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網友hiuwo在Youtube論「正音」

在 Youtube 張貼批評無綫配音改讀,早預料會有人不同意。筆者對 Youtube 網友留言,每遇質疑,多有回應,以釐清立場,消除誤解,呈現真相。

近日有網民hiuwo(下稱H),留言力撐無綫電視將「雛」讀成[鋤]一類「正音」,譏本人反對無綫,係出爾反爾,即「有口話人冇口話自己」也。惟H先生留言可議之處頗多,Youtube有字數限制,無法暢所欲言,故借此一隅,回應質疑。

H網友支持無綫讀音,留言如下:


咁正音就正確,唔係正音就錯啦。無得鬧架喎。
電視台讀正音就唔會有錯。
讀俗成音就一定唔係完全正確咁囉。

「正音就是正確、不是正音就是錯誤」,首句便已經干犯了望文生義錯誤。有些人將「罄竹難書」解作「用盡竹子也寫不完」,卻不知原來此一成語專指壞事做得太多,胡亂使用,造成笑話。此即穿鑿附會,不足取也。

將一個字音視為「正音」(正確的讀音),那根本對這個字音,已再沒有討論的餘地--都已經是「正確」了,還談甚麼?

其實,「正音」與否,與「犯法」與否一樣,其中必有一些界線,一些規則。「犯法」與否,政府頒下政令,市民不得越界,否則後果自負。「正音」則無劃一標準,可謂百花齊放。但即使法律條文,亦要與時並進;「正音」與否,雖無定案,各家之根據、規則、取捨之道,是否合理,當可討論。

如果先假定名為「正音」者,必是「正確的讀音」,那麼「電視台讀正音就唔會有錯」一句,其實只是一句「缺乏信息內容」句(俗稱廢話):既為「正」,自然「不錯」,此句即在說「電視台讀沒有錯的讀音就不會有錯」。「缺乏信息內容」的話不是問題,將一句「缺乏信息內容」的話當成論點來講(因為是正音,所以不能反對電視台用這個讀音),就大有問題。

至於「讀俗成音就一定唔係完全正確咁囉」,問題在於:粵語係「自然語言」而非「人工語言」,基本上,所有字的讀音都是「俗成」而來的,連一些被尊為「正讀」的字音都是「俗成」而來的。於是這句話就是說:所有的讀音都「一定不是完全」正確,但「讀正音(一定不是完全正確的讀音)就不會有錯」。

於是,「未必對的讀音不會有錯」成為了此則留言的重心。


喂,係你自己d 影片話正音係鋤。
唔係個人意見。
呢個係學家根據絹紙墨字講出黎架。
我今晚之前都以為初係正音,
係你另外個影片說服我架。
我就算唔理邊個正音,
總之正音就係本來最正既音,
語言基礎係要跟隨造字個人既發音,
唔到你唔接受。

就算俗成音唔係錯都好,但係一定唔比正音正確,造字個個話係點讀 就點讀,你咁講不如改哂d 校規佢,少數服從多數?

筆者所上載影片,沒有一人說過這個「雛」字讀[鋤]音是「正音」。H先生後來指這是引述我上載陳永明在《中文一分鐘》之言。但陳永明教授亦從來沒有說過「[鋤]是正音」。

其實陳永明教授在討論「正音」問題時,開宗明義即說:「我其實不太想用『正音』和『錯音』這兩個詞。反而用『今天一般人所接受的讀音』與『今天一般人不接受的讀音』,或較準確。」

這當然是因為在當時掀起一股「讀正音」風潮,而很多人實際上對於「正音」本質並不清楚(或自以為清楚)。陳教授既不想用「正音」、「錯音」,又怎會忽然說「[鋤]是『正音』」?

只要有看過那片段的人都會知道,陳永明教授是說:「(雛字)字書教我們要讀[鋤]。」所謂「正音」一語,無非無中生有。

H先生說:「正音就是本來最『正』的音。」

但,「本來最正」的意思是甚麼?中國方音紛陳,數千年發展間不知經幾番變易,說「最正」,何謂「最正」?「凡中華音切,莫過東都,蓋居天下之中,稟氣特正。」此唐李涪評《切韻》之言,惟洛陽口音,亦係自上古音系發展而成,殊非「本來最正」;若說「本來最正」正是要推至上古音系,則此種「正音」,一無蓋棺定論,二無實際用途。蓋古今音不同也。王力指前人不懂利用《詩經》研究上古音,因為他們「不懂得語言是發展的,缺乏歷史觀點,以為古音和今音是一致的。」(《漢語音韻》)直到明代陳第指出「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亦趨所必至」(《毛詩古音考》),才令古韻研究「走上了科學的道路」。可知古音與當時語音已不對應(例如韻部不同不能相押),於今尤然。《切韻》等人以遵古音對應為傲,可還不敢妄稱乃「本來最『正』」,H先生有此膽識,當予尊重,惟必須拿出真憑實據,以理服人。

H先生說:「語言基礎是跟隨造字之人的發音。」

此說被筆者糾謬,H先生指「造字之人」意思是「造字音個堆人」。惟此說仍有問題。因為如前所述,古今音並不一致,以古音為正音,毫無意義;字音乃約定俗成,固可因時而異。如何文匯奉為圭臬的《廣韻》的前身《切韻》,對於方言與「正音」(一般相信為洛陽音)的取捨,是「因論南北是非,古今通塞。欲更捃選精切,除削疏緩,蕭、顏多所決定」。他們倒沒有「跟隨造音者的發音」,因為我們無法根本確定何謂「造音者的發音」。H 先生帶領我們走向混沌,稱之為「語言基礎」,目的為何?

其實,即使循H先生指出「造字音嗰堆人」論定之音為「正音」,而以中古音系之《廣韻》推定,則H先生為無綫辯護,仍有問題。原因係,「雛」字根據《廣韻》必須讀[除](「楚」亦必須讀[取])。H先生圖為無綫平反,反突顯無綫改音之謬,可謂諷刺。

H先生指:「就算俗成音唔係錯都好,但係一定唔比正音正確。」

憑這句話幾可肯定H先生乃何文匯信眾了。因為「一個與《廣韻》反切不合的讀音,無論如何通用、如何被廣泛接受,極其量是『今讀』,而不會成為『正讀』」,正是何文匯整個「正讀」系統的中心思想。亦係筆者反對的中心思想(詳見《正音》一文)。

若H先生認為何文匯的主張「唔到你唔接受」,筆者被視作邪魔外道,理所當然矣。

所以他才會說:「雛之所以讀初,是因為無人再用而接受既新音。」

但他既然講得出這番話,為何又不斷為電視台改讀辯護,說「正音」沒問題呢?正是他認為:一個字音即使再沒有人使用,只要是「正音」,電視台便可以隨便使用,不成問題。

此即:「傳統誠可貴,溝通價更高;若為(何文匯定義)正音故,兩者皆可拋。」

事實上,如果H先生是何文匯信眾,正好釋解為何他會將陳永明教授說「字書中雛字讀[鋤]」,理解為「雛的正音是[鋤]」--因為何文匯正是這類古韻書派:凡讀音,概以字書為「正讀」。

但,這是否普世價值呢?

實情是,當時很多粵語字典的標音,來自《粵音韻彙》;而《粵音韻彙》,參照了很多《廣韻》切音,再以粵音變化規則,推出粵音。這造成很多所謂「標準音」與實際粵音大相逕庭,亦因如此,這些字典的注音,便與實際情況不符。港大中文系主任單周堯的《〈粵音韻彙〉、〈中文字典〉、〈中華新字典〉中一些與香港通行的實際粵音有距離的粵語注音》便指出了這種現象。可是他並沒有要港人遷就這些注音,反而認為「古今字音不盡相同、亦不必相同」,提倡「改善這些韻彙、字典的注音,使它們更準確、更切合這個時代」。

至於校規論,實係比喻不倫。政府並無立法規定「正音」,豈可隨便當成不可逾越的法規?


何況要等時代轉變,用新音一定有風險,用在世既 人幾代所認知既舊音當然係比較安全保守。

何況你都係各執一詞既一方,一般有少少認知既人都知古今有好多音 都改左,粵音更係難以較對,你又點肯定鋤唔係較舊較正既音?定係 其實你一路都想帶出,大家都接受既音就係正音呢?
你不如話大部分人接受,幾幾年將懶音改做正音話 女人(nui5)讀 旅(lui5)忍?

改校規都係一樣,古老校規唔係錯,一定有原因有理由。但當然可以 改校規。你明白箇中道理呀。

H先生起初訓我以「語言基礎」,即「正音」乃「最本來造字/音者的讀音」,筆者遂以前人之說,即古今音變,與之商榷;今H先生居然又來頭頭是道說「一般有少少認知既人都知古今有好多音都改左」,着筆者要明白「箇中道理」,令筆者頗有吹漲之感。但他這個論點,卻非支持筆者反對電視台貿然改音,倒是反用來駁斥筆者既然無法肯定[鋤]不是「較正的讀音」,便不能質疑無綫的改讀。

按H先生的說法,歸納出以下邏輯:
1. 正音者,最先發起人提倡之字音也。
2. 古今音變,不少今音已不同古音。
3. 惟讀正音(即與今音不同之古音)不會有錯。

此中問題,理應不講自明。

H先生認為「粵音難以校對」,筆者無法肯定「『鋤』不是較舊、較正的讀音」,那麼筆者反過來可以問:H先生在七十年代粵音字典與實際讀音有距離的情況下,又如何真能肯定,雛讀[鋤],真的是以前曾經在粵音系出現過的讀音?

筆者舉出了不少資料,指出一來「雛」讀[初]與古韻書切音分別很小,亦非罕例(如「蚊」根據古韻書亦應讀[民]);二來市面大多數字典接受;三來參照其他粵音系實際讀音鮮見粵方言區會將「雛」讀若[鋤];四來亦有學者質疑過[鋤]這個讀音(《正音正談縱橫談》、《中文一分鐘》),種種理由顯示,無綫這次將「雛」由[初]改讀[鋤]是十分魯莽之舉。

不論「[鋤]是否本來讀音」,並不影響上述論點的有效性。H先生想以本人不能「肯定」[鋤]不是「較舊較正」讀音來駁斥,其實只是無的放矢,而我正是要指出:反過來說,如果H網友無法證明[鋤]真係舊時正音,那麼無綫這次改讀,是否罪加一等?

而且筆者不只一次講過,古字書出現過的讀音等於可讀,則天下大亂:「孕婦」若改讀「[認]婦」,不會有錯了;「協助」讀「協[罪]」,不會有錯了;「呼吸」讀「呼[泣]」,不會有錯了!此H先生所樂見耶?

至於「幾幾年將懶音改做正音」,可見H先生對「約定俗成」一語有嚴重誤解,以為「今天的錯可以是明天的對」,是以今日讀錯無相干!筆者在《正讀又一波?》一文已作回應。

H網友既然搬出「校規論」,請問又可曾想過,當校規改了之後,還以「舊校規」為標準、「舊校規」為正確,才是大問題?古老校規無錯,但適應時代去改變亦無錯。無視時代改變、強行要回歸古老校規,如何說得過去?


H先生亦謂:

 

tvb 係要面對公眾既機構,
唔用正音點服眾呀。

「深圳」之「圳」,古音[酬],TVB讀如「深[鎮]」,「正音」有損焉!此番話,H先生實應逕向陳志雲先生投訴。陳氏曾明言,該台並不提倡將「鰂魚涌」讀若「賊如湧」一類古音。H先生以古音為正音,照理看來,他認為TVB仍未能服眾,何不提醒陳氏,以配音部為首,將與古音不符的半千粵音,悉數改之?

但係以現代講,通用音得,古音得。只要唔影響溝通情況下,又了解 一定程度既字音認識,就係正確既態度。

「古音得」之問題,已作闡釋。撫心自問,若不配字幕,將此字讀作[鋤],誰知道原來是「雛」?紀錄片還[鋤]鳥呢!

咁我認為tvb 讀正音有咩問題?何況要等時代轉變,用新音一定有風險,用在世既人幾代所認知既舊音當然係比較安全保守。

「用新音有風險」,實在聞所未聞。此詭譎之處在於,當今字典,收注讀音,偏向保守,若非確實流通,絕不輕易選納。筆者翻當今字書,收注[初]音比收注[鋤]音者,多出足足十本!用這個讀音,竟還須待「時代轉變」?還是有人對當前社會,客觀事實,不聞不問,閉門造音?皇天后土,當今社會,到底選擇哪個讀音,較「有風險」?況H先生既說「正音無錯」,又何須再為電視台找些不成理由的理由?


H君另有兩段留言:

 

你所轉載(?)既簡介,講述陳永明執著古音 鋤/救 而非現代音 初/扣
我就係睇你呢個video,
照簡介睇就係話我地知呢個係正音示範。

我都無話執著既人係陳永明,我係話你想表達tvb 執著唔肯用新字,你唔好以為係度捉字蚤啦無聊。
你如果唔係想表達呢個訊息就唔駛鬧何文匯,同其他觀眾發生罵戰, 唔駛寸tvb 啦。
你仲未解釋到點解你畀陳永明個video 出黎教我地正音雖係鋤,但教我地唔好執著。你又出爾反爾話俗成音 初已經係正音,並執著要求tvb 跟你。

「講述陳永明執著古音」不等如「執着的是陳永明」,而是等於筆者想表達「TVB執着」,筆者無法理解,但亦不想被譏做些「捉字虱」的無聊之舉,循此立場往下看可矣。

H君認為,我是「執着TVB不肯使用新字(音)」,於是「罵何文匯」、「同其他觀眾罵戰」、「寸TVB」。

顯然H君又不顧事實。

本人一再指出,反對TVB使用這些字音,原因係:

  1. 他們本來並不是使用這些字音--例如「雛」字,他們本來讀[初]。
  2. 這些字音(如「雛」讀[初]),符合客觀事實,為市民所接受,更有字書為憑。
  3. 只是何文匯堅持,「雛」必須讀[鋤]才是「正讀」,讀成[初]是「錯誤」。
  4. 無綫電視配音組將一系列字音改讀,巧合地改成符合何文匯意願的讀音,而放棄一向使用、符合社會實際情況、有字詞典根據,甚至學者亦認為可以接受的字音。

若用H先生的新舊音說法,TVB是「將新音改成舊音」。而本人即為不滿TVB在沒有足夠理據(除了何文匯不接受)下,改變讀音。

所以H先生說我「執着TVB不肯用新音」,是在倒果為因,隱瞞TVB其實是「將字音改讀」的事實,企圖製造我想強迫TVB改變其一貫立場--事實上他們的立場已經改變,而我只是希望他回歸原有立場。

倒果為因後,H先生便來指責我「執着」:

你都係想話d 人執著古音太過火姐。雛田 都還可以,但係 構造 彌海砂 呢d 字音其實兩代既音,時間距離都好近,根本唔講得上要改音。其他人都接受兩代古音新音,執著既係你。 唔好成日寸人話自己邊有咁唸咁有咁講,你誠實少少啦,人地一睇就 知你目的係咩啦,低手。

H先生說,兩個讀音「時間距離都好近,根本唔講得上要改音」。這明顯是在指我「要TVB改音」不合理。但事實上,是TVB先改音,始有我指他們改得不恰當。

若兩個讀音(如他所講)「時間距離都好近,根本唔講得上要改音」,TVB為甚麼要將「雛」改讀[鋤]?既然(如他所講)「其他人都接受兩代古音新音」,TVB為甚麼要將「彌」由原本用的[尼]改讀成[微]、「構」由原本的[扣]改讀[救]?H君卻似乎不在乎這些,因為他認為,TVB如此改讀,叫「以正音服眾」,沒問題;我從字音源流及客觀事實,反對他們這種改讀,則是「要TVB改讀」、「執着」、「無咩中國文學學問」、「不接受他們(的讀音)」。

雖然我不知道,談字音為甚麼要牽扯到中國文學。

H網友還說,「e家個立場唔係人們揀去接受古音,係人們接受新音呀。」

原來TVB將彌字改讀[微]、構字改讀[救]、雛字改讀[鋤],不算「揀去接受古音」。

至於「目的論」,H先生既然神通廣大,就不妨直言我「目的」為何,畢竟筆者要說的,全都擺上枱面,向無隱瞞。倒是無綫電視,口口聲聲稱其讀音乃遵《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之「非異讀音」,而非對何氏「正讀」言聽計從,卻被筆者揭發其「瀰」字在該字庫標讀﹝尼]的情況下該台卻改為符合何文匯意願的[微]音。不知H先生又能否指出無綫「目的」為何。


H網友又指筆者出爾反爾:

 

你出爾反爾係:
你又upload 支持唔好執著,
但係又咁執著。
你upload 話鋤係正統古音,
但係又話鋤係非正統古音。

陳永明認為「雛」這個字「不必執着字書中的注音」,我是支持的。

所以現在無綫電視配音組「執着字書中/何文匯/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中的所謂「正讀」,我是反對的。

H網友認為:「不必執着讀[鋤]」,就不能反對別人「執着讀[鋤]」;一反對,就等同自掘墳墓,因為這麼一來,同樣道理反過來,我也一樣是「執着者」。

這是大錯特錯。

錯在混淆「執着」的概念。

陳永明說「不必執着」,是針對那些唯字書注音是瞻的人。

「不必執着字書讀音」,即一些人認為的「不必執着『正音』」(留意引號:這裏的正音不等於「正確讀音」)。

H網友大概是想指摘我在贊成「不必執着『正音』」,卻反過來「執着『俗音/新音』」。

「混淆概念」之說在此--筆者一貫態度不是在「執着」正音還是俗音,而是:所謂的「正音」與否,不應構成「改變讀音的唯一根據」。

如果說我執着,那麼我執着的是:「語言為溝通而存在」。接受哪一個字音,與那個字音是「正」是「俗」無關。「正音」,是一些人為溝通制訂的一個規範、一個基礎;如果到頭來社會上人人也不是以這個「正音」,而是使用另一個約定去溝通,那麼,這個由人制訂的「正音」已經不符合實際需要,脫離現實。這時候,我們就不應因為一個音是「正音」,而迫使他人跟從,或者去要人改變,因為這違反了語言以溝通為目的的本質。

陳永明說「不必執着」,其意在此:那些與字書讀音不同的讀音,只要客觀上已成為大部份人接受、通用的「實際讀音」,再執着字書讀音,有甚麼意思呢?

正如我舉出反對無綫改讀的四個理由,H網友依然要拿一個音是「正音」來當成絕對標準,有甚麼意思呢?

我以為,這就是「正面地研究語言」。

這正是我為何反對無綫此類字音改讀。

廣告

22 關於 “覆網友hiuwo在Youtube論「正音」” 的評論

  1. abcde

    H先生似乎不知道最早談「約定俗成」的荀子說:

    名無固宜,約之以命,約定俗成謂之宜,異於約則謂之不宜。

    荀子只談名,但他的話對字的形音義也正確。認為不正確的人應該提出證據來。

  2. hiuwo

    根本由頭到尾就係,
    唔同人有唔同觀點,

    約定俗成由荀子出,又點?荀子是真理嗎?
    香港教育依荀子為基礎?

    由頭到尾都係過多觀點磨合既問題

    守舊封閉比約定俗成聽起來較大眾合理化,
    tvb 機構一直使用舊音又如何?
    tvb,
    1,老一輩既人好多
    2,香覆 面對公眾 用舊音比用真音 少爭議
    3,最終決定係tvb 度
    何況過幾代個d 人死哂你地新一代咪可以去用新音囉。
    到時人地又話你用音太舊,
    唔通同時用字讀音要開始跟潮流?
    呢個情況係講得通但係唔係大眾想見到既野囉。

    正錯音當然唔係由我話,
    遠古至今追溯唔到亦當然為人所理解,
    亦唔代表要放棄追尋真音,
    用已知既音有咩問題先?
    唔影響既情況下改變音有咩問題?
    當然進一步,
    咩叫’唔影響’?
    亦唔係我衡量,
    對我而言 雛讀鋤 會影響到很多溝通情況,
    但係呢d 要思考要衡量既野就係由負責人,即tvb 既人衡量。

    再來
    校規論,
    我既意思就正正係叫你唸下,
    校規唔係話改就改,
    儘管唔改又未必仰合到大眾。
    法律同理,
    政府咁做一定有原因,
    你話改,未必無道理,
    但係人地係政府,佢要衡量要負責。
    道由又好,政治又好,觀點問題都好,
    你要改,改唔到,
    你就只可以移民。

    我唔再多講,因為
    呢d 問題要解決係在乎接納多過在乎辯論
    我當初出聲係我覺得你過分激進,
    亦奇怪居然有人會相信新音相信得死心塌地,那樣虔誠。

    閱畢此文本人心情如youtube 講過既一樣,
    我好開心可以有過切磋時候,(或許對你黎講你覺得我無道理。)
    但係唔係好欣賞你整體做事手法同態度,過分強硬。

    我話你低手係因為從你既用字談吐,
    如果你肯去接納再勸服人地,定還是純粹’拗’,一定好傾好多。
    不過你用咁多時間打呢d 野,都証明左你好相信自己個套。
    可以睇得出你係發自內心,
    但係就唔好話人地固執,因為你咁樣同個d 你唔鍾意個d 中文學家,
    tvb 等等大同小異,
    只係大家相信既野唔同。

    最後,
    觀點呢d 野,
    你套理說帶黎進步既話當然值得人地都跟你啦,
    但係只係帶黎爭執既話,你最好接納人地啦。

    如果都係講唔明既,
    粗魯無理d 講句,
    你得個幾丁友,
    你唔鍾意就唔好睇tvb,
    佢咁大間機構做野洗你教?
    去到咁ultimate,唔該你啦,都係少數服從多數。

  3.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我老早講過,無綫將一個通行讀音(即你所謂「新音」)改變成一啲人稱為「正音」、實質係古音(即你所謂「舊音」--呢個詞本身好誤導,目前所謂『古音』『正音』,只係根據古時韻書切出嘅,「理論上」嘅讀音。有啲讀音到底是否真正喺當今粵音系成熟時存在過,存在咗幾耐,都好難講)在先,我批評無綫此舉不切實際在後。此事我喺正文已再次澄清。你又嚟講「tvb 機構一直使用舊音又如何」,同搬出「校規論」話「校規唔係話改就改」。其實係意思係咪即係,「總之 TVB 將一個讀音由 A 改去 B 無問題、你叫佢唔好改一個讀音(即係由 B 改返去 A )就有問題」?明明係對方改讀音在先,所以有爭拗,而家你就喺度話因為我唔接納佢改音,導致爭拗,所以我應該接納對方。喺你心目中,TVB點改個讀音都冇問題,因為佢有佢嘅理由,而我就乜聲都唔應該出,如果出聲對方唔接受,我就必須接納佢套睇法,否則就係帶嚟爭拗,問題出喺我度。我完全體會到乜嘢叫做惡人先告狀。

    我亦講過,所舉出字音,除個別例外,均為已有多數字典接受者。字典標嗰啲同現實唔同嘅讀音,多來自《粵音韻彙》,《粵音韻彙》字音則多來自《廣韻》,而《廣韻》係宋朝著作。大部份字典標音趨向保守,簡單嚟講,同《廣韻》有關係嘅讀音,唔會輕易廢除;實際讀音,唔會輕易收入。字典都收得嘅、同《廣韻》唔同嘅讀音,一定有實際根據,個根據當然就係現實嘅人點讀。而基於《粵音韻彙》/《廣韻》讀音,如果唔收,就係因為呢個讀音離現實太遠。你而家就居然將呢啲讀音當成「潮流」,會否覺得有啲牽強?你話呢啲音係「潮流」,我又同你講下「潮流」,TVB 「老一輩嘅人好多」,咁請問「O嘴」、「屈機」呢啲「潮語」用嚟配音又是否「大眾想見到」?但 TVB 配音有用喎。你話嗰啲舊音「少爭議」,雛字,1996年《正音正讀縱橫談》,有人已經話過--讀「鋤」會造成障礙。當時與會者以呢個讀音有爭議,唔做探討。你可以幫 TVB 搵一百個理由去合理化佢呢個讀音選擇,但有時好難自圓其說。呢個亦唔係單單呢個音嘅問題,一系列讀音改讀,每個字音爭議大小不同,但反映嘅,係想「教育下一代」而引致嘅一種「扭曲正音心態」問題。你將呢啲讀音全部歸類為「潮流讀音」,只顯示你根本唔願意去接受一個事實,就係好多讀音,已經係實際上的確通行嘅讀音,亦係好多字典都接受嘅讀音,而唔係一啲「有代溝」嘅,老一輩同新中輩唔同嘅讀音。李我早前接受訪問話嗰啲乜鬼時奸,機救,「都唔知邊度嚟」。你所謂「過幾代個d 人死哂」,可見你根本唔明白,一係根本唔願意接受。

    至於「最終決定係tvb 度」,當然;但你之後就講到佢決定咗我哋就一定要接納,唔接納就一定係固執,呢啲就叫打橫嚟講。

    你亦搞錯咗一樣嘢,「追尋真音(我理解為以前嘅人嘅讀音)」同「將嗰啲古時讀音套入當今粵語」係兩回事。有啲人盡力追溯粵音發展軌跡,GOOD;但憑呢樣嘢話「喂以前啲人唔係咁讀,你哋全部錯晒」,SORRY。粵語有讀音源自上古,我哋係咪全部讀音又要根據《詩經》?拎本《毛詩古音考》出嚟,「友,音以;野,音暑;救,音求;訟,音公;服,音逼(粵音應讀北,死嘞,你跟邊個?);發,音廢…」,走去照跟,話係「正音」,有人反對,然後你係咪又話「用已知既音有咩問題」?然後我提出咁陳第都話「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亦勢所必至」,你又可以話「陳第講嘅就係真理?香港教育要跟陳第?」

    更何況,唔好意思,語音係約定俗成呢點,係連何文匯都承認嘅,唔係乜嘢爭議嘅地方,你質疑呢個講法,你有責任提出證據,邊個教授學者否認漢語係約定俗成,佢有無道理,而唔係問兩句「佢就係真理?」「教育跟荀子?」就算數。

  4.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其實我見到你講嘅嘢真係覺得好無奈,你質疑我要TVB改音,卻無視TVB改音在先;奇怪我「相信新音相信得死心塌地,那樣虔誠」,卻無視TVB「相信『正音』相信得死心塌地,那樣虔誠」,凡此種種,都顯示你有雙重標準嘅取向。當然,你回得我梗係針對我,你針對 TVB 都唔會喺度回覆。但你話決策人要衡量要負責。咁好嘞,請問TVB應該向何文匯負責,定同市民負責?向市民負責,唔通我畀佢參考廿幾本字典嘅標音加廣州地區嘅實地調查結果唔夠照?定還是,你認為廿幾本字典嘅標音,加廣州地區嘅實地調查結果,加埋越來越少字典收嗰個「鋤」音,反映出讀「初」嘅,係「少數」(所以要「少數服從多數」)?咁我只能認為你同何文匯認為貓字讀成而家嘅讀音只係有習非勝是趨勢、仍然應該視「苗」為正音一樣咁不可理喻。

    電視台有自由選擇用一個脫離羣眾嘅讀音,但咁做要付出代價,就係所用讀音冇辦法同人溝通。今日卻因為「正音」當道,佢完全唔使付出任何代價:佢用一個脫離羣眾嘅讀音,你聽唔明,係你嘅責任,因為佢嗰個係「正音」,你哋用緊嗰個所有字典有收嘅,係「錯音」,或「俗音」,所以要改嘅係你唔係佢。電視台更可以贏得一個「有教育下一代責任」嘅美名,佢哋可以一邊將粵音改來改去,影響下一代溝通,一邊自吹自擂,立於不敗之地。你質疑佢,佢話佢讀音有根據,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總之好處可以攞晒,壞影響唔關佢事。

    我唔知你話要勸服人地,係指無綫當局,定係網上嘅人。如果你話我勸服無綫,我開 blog 同 youtube 前已經寫過信希望佢地檢討下呢種近乎走火入魔嘅「正音」立場。正如我講過,我以前好中意佢地配音組,亦係睇無綫大,唔想郁啲就將事情搞大。

    如果「勸服」係work(當然,你咁講得,我假設你認為我講嘅嘢,自大啲講,有其道理在),呢個 blog 同 youtube 根本唔會出現。佢地唔理,而我見到佢實在係影響緊人--有啲人見到無綫用咗個同大眾讀音唔同嘅讀音,就護航,話佢用正音,你嘅係錯音,讀錯音就唔好話人講正音,之類。如果呢種論調持續,香港學生只會越來越弱智。

    我寫 blog 兼 youtube,除咗對勸服TVB懷有一絲渺茫嘅希望,亦係為探討呢啲問題--有啲讀音,被一啲教授稱為「正音」,但到底「正音」係乜嘢?有幾「正音」?「正音」係咪一定要跟?我開得呢個 blog 就預咗無論我(又自大啲講)講得點啱,點有道理,佢哋都可以唔聽,因為呢個涉及人性,涉及權力,涉及面子,涉及政治。但佢唔理我,唔代表我唔可以話畀其他人知,唔係電視台係咁意搞亂一啲字嘅發音,就係「正音」。

    所以 BLOG 文同我反映意見時嘅文章色彩語氣一定唔同,我喺 BLOG 同 YOUTUBE 度用啲較重語氣,係刻意嘅,唔係為逞一己之快,鬧人鬧得好開心去做。你自己睇返我回 TVB 同埋嗰廿幾頁文章,我真係睇唔到喺讀音取態上,喺語調上,有幾極端。所謂極端,大概只係你覺得我事事針對 TVB 嘅條件反射。

  5.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你話「唔中意就唔好睇tvb」,即係想話我哋可以任得呢間佔用公眾頻譜嘅機構為所欲為,「唔中意就移民」,其實即係縱容政府為所欲為。當世人接納你嗰套,個個政府都亂嚟,閣下想必一定會話「唔中意就唔好做人」!所以我就唔同意。

    我唔期望我說服到你,但我都會回應返我立場係點,呢啲係畀其他人睇。你當然有自由繼續講你嘅風涼話,我係得一丁友,亦無打算無能力搞到有群眾壓力迫佢就範嘅境地,因為我始終覺得,而家文明社會,無理由擺事實講道理不受歡迎,一定要一味靠惡、靠多人。當然,自從牌照中期檢討後,我係發現,勸服,真係未必WORK。

    如果講「少數服從多數」,無綫改音根本唔會出現。我寫去無綫嗰篇《與無綫電視商榷近年該台配音組改變通行粵讀行徑》已經得好清楚,你自己睇下贊成用廣韻切音嘅立場同反對廣韻切音嘅立場人數,又睇下個雛字嘅讀音嘅收錄字典量。你唔信我嘅,可以自己查,睇下我有無講大話。

  6. Scorpio

    閱畢全篇回應及之後所有留言,深為先生擇善固執,辯理教人的毅力所感。香港教育界和傳媒諸公若能聽取先生之意見,粵文化及漢語傳承有救矣。

  7. 踩場

    某配音同好論壇近日慘被廣州反何人士踩場,
    到底如反何人士所說的,何文匯很霸道,
    還是「逢何必反」的人士更霸道?
    公道網民自有眼見。
    在下但怕博主深夜寂寞,
    好心腸地特別在芸芸字海中,轉載精選的數句。

    博主毋需要閱後又寫六百六十九億字去澄清,
    說不是什麼是什麼,
    因為你寫多少字,也改不到網民曾在網上親眼看到的那些部份。

    ==========

    非常憎惡反何文匯嘅人走嚟配音同好地方踩場。
    你哋自己去啲反何文匯論壇反過夠,係咪都未心息?
    無綫配音組都只不過係喺兩個讀音之中,揀一個嚟讀啫,又冇話第二個讀音係錯,
    你自己唔鍾意,你咪用番你平時個俗讀,「斗」正咁「斗」到夠囉,
    人哋冇權讀「九」正咩?人哋讀「九」正就要畀你哋啲反何文匯人士嘈咩?
    我淨係知喺香港,我由細細個「糾正」就聽同埋讀嘅都係「九」,唔係樓上所講嘅「斗」。

    就算我自己平時會講「結扣」,但係聽到「結夠」,亦唔覺得有問題。
    我唔認為一定要話「你唔讀結夠就係你錯」,但係而家喺啲反何文匯人士周圍話「你唔讀結扣就係你衰」。

    啲反何文匯人士成日話何文匯迫人改讀音,何文匯好霸道,
    但我喺網上睇到嘅係啲反何文匯人士仲霸道。
    以前我仲睇過有個blog,個blog主亂鬧謾罵,
    因為有個字讀咗正音,就話無綫動畫係配嚟「萬聖節畀鬼怪睇」,
    仲見到有人留言批評佢當年走上去「配音谷」踩場,
    個blog主仲沾沾自喜咁reply認為自己好懶正義添!

  8.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本人對配音同好論壇「地頭」一無所知,蒙閣下轉載此事,先行致謝。

    我也不喜歡長篇大論。不過時見有人不顧事實,滿嘴謊言,以虛構事件,企圖妖魔化不同意無綫配音組改變讀音決策之人,並將一己之想像,四出宣揚,欲將他人「洗腦」,此等舉措,令人側目。

    例如有人年前轉載某「配音同好討論區」有某人指我於配音谷年代,「大鬧無線配音員(事實:本人當時從無講過配音員一句壞話)」、「帶埋一班人嚟(事實:當時有數名網友表達意見,概與本人無關)」、「人哋討論配音員、角色氣氛冇晒(事實:當時有關此事討論只集中一個主題,並非旁及他人討論)」。此人只因配音谷及相關文章已經消失,他人無從查證,為了妖魔化本人,大量編造謊言,在該「配音同好討論區」,將本人塑造成配音員及配音員愛好者的敵人。目的不外乎藉自己熟悉配音員討論區網絡,煽動其他喜愛無綫配音員的人,「親眼看到」這些虛假故事,而對無論當時「配音谷」所發生的種種事實,以至無綫配音組改變讀音的合理性,一概忽視之。因為我已被塑造成「討厭無綫配音員而蠻不講理毫不理性地謾罵」的混帳,混帳之言,自是不須理會。有人信以為真,此人轉移視線之目的,便已達成。有人埋沒良知,與我無干;不過看不過一些人旨在誤導他人的欺世之舉,則澄清事實,自是必要。望閣下察諒此「六百六十九億字」乃我身為人的基本良知所發之言。

    我不知道「廣州反何人士踩場」詳情如何,亦不知道閣下所指之討論區為何。踩場當然不應鼓勵,不過經上述一役,還望閣下體察,本人無法盡信閣下所言。例如閣下所引之「精選」文章,一句「有人留言批評佢當年走上去『配音谷』踩場,個blog主仲沾沾自喜咁reply認為自己好懶正義添」,似指本網誌所發生之事。但若真指本人,我當時並無「沾沾自喜咁reply」、「認為自己好懶正義」(「好懶正義」意義不明,我道是「懶正義」加「好正義」的新式「潮語」),若真係指本網本人,則發文者罹患之妄想症非常嚴重。

    但從中大家亦可看到一件事。此一網友,引述有人批評本人「踩場」,卻完全無視本人回應該批評人士大量指控不符事實。若此人與批評本人「踩場」者並非同一人,大家可以看到一個謊言如何變成「事實」。相反,若二者皆屬同一人所為,大家又可以看到,某些人的無恥程度,令人咋舌。這大概就是某些人在自導自演「三人成虎」的戲碼。「配音同好討論區」有此等手段卑劣的敗類,實屬不幸。

    即使留言不是針對本人,我見到此句亦直覺會懷疑:此人何以見到該 Blog 主「沾沾自喜咁reply」,又何以知道該 Blog 主「認為自己好懶正義」?此等着色用辭,是真有其事,還是此人為了協助自己製造共同敵人所作之虛言?明乎此,我相信「配音同好討論區」的網友,絕對有智慧分辨此人所言,謂該 Blog 主「亂鬧謾罵」,到底幾分真、幾分假。「配音同好討論區」的網友如果有心查證,在搜尋器上自然可找到本網誌,到時誰在「亂鬧謾罵」,一目了然。否則,淪為一個討論區一位用謊言博取認同的無恥獨裁者的傀儡,一羣人自我感覺良好,當然不愁寂寞,但,又有甚麼值得高興?

    我也喜歡無綫配音員。但我並不同意他們改變讀音的行徑。一些人企圖將二者變成勢不兩立,到底有何用心,我不知道。

  9. 引用通告: 2007年「大鬧配音谷」經過 « 正讀™?點讀!──探討當今香港粵語正音(正讀)問題

  10. hiuwo

    踩場其實講得好岩,

    正於你所講
    ‘一些人企圖將二者變成勢不兩立,到底有何用心,我不知道。’
    我覺得如果speakcantonese你咁強硬態度對待其他tvb 、中文博士,
    你會係畀人覺得係你’企圖將二者變成勢不兩立’。

    我亦都希望你真係唔好誤會,
    youtube 上 reply 得你既網友加埋我,會同你講咁多野,
    都會有佩服你既毅力同誠意既成份,
    但係就應該都唔會係搵交嗌咁囉。

    但係我到e 家都係唔明,
    據你所講,
    如果一個老師教小學,自己記錯,讀左一個唔正確既字音,
    而後來所有人都讀個個音,咁就係咪唔係錯呢?

    咁如同你去講粗口,
    講到你身邊既朋友都一齊講,
    搞到半個香港都講,仲叫粗口為白話,
    咁係咪又代表你會覺得無問題?

    根本上好明顯
    舊同新音都只係同樣作用,
    有舊現成音,唔去跟,走去造音,
    我真係見唔到何來正確。

    有d 網友唔係同你嗌緊字音本身對與錯,
    佢地係唔明點解你會覺得d 鼓吹新音人仕,做一d 新野出黎去打亂無問題既舊有格律。

    就算新音有好處,
    新一輩全部用新音授教,
    都唔可以話老一輩用舊音係錯。
    更何況粵語無明文規定要讀咩音。

    咁如果係咁,
    你又同唔同意香港全面捨棄繁體字?

    咁又講下,
    用新字唔用舊字啦,
    週記–>周記
    成份–>成分

  11.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你嘅提問,有啲我發覺一早講過,甚至係直接回覆閣下。如果你唔同意我嘅答覆,歡迎討論;但你上文繼續話「有舊現成音,唔去跟,走去造音,我真係見唔到何來正確」,就令我覺得,其實我寫乜嘢,你根本冇睇,但又繼續用同一理由質疑。

    對於未講過嘅嘢,我樂意略抒己見,但唔知你是願意先解答呢條問題:
    >讀新音有咩咁好值得要咁樣改革
    我真係唔識點答。你呢條問題有不當預設,就係假設我而家提倡嘅係一種「改革」。何謂「改革」?推翻現有制度,推翻現狀,達致新貌。你話我係搞「改革」,請問你認為,我邊一個提議、邊度寫嘅嘢,係推翻目前既有現實呢?我講嘅嘢,到底改咗乜嘢、革咗乜嘢?

  12. hiuwo

    我只係覺得你所寫既一切,
    說服到我覺得現時香港讀音有模糊不清既地方。
    最多只係令我清楚知道用舊音的確有明顯弊端。

    但係講到底,我真係仲係唔明,
    你是次行動目的係邊?

    讀音為人所用,
    經過一大番討論、証明,或者於你所見可能係一大番說服,
    我結論係以前我無點唸過居然會有人未聽個舊音or
    有人會嫌棄舊音難用而輕易放棄,
    但係事情都到咁樣,以訛傳訛效應,呢種偏差可以話可以接受甚至無可避免,
    所以我覺得有人接受就ok la,
    我亦只覺得無需反對,因為無對無錯。

    聽完你咁講,
    反而我更加唔明,
    始終點解會咁強烈地覺得要捨棄舊音?
    以我所理解,音會變係因為不正當記錄與使用,
    但係居然有人會覺得無問題兼有鼓吹之嫌,
    就算你唔覺係改革,我用改革二字,
    係因為咁樣小小唔方便都要改既話,仲要大條道理要改,
    讀音再無原則基準,係直接變成改革。

    你話無基準,好,我同意,但係唔代表無基準就要完全放棄,
    無法律唔通一定無社會和諧?人們都自然係會走個自然共識,
    當然在我觀點,人多自然走d 你呢d 人出黎同我地standard 唔同,
    但係你好似唔明個環境係點,仲好想表達自己不滿,
    好似有少少偏差追尋真相既原意。

    你既觀點,對我黎講,
    我真係覺得完全無法令我明白你有何原因會覺得嚴重到走出黎,
    甚至做到怒罵or 嘲諷中文學家。
    另一方面我亦有提到,
    你係答問題方面又的確有顯示出你有接受打錯字,
    証明你某程度唔係無理取鬧,
    並且網誌資料齊全,用字準確,
    但係又再另一方面,
    你完全唔覺得你態度有問題,
    人地唔明你講咩,你反覆辯解,
    卻至少令我覺得內容欠重點,
    咁到底你係有私人目的,去滿足心理?
    定還是真正義?我無從判斷。

    我只可以好客觀咁講,你個網誌內容係一d 問題都無,
    如果我係睇你網誌先,我一定會比依家更欣賞你。

  13.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我覺唔覺係改革,一啲都唔重要,我係首先想知道點解,或者我邊啲論點,會令到你有一種我係想「改革」嘅做法。冇共識好難講落去,或者喺你心目中嘅「改革」,同我心目中講嘅唔同,如此一來,你話我「改革」,我話我冇「改革」,口同鼻拗,大家冇結論,亦無法減少分歧,呢樣好弊。所以你唔好以為咁問,就係話你錯咗。我只係想首先講明:喺我立場,我講嘅嘢並非改革;如果你認為係,咁應該係我講過嘅某啲嘢令你有咁諗法。咁我先話想你講清楚個因由。

    我不妨嚕囌一啲。

    粵語,屬於漢語。語言可分為「人造語言」、「自然語言」兩種。漢語屬於後者。「自然語言」就係,一種隨時間而演化嘅語言。即係,係祖先咁多年嚟嘅智慧累積嘅結果。佢唔係某一個人創製、發明,然後要人遵從嘅一種規則。話語言係「約定俗成」,就係咁原因。呢一點,係冇得拗嘅。但有啲人,聽見一啲以「正音」自居嘅人痛詆約定俗成,而不斷話約定成即係冇標準、天下大亂,係一種缺乏事實認知(佢哋唔係反對約定俗成,而係反對有啲人亂用約定俗成為自己讀錯音搵藉口)。

    讀音係受各個地方本身嘅內在同外在因素影響,就算我哋全中國一開始人人都溝通到,但地方咁大,時間一耐,文化唔同,口音就會有差異。而隨時日變遷,為咗迎合各種需要,又或要表達一種新概念,而各地有各地唔同嘅表達方式,久而久之,個差異越嚟越遠,都會變成另一種語言。廣東地區,方言紛雜,根據《廣東的方言》一書(李新魁著),追溯到好耐之前,廣東原係蠻荒之地,「促成粵語出現和形成的,首先不是秦時的移民,而是楚人南遷、楚方言流傳、擴展的結果」,秦漢之後,「粵方言已開始呈現與中原漢語不同的語言面貌」,到唐宋時期,廣東地區係貶謫之地,有啲文人被貶廣東,向當地人傳授「中原地區漢語的讀書音」,形成一支「既有相對獨立的語音體系和詞彙系統以及語法結構的方言,又是與中原漢語共同語的語音有較為嚴整的語音對應規律(如現代粵語音與宋初《廣韻》音系的對應規律一樣)的方言。」到宋代,粵語「自立門戶」;元明清,漸趨穩定。

    你睇返成個歷史,就知道,一個語言嘅形成,唔係一朝一夕嘅事;一個活生生嘅語言,就一定會有變化,只有一個已經死咗嘅語言,先唔會再有任何變化。你話「音會變係因為不正當記錄與使用」,簡單講,即係話「音會變即係讀錯」。但如果你對於「錯」嘅定義,就係話讀音異於傳入時最初嘅讀音,咁睇返上面嘅歷史,你就即係話:粵方言形成,首先係楚人讀錯,然後到秦時又讀錯,到唐宋時期又讀錯,元明清時期錯少啲;一錯再錯三錯錯上加錯,然後,就變成今日我哋講緊嘅廣州話。

    呢種講法有冇問題?未必有,因為一個對錯標準,一定要有個立足點。如果你選擇由唔知幾多世紀之前嘅最初讀音,嚟比較今時今日嘅讀音,如果前者為對,後者一定係錯。但我必須指出:你咁講其實係冇意義嘅,因為,你咁講法,其實唔單止廣東話,唔單止漢語,我相信呢個世界上好多自然語言,你都可以話佢係「錯」嘅。甚至你話,你唔明點解點解我話「捨棄舊音」--留意我個人唔承認呢點,但喺目前暫時採取你呢個講法--但你又知唔知,如果以你「音會變係因為不正當記錄與使用」立場,呢個「舊音」(即係有啲人堅持嘅「正音」)一樣係一個「錯音」?

    目前推廣「正音」嘅學者,個立足點係:以宋代《廣韻》為標準。佢地立場係:(1)粵音係中古音遺裔;(2)中古音代表著作為《廣韻》,所以:(3)粵音應該依從《廣韻》。

    (1)同(2)係事實,但要留意,(3)呢個結論,並非邏輯推論,而係價值判斷。

    即係,如果搵個相似例子:(1)父母由細養到我哋大,(2)養大一個細路需要花好多精神時間心機金錢,所以(3)父母叫我哋做乜,都唔應該違抗。

    普通人都可以提出質疑:咁唔通老豆老母叫你偷呃拐騙殺人放火,你都要照做?呢種價值判斷,真係應該遵從?

    用《廣韻》正粵音,1940年黃錫凌已經有做,而家代表人物就係何文匯。佢哋搬出《廣韻》話我哋呢個音讀錯嗰個音讀錯,確立權威地位。係,根據《廣韻》,機構,應讀機「究」,彌補,應讀「微補」,雛菊,應讀「鋤」菊。佢地立足點係《廣韻》,自然可以話:機「扣」錯、「尼」補錯、「初」菊錯。(我不滿佢哋佢地以「正音」之名推銷《廣韻》讀音行徑,太多地方提過,呢度唔講)。我約略數過,何文匯《粵音正讀字彙》裏面,用《廣韻》做標準嚟「正音」嘅話,我地日常錯讀,數以百計--媽媽,「正音」母母、賺錢;「正音」暫前;奢侈,「正音」些侈之類。你未聽過呢啲「正音」,原因係:
    1) 有啲何文匯已經接受,唔使我哋「正」(即貓、級、秩、所、垢、兆、旭、助、吸、決、竟、粒、訣、速之類);
    2) 有啲佢哋未「正」,又或者未有傳媒忽然搞正音,發現某字未「正」,然後走去「正」,例如之前嘅「雛」字,以及暫時未有人發難嘅「澡」字。

    所以,容我再講一次:我唔同意你話我「始終點解會咁強烈地覺得要捨棄舊音」,原因係:我並非要求主動捨棄一個讀音,而係我反對有人以「正音」之名,將一個本來係唔會有人用、極少人用嘅讀音,帶返日常生活。原因係:語音大趨勢係會改變,但我地身為呢個時代下嘅人,應該維護語音喺一定時期內嘅穩定性。而「維護語音喺一定時期內嘅穩定性」嘅目的,就係為咗語言存在嘅最根本價值:作為人與人之間溝通嘅媒介。所以,我唔接受一啲擺明係唔識讀而亂讀嘅人,但同時唔接受有人以「讀正音」呢個聽起嚟冠冕堂皇嘅理由,去擾亂一個本來相對穩定嘅讀音。正因如此,加上有人搞「正音」,企圖某啲罕用音變成日常生活通用音在先,始有我指佢哋此舉值得商榷在後。

    反過來說,若一個舊音真係冇人用,捨棄,又有乜問題?正如何文匯指,「速度」唔使跟《廣韻》讀做「叔度」,你唔會話佢咁叫做「捨棄舊音」掛?而且,不勞我「捨棄」,查字典都可以約略睇到個趨勢。

    繼續之前《廣韻》「正音」問題,就係,如此一來,我哋要「正」到幾時?事實上,何文匯亦清楚講過:個個字跟足《廣韻》,就會變成另一種語言。問題係:你何文匯《廣韻》係正讀,如果有人真係走去字字跟足廣韻,話係「正讀」,你何文匯會唔會阻止呢?如果「以《廣韻》為正讀」一說深入民心,邊個可以保證,呢個「正音」,唔會沒完沒了呢?

  14.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話分兩頭。上面講過我嘅立場,係唔同意何文匯一方「以《廣韻》反切為正讀」嘅睇法。相比之下,以下學者嘅睇法,我認為更切合實際:

    莫朝雄:「我們對於字音,必須正視它的時代演變性;這即是說,對於字音,不必一定追溯到原始的讀音才算正確。因此正讀的『正』這個觀點,就可能發生問題,──某時期認為是俗讀的音,若干時間後,卻變成是最通行的音了。」

    單周堯(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主任):「語音是不斷演變的,古今字音不盡相同,也不必相同,我們似乎不必放棄已經約定俗成的音來遷就古代的反切。」

    饒秉才(暨南大學文學院教授):「語言是隨着社會的發展和人們之間交際的需要而發展變化,有些字音在某個歷史時期本來應該讀作某個音,但是到了另一個歷史時期絕大多數人已經用另一個音代替它,而原來的音反而不講或少講。這種情況,我們就應該承認發展了的音為正音,而不應加以排斥。…只要人們公認它,又能很好地為人們服務,就應該承認它是正統音。」

    黃耀堃(中大中文系教授):「…語音和語義的關係,是約定俗成的,不能隨意改變,否則就會失去表意的功能。譬如很多人提倡讀正音,只從古書推求出一些自認為正確的讀音,要求社會各階層人士依照他的唸法,結果往往造成混亂,因為他們違反了語言的社會性質。」

    詹伯慧(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語言始終是發展的…今人用今音,現代香港人用現代粵音,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強求人們把不符合古音反切的粵音『改正』過來,有什麼必要呢?」

    而家香港多咗人講「寫正字讀正音」,聽起嚟係威係勢,但我可以好肯定咁講,好多人,根本唔知道「正讀」係乜嘢一回事。而由於傳媒影響,從客觀嚟睇,好多人就當咗何文匯一眾博士話某個音係正確讀音,嗰個就一定係正音。呢個就更大問題。一個人,可以做好事,可以做壞事,但最危險係,做一啲連自己都唔清楚嘅事--你做好事,好好;做壞事,要自己承擔後果;但做一啲連自己都唔清楚係乜嘢嚟嘅事,真係害咗人都唔知。尤其是做教育、做傳媒,影響力非常大,處事豈能輕率?無綫話自己「有教育下一代責任」,但你一呢句話,唔係話攞個彩,贏個「有社會責任傳媒」美名,但搞出嚟嘅讀音就讀成點都唔使向公眾、向社會負責喎。

    我認為,呢個係關乎民智問題,而「正音」風波,只係其中一個體現。有人可能即刻覺得我好自大,講到好似有智慧就唔會信某啲人嘅「正音」,但又如我喺關於本網誌一欄開宗明義:「人不是過蘆葦,是自然界最為脆弱的東西,但他是會思想的蘆葦。孰是孰非,歡迎各位自行判斷。」

    又不妨一提,你話我鼓吹放棄舊音,可以留意我反對冥王星讀[明]王星,[明]音根據,出自《廣韻》,[皿]音根據,出自《詩經》,而《詩經》歷史重耐過《廣韻》成千年有多?

  15. hiuwo

    咁係既。但係我唸我既意思仲係未傳達到畀你。
    咁好啦。
    如果係咁你加油啦。
    我唸至少我覺得你一定要清楚 你係想依家你一套唔完善既方針改變人地思想
    或者肯定其實只係想作提醒作用。

    因為我覺得若以你依家既理論多瑕疵,無實質’度量衡’,會矯枉過正,其他人無辦法跟從。有時我真係覺得你真係畀我覺得你唔係想叫人去唔好執著,而係偏向叫人要用廣泛應用既音。

    但起碼你都叫有非常充足既research,我對你中文既鑽研的確佩服,
    況且你咁有信心同毅力其實都可能係好事。
    雖然我仲係完全唔明點解有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你唔去用,
    有原字音你覺得無可能追溯到就唔嘗試跟,
    反而比起要去保留少數比較舊更貼近原音既音,你寧願放棄一切去全部運用普遍讀音。

    (我覺得要d 人懂立規矩制訂何謂普遍讀音,比盡量跟從舊音既穩定性同可行性都低好多)

    不過咁,
    我係就係唔同意你既做法同目的架啦,
    但都希望你可以更明確標致到各學家既背後意念,並適當精準既批評,因為照咁睇,稍微表達下意見就被你運用’死字死詞’去解釋由群體需要為基礎既論點,並依賴直斥,係唔討好既行為。
    做唔到說服作用,若要開辯論大會,只有一開始有同樣觀點既人會同意你。

    但係你係好強烈覺得自己係正確既,我唔會覺得有必要禁止你,因為我覺得你無表達到但都應該有你自己既道理呱。如果係咁既,我只好希望你可以在運用呢類我理解為你理想中既普遍讀音既同時衍生到一套明文規定,
    第時如果真係要實行時畀人可以有更加全面既基準,
    最後最簡單就係直係唔該你講野圓滑少少,唔好咁倔咁死板,資訊性高好重要但係同讀者聽眾交流唔應該忽略,就算學家有幾唔好都好都有d 野係值得所賞。如果以你咁樣,普通人覺得你自大實屬平常現象。他朝有人咁樣遍差角度去批評你,你都明白幾咁難過。蘆葦始終係以身處既環境為優先,喜歡大陽空氣下多過風暴雷雨。更何況如果你有自知之明,更應該明白,因為其實講到底你都係蘆葦。

  16.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你呢篇文其實我有好多唔明,我諗咗好耐,我諗我哋大家冇辦法解決嘅分歧點,正正係你講嘅「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一句。簡言之,你心裏面已經認為,我反對嘅、何文匯大力鼓吹嘅「正讀」標準,相比其他標準,都係一套「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而你喺整個討論中,你從來都冇放棄呢個預設前提──即係,你唔會考慮A同B之間,未必係A>B,可能係A=B、或A<B。你認為,A必定大於B。所有立論都必須先從A>B呢點出發。我同你講嘢,就好似某甲認為某丙正衰人,某乙話但佢見過丙又做義工,又捐錢,斯文有禮,唔發脾氣,唔似衰人喎。某甲就話:「我都唔明點解你要幫個衰人講說話!」

    點解我會咁認為?因為以下原因:

    1. 廣府話從來冇用《廣韻》嚟做標準。何文匯用「正讀」之名,以《廣韻》做標準,透過教育,透過傳媒,用《廣韻》做準繩嚟判定對錯。
    2. 有人(包括我)反對,指出:語音一路發展,《廣韻》之前就係有發展,漢語先出現《廣韻》嘅面貌、之後有發展,漢語先有今日嘅各種方言。你有乜理由要人接受你嗰套,單單用《廣韻》嚟判定對錯呢?
    3. 你就話:反對(包括我)嘅人係想「改變人地思想」。

    我原本唔明。但如果因為第一點嗰個,係「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所以冇問題,我就恍然大悟。

    1. 無綫首先改變讀音
    2. 我話佢原本讀音冇問題,而家讀音唔見得更好,不如用返原本嗰個
    3. 你就話:我要TVB改變讀音。

    我原本唔明。但如果因為第一點嗰個,係趨向「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所以冇問題,於是我反對所以有問題,我就恍然大悟。

    1. 何文匯雖然話正讀跟《廣韻》,佢制訂嘅標準,其實都係有啲跟《廣韻》,有啲唔跟《廣韻》。
    2. 我話,佢要我哋跟《廣韻》嘅某部份,已經唔切合當前社會。
    3. 你質疑我嘅做法「冇完善既方針」、「冇實質度量衡」。

    我原本唔明。但如果第一點嗰個,何文匯套標準,本身就係「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咁佢跟《廣韻》嗰部份,就係完善同容易跟嘅,佢唔跟《廣韻》嘅部份,都係完善同容易跟嘅;我要斟酌佢嘅分類,破壞咗佢嘅完善同美,當然就變成「冇完善既方針」、「冇實質度量衡」。

    1. 何文匯主張依《廣韻》正音。
    2. 我指出:錯音,當然應該改,但何文匯嘅正音,已經超越「改正錯音」嘅範圍,連一啲冇錯嘅讀音都要改,咁就矯枉過正,亦破壞語言穩定性。
    3. 你就話:訂立普遍讀音,比跟從舊音既穩定性同可行性都低好多。

    我原本唔明。因為如果跟《廣韻》嘅音,就有大量讀音要改,你居然認為係穩定同可行?如果跟何文匯一套,亦有唔少讀音要改,居然叫做穩定同可行?但如果何文匯套標準,本身就係「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由於佢與生俱來係「更容易跟從」,咁即係所有質疑佢,認為佢「不容易跟從」嘅舉例,都係唔合理嘅、錯嘅。咁當然就動搖唔到呢套標準嘅「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

    咁我覺得其實大家再喺呢度討論落去係冇意義嘅,因為我無法接受你認為呢個係「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但喺你心目中,呢個「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係不可動搖嘅,咁再講落去,只係浪費大家時間。

  17. hiuwo

    我覺得你根本唔明意義喺邊,
    我講緊嘅就係你捕捉唔到人個中心問題,
    由頭到尾社會就係大型系統。

    如果我無自己意見就唔需要同你討論,
    如果我係咁固執我更無需主動向你分析並同求共識。
    如果係咁你係咪示意你覺得:
    一、你無唸過要令系統完善黎配合大眾甚至覺得無需要,或
    二、你覺得你嘅系統比舊音系統完善。

    你要普遍讀音係無問題,但改舊音先係衝突起點。
    若你由反對舊音開始至今都無唸過要為兩者旨意差別作解釋,咁我無嘢講。
    根本個問題就係啲人想要pros and cons
    知道問題所在,你不如講下pros and cons,
    但你居然想結束討論,
    我真係更有理由相信你未透徹明白呢啲humanities社會問題.未理解呢啲問題夾雜好多好根本好瑣碎嘅觀點問題

    除非你話你無反對舊音系統,
    咁若然係咁,同一結論,你、我、其他人都係語氣態度上有巨型誤會。

  18.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午安。

    其實我一直闡釋自身立場,我對你啲主要觀點唔同意嘅,我都盡力回應。你話尋求共識,我回應就係為尋求共識,但我就未睇唔到到而家有乜嘢共識達成。我只見到你擇於己有利一方嘅立足點發言--你反對我指出「舊音未必要跟」,就將立足點由而家拉到好遠好遠,話越接近「原本讀音」就越好;就視點由「TVB將A音改B音→ TVB 而家用B音→我質疑 TVB 用B音冇好處,應用A音」整個發展,只集中後兩點。喺你心目中嘅時間線,就係:「TVB用B音→我要TVB用A音」,然後話我「要 TVB 改音」。而查實到而家,我唔知會否同你再講一篇、兩篇、十篇後,你又繼續話我「要 TVB 改音」。正如我估唔到講咗咁耐,原來你係認為在下反對緊嘅,係一套「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呢樣正係我擔心嘅--我有啲嘢解釋咗,以為足夠令你接受,但原來你唔係,你只係唔理我嘅解釋。

    你兩條問題:
    一、你無唸過要令系統完善黎配合大眾甚至覺得無需要

    問題又嚟嘞。如果你覺得,我反對嘅係「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而呢點無可改變,咁我反對,自然係「冇諗過要令系統完善」。如果你唔願意放下我反對嘅、何文匯擬出嘅讀音一定係「更完善同容易跟從既讀音系統」呢種成見(如有的話),咁我再打幾多字,都係白打。

    二、你覺得你嘅系統比舊音系統完善。

    我必須先講明,一直你用「舊音系統」之類言論,我係以本身前文後理,理解為「何文匯正讀」。但到而家我必須請你明確講明,你而家同我理解一樣,係指「何文匯正讀」。請確認你呢句解讀為「你覺得你嘅系統比何文匯正讀完善」是否符合你原意。如果唔係,即係大家又有誤會,對「舊音系統」字眼解讀有分歧,咁我再打幾多字,又係白打。

    你話不如講下pros and cons,我睇到嘅;以上講正俗字、繁體字問題,我都睇到嘅,我只係唔會喺有啲基礎觀點未有共同立場前,橫先枝節,各說各話而毫無建樹。所以且先打住,減少大家無謂負擔,之後再講,到大家真係有一定共識,再返轉頭,你認為如何?

  19. hiuwo

    其實如果你唔反對舊音,
    而只係希望人地唔好過分強調使用舊音,
    咁其實由頭到尾都只係誤會。(加上youtube 第一個留言我的確用錯字眼)

    但係我唸可能差別就在於你思考第一步就訂立在舊音唔等於正音,所以唔可以就話佢係正音,因為你我都有提過,正音係人們普及而訂。
    而我既思考去到最後,我結論左,舊音比新音(無論訛音又好咩都好),舊有規條點都好比創造新音更可靠更有持續性。

    PS 睇返我地都真係打左好多字由其係你:O

  20.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我係希望「正音」唔好過份,但某啲情況有啲音如果有人走出嚟,我係一定反對到底。例如如果有人真係喺電視走出嚟同大家講,「貓」正音係「苗」,搬出《廣韻》,我係一定、絕對會反對--我認為,凡事都有底線,我知「苗」音有根據,但你要用「正音」之名,叫人改,我一定反對,甚至我唔會容忍有人話各有各講、「兩個音並存」之類。所以我唔敢一刀切話「我唔反對舊音」,引容若前輩一句話表達我立場:「古音可跟可不跟,看情況而定。」(佢咁講因為當年有人睇完黃錫凌粵音韻彙後,將「僧」字讀「生」視為「正音」)。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