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粵音韻彙》、《中文字典》、《中華新字典》中一些與香港通行的實際粵音有距離的粵語注音

此載單周堯先生在《語文雜誌》第4期(1980年4月)所寫的《〈粵音韻彙〉、〈中文字典〉、〈中華新字典〉中一些與香港通行的實際粵音有距離的粵語注音》,供各位參考。

此文至今已近三十年。從文章末兩段,看今天的「正音」大軍,實在可嘆復可哀:

由於上述字典、韻彙的粵語注音跟實際的粵音有距離,而較接近傳統的反切,我們不禁懷疑這些字典、韻彙的粵讀到底是根據實際語音,還是根據中古的反切。語音是不斷演變的,古今字音不盡相同,也不必相同。我們似乎不必放棄已經約定俗成的語音來遷就古代的反切。如果字典中音只照顧古代的反切而不顧實際的讀音,那麼,它們的注音價值便不免大打折扣了。

較早期編纂的字典(例如《康熙字典》,書成於公元1716年)一般都用反切來注音,但不是人人都懂得怎樣用反切來拼音,而且這些反切大多是唐宋時代的產品,拼出來的音與現代的讀音也不盡相同。因此,要查檢一個字的粵語讀音,《粵音韻彙》、《中文字典》、《中華新字典》等仍是較方便而又可靠的工具;而改善這些韻彙、字期的注音,使它們更準確、更切合這個時代,也就成為目前當急之務了。

廣告

7 關於 “參考資料-《粵音韻彙》、《中文字典》、《中華新字典》中一些與香港通行的實際粵音有距離的粵語注音” 的評論

  1. raymond

    wa 咁講法姐係粵音韻彙入面ge字音
    係黃錫凌 根據廣韻自己老作出黎?
    咁網主 你點睇呢本野個價值

  2.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粵音係由中古音發展出嚟,所以《廣韻》同現今粵語有對應關係,呢個係事實。
    其次,憑古今音變規則推出最有可能嘅讀音,大致都幾準確。
    而「古今音變嘅法則」點得返嚟?當然係比較今日嘅實際粵音同當時嘅聲部,然後搵出變化,再將呢啲既有嘅變化,套入要尋求「符合語音演變規律」讀音嘅反切上面。

    既然「古今音變嘅法則」有今日實際粵音牽涉在內,我哋好難講佢係完全「老作」。

    但唔係「老作」,唔代表就等如呢個讀音喺今日嚟講一定係「正確」--兩者並無必然關係。讀音上道理上係點,同實際上係點,本身就可以差天共地。

    而家啲人正係利用我哋唔可以話佢係老作,就話佢呢啲音點樣有根據點樣合邏輯點樣有道理,要令人相信,佢嘅先係「正確讀音」,我哋嗰啲係「錯誤讀音」。

    當然,黃錫凌係有考慮埋現實實際讀音。例如「俱」字,佢有根據韻書擬出[居]音,亦有收錄實際嘅[驅]。

    但如果你問,佢係咪全部字都通盤考慮所有因素,其中冇主觀臆度嘅成份?所謂變化規則係咪已經毫無異議,無漏網之魚?對於例外嘅處理又係咪完全建基於事實?我諗冇人敢寫包單。

    是以黃錫凌對於所謂「誤讀」嘅判斷,並非人人同意。佢話「失魂落魄」要讀「失魂落托」、「會計」要讀「賄計」(潘國森曾有提及,歐陽偉豪博士另立新法,曰「考試讀賄計、生活讀匯計」)、「奴隸」要讀「奴麗」、「聯合」要讀「連合」、「僧人」要讀「生人」、「雛」要讀「鋤」(無綫配音組即從此說)、姓甄要讀成「真」之類,一個有相關知識同生活常識嘅人,點會咁讀?某啲字音容若先生喺2007年5月《明報月刊》嘅《〈粤音韻彙〉的錯》已有論述。

    《粤音韻彙》冇提及佢係依《廣韻》切音,佢有冇其他地方交代我就唔知。不過觀乎其標音取向,一般認為如此。

    不過我亦要公平啲:黃錫凌係承認彌、瀰已經讀成[尼],亦承認溝、購、構唔讀[gau]而讀[kau]、鈎唔讀[gau1]而讀[ngau1],可見佢研究粵音亦唔會對實際通行嘅讀音熟視無睹。至於何文匯,一邊恩准我哋避粗口音(溝鳩鈎),構、購仍以《廣韻》切音為正讀;佢亦從不承認彌、瀰有[尼]音存在。時人即視之為「粵音正讀權威」。

    我未夠資格評論《粵音韻彙》嘅價值,只能略講自己睇法。佢係第一部用國際音標紀錄粵語發音嘅著作,呢方面貢獻不應抹煞。而書內《廣州標準音之研究》對廣州話語音系統做嘅說明,包括口語變調,又探討韻書同粵音間陽上作去、送氣與不送氣互變等情況,亦值得一讀。但緊記,「粵音系統研究」同「審音結果」唔應該混為一談。呢一點其實亦可套用喺何文匯嘅著作上。

    所以,重要嘅係睇每一件事嘅態度,好多時唔係「全對」定「全錯」咁簡單。假設《粵音韻彙》全書內容有90%係啱,10%係錯,點樣識得吸收嗰90%去增張知識,點樣去反駁嗰10%,亦係智慧。最愚蠢就係拎住張字表以為修得絕世神功,以為萬人之上,然後以「正音」垂範民間。

  3. raymond

    好詳盡ge回覆
    -我仲想問下 其實對於古代韻書入面ge字音 有冇一個統一ge標準 感覺上好似內地學者就會用普通話去切字音 香港就用會粵語 咁切出黎ge字音相差咪會好大?

    -同埋呢 你提到聯(y)合 連(i)合一例 我發現係粵語中韻母(i)(y)ge字經常可以互換 好似弦字 有jin jyn 兩音 鴛 有 煙,冤兩音 我亦聽過有人會將言 讀做jyn 將議 讀做 jy(予)
    咁其實個源流係點? 佢地係咪叫 齊齒呼同撮口呼

  4.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第二個問題抱歉我冇研究過,手頭亦無相關資料,答唔到你(等呼名稱則應該冇錯)。

    至於第一個問題,我諗你誤會咗喇。中古切音唔係拼音字母,無法「記音」,而係「記對應關係」。由於中古切音不表音,所以我哋可以用而家我哋嘅語言系統(例如粵語、普通話,甚至閩南話、潮州話),嘗試套入反切系統,去驗證該方言同中古切音嘅對應性同埋變化規律。

    例如:「明」同「微」,粵語聲母同樣係[m]。普通話明字聲母係[m]、微字係[w]。有規律咁變嘅意思係:喺理論上,凡《廣韻》屬「明」組聲母嘅,用普通話切出嚟嘅字音,應該一律係讀[m]聲母;屬「微」母嘅,用普通話切出嚟嘅字,規律上應該全部讀[w]聲母。而廣東話就無論「明」定「微」,規律上均一律讀[m]聲母。

    所以,用粵語切《廣韻》音,係搵出「某個字理論上喺現今粵語應該點讀」;用普通話切《廣韻》音,係搵出「某個字理論上喺現今普通話應該點讀」。而唔係某一方言系統切《廣韻》,可以搵出「《廣韻》時期嘅人究竟點讀一個音」。

    至於《切韻》音系時期嘅標準音到底係點?由於「反切」並非一種紀錄實際讀音嘅系統,冇辦法100%肯定當時啲人究竟點讀。學者於是用好多方法試圖還原中古時代漢語嘅面貌,可以睇下維基中古漢語嘅條目,各家對於當時嘅聲母、韻母嘅構擬,或參考音韻學著作。

  5.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其實口語除了「愉快」一詞,一般都只會讀「如」音,愉悅讀「如月」、歡愉讀「歡如」、愉景灣讀「如景灣」。所以道理上讀「如」較穩妥,我個人若見此二字會讀「佩如」。但當然名從主人,若當事人堅持讀「遇」,我也會尊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