實亦有不同說法。有認為《傳奇》一名乃後人所改、《鶯鶯傳》才是本名,亦有指此書本來就名《傳奇》。《研》書作者在注釋中明言他個人相信後者,是有此論。

本文非為探討《傳奇》最初出處,誰是誰非大可不作深究。不過李軍均指出在普通話中,「傳奇」有兩個讀音:一是chuánqí,一是zhuànqí。對應粵語,前者就是「[全]奇」、後者即是「[tsyn⁶]奇」。普通話多取前者,但粵語「[tsyn⁶]奇」這個讀音本來就佔有優勢

這首先顯示,有人認為普通話只讀「chuánqí」不確。

李軍均認為,元稹《傳奇》讀「[tsyn⁶]奇」為宜,裴鉶的《傳奇》則應讀「[全]奇」,並引清梁紹壬之言為據。不過李劍國《唐五代志怪傳奇敘錄》則持相反意見--

[P.6] 傳者記也,奇者怪也。(傳應當讀作傳記之傳,這裏是名詞用如動詞,並不是傳示之義)。裴鉶《傳奇》確實都是描寫神仙鬼怪的,而志怪之怪,正指這些內容。不過奇字含義更廣,不光可指超現實的奇事,也可指現實中的奇事。因此用「傳奇」--記述奇人奇事--來概稱唐代新體小說,實在是一個天才發明。

同段並有注云:

[P.3] 清梁紹壬《兩般秋雨庵隨筆》卷一云:「《傳奇》者裴鉶著小說,多奇異可以傳示,故號《傳奇》。」其說非是。《開天傳信記》之傳才是傳示之義。然傳記之傳固亦有傳示義,《史通。六家》云:「傳者,轉也。轉受經旨,以授後人。或曰傳者傳也,所以傳示來世。」記載(傳)以傳世,二義相關。原其初義,則記載之謂,傳與志、錄、記一義也

[P.32] 本來宋人曾稱傳奇為傳記,唐人常用傳記一詞,多以稱呼小說。但傳和記是有分別的。《四庫提要》傳記類二按語曰:「傳記者,總名也。類而別之,則敘一人之始末者為傳之屬,敘一事之始末者為記之屬。」傳者淵乎歷史人物傳記,記者淵乎志人志怪、歷史雜記--記也有叫傳的,--是各有歷史淵源的。

所謂「志怪」,就是指六朝小說。「志怪」和「傳奇」往往對舉,皆因有時一篇文章到底是「志怪」抑或「傳奇」,未必有明顯界線:

[P.6] …即使到了清代,號稱短篇小說之王的蒲松齡,他寫《聊齋誌異》也不是篇篇都精雕細刻,其中頗有些微型小說。所以紀曉嵐說它「一書而兼二體」,二體即小說體和傳記體,指的是志怪和傳奇。

筆者認為,「傳奇」不讀「[全]奇」,除了因為「傳」與「志」對舉,還有就是「傳奇」現在作為一種文體總稱,而不是專指書名;傳奇文體之內容,亦非盡如裴鉶《傳奇》之「神仙怪譎事」為重點。

張友鶴《唐宋傳奇選》:

[P.3] 唐代傳奇是在六朝小說的基礎上發展、演變、進化而來的…唐代傳奇的第一個特點就是,雖然「怪」「奇」之間不無脈絡可尋,而主要題材,已由鬼神之「怪」逐漸轉向人事之「奇」--脫離了荒誕不經、因果報應,正面摹寫人世,反映現實。

而吳懷東《唐詩與傳奇的生成》中指出:

[P.47] 典型的傳奇不是大人物的本紀、世家、列傳,而是小人物的「傳」記…傳奇所「記」的奇聞異事,不是軍國大事,也不是單純鬼怪神靈的活動…是文人知識份子「在一個穩固的社會結構中由於自己的境遇和階級出身而面對的問題的記錄,或者是在社會變遷過程中個人所面對的問題的記錄。…雖然傳奇作者仍然受到史書寫作慣性的影響,比如強調實錄代表性的傳奇都使用了史書「雜傳」、「雜記」的形式等…

從上可見,「傳奇」雖然不盡是真實事件紀錄,其中滲雜人為虛構成份,沒有史學的嚴肅,但刻意使用史傳形式,為奇事「立傳」,以增加故事的真實感。同書有謂:

[p.115] …傳奇使用「傳」、「記」為名,作家在傳奇小說中刻意強調故事的真實性,模仿史書傳記「實錄」的形式,敘事過程中刻意強調故事發生和人物活動的時間,確認人物的出身、籍貫等,結尾要交代其故事或素材之來源,有時還要模仿史家書贊形式對所述人物或故事進行評論、引出教益等…

「傳奇」一類文體,明明稱為「傳([tsyn⁶])」卻沒有正統傳記的實質。《唐之「傳奇」正音及其他》作者指出,有人即因此貶抑這種文體。如果「傳奇」的「傳」讀[全],那就沒有「明明虛構,卻以史實之筆錄之」的反差,對這種文體的貶義亦無從說起:

另有一批諸如尹師魯之流的古文家對此就頗為不屑,「故論者每訾其卑下,貶之曰『傳奇』」(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為此,與傳奇沒有多少干係的范仲淹的《岳陽樓記》,只因為它用了駢句,而被尹洙「戲笑」貶斥。他們從「文以載道」和自由的古文筆法出發,駁斥與之相抵牾的文言短篇小說。從這種意義上來看,「傳奇」所包含的貶義主要體現在,作為嚴肅的史學文體的「傳」和「幻設」的、「作意好奇」的「奇聞異事」相提並論了。兩種精神實質和審美意趣相悖反的概念放在一起,嘲諷的便是傳奇作家的不守傳統的儒家政教。固然這種觀點是迂腐的,但是如果換作傳奇(chuánqí)(按即粵語[全]奇)的話,那麼古人的貶義便無從體現了。

另外,王夢鷗《唐人小說研究》第75頁指出:「記」與「奇」音近,時相混亂。裴鉶《傳奇》原書已佚,不過其文有輯入《太平廣記》和《類說》之中。例如《類說》有洛浦女神感甄賦,《類說》指出屬《傳奇》一書,歐認為此說可信;而《紺珠集》卻注洛神賦「出《傳記》」。但《傳記》應是收載國史,與此等文字無涉。歐氏認為,這是因為「奇」「記」音近而訛所致。「傳記」一定讀[tsyn⁶]記。筆者想,若「傳奇」讀[全]奇,豈會「音近而訛」?

就算退一步,認同《兩般秋雨庵隨筆》說法,裴鉶《傳奇》應讀[全]奇。但讀 [tsyn⁶] 奇除了合乎詞義,亦可據《唐之「傳奇」正音及其他》所述:

清李漁在《閒情偶記》…詞曲篇‧結構第一‧脱窠臼云:「古人呼劇本為『傳奇』者,因其事甚奇特,未經人見而傳之,是以得名,可見非奇不傳。」雖然邱李二人談的是明清時期的傳奇戲曲問題,但是就我們所知,明清傳奇和唐傳奇在名稱上的關係是一脈相承的。

走筆至此,可以有以下結論:

  1. 宣傳「傳奇」讀「[全]奇」是「正音」的人,其實是不知道亦有學者指出「傳」應讀去聲,解作「紀錄」。
  2. 有人認為「傳」字讀 [tsyn⁶] 只能作名詞用,其實不然。古代名動詞混用情況屢見不鮮,傳奇文《任氏傳》篇末:「眾君子聞任氏之事,共深漢駭,因請既濟傳之,以志異云。」「因請既濟傳之」就是「於是請既濟(作者沈既濟)紀載事件」,此處「傳」即作動詞用,讀去聲[tsyn⁶],絕不讀[全]。
  3. 本文不必探討「[全]奇」有沒有錯。因為即使「[全]奇」沒有錯,「[tsyn⁶]奇」其實亦沒有錯、「[全]奇」即使是「正音」,「[tsyn⁶]奇」亦可以是「正音」。後者在香港尤為通用。

即使兩個讀音皆不錯,選擇讀音,亦應以大眾通用讀音為宜。但現在東亞運廣告、各大傳媒、新聞主播、節目主持爭相棄用沒有錯的「[tsyn⁶]奇」,改用不見得更好的「[全]奇」,到底有何目的?

筆者認為「[tsyn⁶]奇」比「[全]奇」意義更佳,蓋讀成[全],固有「傳述」、「傳世」意義,亦有「傳聞」、「傳言」之虛構義;讀成[tsyn⁶],《康熙字典》:賢人之書曰傳。紀載事迹以傳於世亦曰傳。可見讀陽去聲之「傳」,兼具紀錄、傳世之義。

李軍均認為裴鉶著《傳奇》為何讀「[全]奇」較適合:

裴鉶著述的原旨,歷代有多種解釋。如明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莊嶽委談(下)》云:「以駢好神仙,(裴鉶)故撰此以惑之。」徐渭《南詞敘錄》亦云:「裴鉶乃呂用之之客,用之以道術愚弄高駢,鉶作傳奇多言仙鬼事諂之。」考諸《傳奇》一書的逐篇內容,「其書所記皆神仙怪譎事」。既然裴鉶著《傳奇》以惑主為原旨,必然缺少元稹《傳奇》(《鶯鶯傳》)中所寓之勸諷與史鑒精神。這是元稹在使用「傳奇」一詞上內涵的分野。

從上段可見,李氏認為:讀「[tsyn⁶]奇」,因為該書有史鑒精神;而讀「[全]奇」,則因為一個說法是裴鉶作《傳奇》是為投上司高駢所好,「傳示或傳聞奇異之事」。

如是者,香港東亞獨樹一幟,將傳奇由通用的 [tsyn⁶] 奇,改讀成「[全]奇」,則不免令人懷疑:難道當局不欲東亞運被「用傳記體、史傳體來寫奇異人物、奇物故事」,反而希望希望創造東亞成為一個後世用來「傳聞」的「神仙怪譎事」,所以羣起捨[tsyn⁶]奇、取[全]奇?又或者,當局欲虛構事實,例如當日門庭冷落,則記曰全院滿座,以面壁虛構之傳聞,流傳後世,故名「[全]奇」?

至於新聞說名人[全]奇,莫非是主播看不起這些名人,故意加以貶抑?

不過筆者倒較相信,他們要貶抑的,是粵語本身。一個粵語詞的發音,異於普通話,他們就要賤視粵語,要粵語服膺於普通話對應之下。普通話可以作為改變粵語讀音的根據、粵語幾十年來,甚至更久的讀音,就不能作為根據?還是他們其實聽到一個讀音,異於一向使用的讀音,便直覺認為,那個音,一定是「正音」?

2010/1/21 更新:一直找不到何文匯及其「粵語正音推廣協會」一派對「傳奇」的讀音取向,所以一直覺得可能是一些人自以為是,而沒有將這個音算到他們頭上。卻原來,香港電台於2004年推出的《粵講粵啱一分鐘》網站早見端倪:其中以「正確讀音」為表,宣傳「何氏正讀」為裏的小遊戲,有收錄「傳奇」一詞,並將「傳奇」讀成「[全]奇」作為此詞的「正確」讀音。無怪乎香港政府和無綫電視「正」得這麼落力。

廣告

3 關於 “傳奇之傳讀[tsyn⁶](陽去聲)無錯” 的評論

  1. 馬吉

    “他們要貶抑的,是粵語本身。一個粵語詞的發音,異於普通話,他們就要賤視粵語,要粵語服膺於普通話對應之下。"說得好,謝謝!

    粵語中其實有許多唐音,因此我們用粵語唸唐詩特別鏗鏘.真要改變的話,該普通話追隨粵語才對.又如"車"字,在古詩文裏,粵語唸成"居",普通話仍然唸"車",便毫無味道.

  2. 引用通告: 「傳奇」與「討厭」 « 書之驛站

  3. 香江白丁

    〔現在東亞運,很多人都說甚麼捕捉[全]奇一刻。〕

    東亞運未開始,有無〔奇〕尚屬未知之數,說甚麼〔捕捉全奇一刻〕,是心術不正者之妄語而已.該等人媚何氏而殘粵語,何怪哉.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