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無綫電視商榷近年該台配音組改變通行粵讀行徑》

廣播事務管理局分別在2009年6月19日、7月14及24日分別舉行三場「香港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中期檢討公聽會」。筆者是第三場公聽會的座上客。

筆者住市區,山長水遠到屯門大會堂展覽廳,本來目的,就是為了在該場公聽會的公眾發問環節,質詢無綫電視高層,妄將字音改讀,理據不見得充份之餘,亦會引起混亂,弊多於利,到底是何用心?

本來,連講稿也準備了。有關「正讀」問題,實不是三言兩語便能交代清楚。大會規定發言時間三分鐘,於是費煞思量,將發言壓縮在五分內。

亦預備了一份資料,本來盤算,發言完畢,親自交予陳志雲先生。希望如此一來,他們再不能顧左右而言他,找些不成理由的理由搪塞。

最後筆者選擇沉默。

因為當時的氛圍,令人感覺有點喘不過氣來。

CCTVB事事旦旦的新聞河蟹之聲,在公聽會上不絕於耳。示威者時而站在電視台高層背後,舉牌抗議;時而在座位叫囂,打斷發言;記者則前仆後繼,蜂湧拍照、扑咪,絕無悶場,好不熱鬧。印象最深刻是,觀眾「滷味男」質詢一番,送上滷味後,拋下一句:「陳志雲,你果然係一個太監!」施施然離場。

某政黨宗旨是「沒有抗爭,哪有改變」,他們認為在立法會正常討論事件根本毫無作為,政府官員大可行禮如儀,依然故我,公眾對此亦漠不關心。於是選擇激進手段,在立法會擺明車馬「搞事」,以博取公眾注意,逼使政府正視(筆者理解如此,若理解有錯,歡迎指正)。

在公聽會上,抗議示威者的立場和動機,在筆者看來,其實一樣:正常渠道反映已經無作為,電視台高層對社會聲音不聞不問,唯有採取激進手段,博取公眾注意。在此之後,示威者做法是否全無可議之處已不重要,因為電視台要應付的已不再是他們,而是被他們吸引去留意電視台一舉一動的普羅大眾--若然電視台的動作有違普羅大眾的期望,則此一機構,信譽自會受損。

只是筆者在那時候想的是:到底電視台是否已經如此不堪,對於反面意見,完全置若罔聞,我行我素,自恃有高收視,目中無人?我不知道,只是那時候看着一間「由細睇到大」的電視台被人批得體無完膚,跡近「無得救」,心裏委實不是味兒。

許是感情用事,總之落井下石,於心不忍。

最後我沒有發言(甚至書面意見也沒有提交廣管局)。只求公聽會後,將資料交予陳先生參考。

公聽會完畢,前台一陣喧鬧,霎時之間,陳志雲已不知所終。

但見無綫節目總監何冠中在坐席前排。與他素不相識,但見其準備離開,機不可失,惟有鼓起勇氣,唐突上前,確認身份後,捧出準備好的文字資料,交予對方。

也有跟何先生閒談幾句,但時間所限,無法觸及重點。何先生對事件應曰此事關乎約定俗成問題,着我留下聯絡方法,了解事件後,再行回覆。

夏去秋來,杳無音訊;一年將盡,無綫配音組的讀音,亦一如以往。

是不是自己太天真太傻?做了些不切實際的幻想?若當日像其他抗議者一樣「出位」,收效是否較大?

反覆思考,我確有點後悔。

但事後孔明已經太遲。

當日呈何冠中先生那廿多頁文字資料,標題為《與無綫電視商榷近年該台配音組改變通行粵讀行徑》。內容可謂筆者超過兩年搜集資料的一個總結。

敝帚自珍,與其石沉大海,不如公諸同好。上載文本略有修訂補充,敬請留意。

按此下載 PDF 全文

廣告

8 關於 “《與無綫電視商榷近年該台配音組改變通行粵讀行徑》” 的評論

  1. Squn

    好畀心機
    不過曲高自然和寡
    尤其對住放棄獨立思考嘅人

    若果你搵到方法可以好似何博士用「懶音」咁上位做權威
    可能會有人聽你講嘅

  2. 引用通告: 2007年「大鬧配音谷」經過 « 正讀™?點讀!──探討當今香港粵語正音(正讀)問題

  3. Ming Tsui

    我讀了這個網誌的幾篇文章, 頗感到對語言一種開明的態度。

    我也剛開始寫網誌不久, 相信我們對語言態度有相似之處, 希望日後可以多多交流。

    我的網誌網址是http://languageliberal.blogspot.com/。

  4.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我留意到了,因事忙遲遲未落筆,拖延數天,方匆匆成文,粗疏之處,乞諒。

  5. 香江白丁

    驚愕博主幾篇〔論文〕,定花去不少心血.
    若謂博主對粵語文化沒感情,那人定是白癡的.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