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冰皮月牌O晒嘴

今回稍為離題。

大班月餅的平面廣告以流行「潮語」,表達「月餅非老餅」,旨在吸引年輕一輩。

平面廣告在鐵路沿線電梯廣告牌可以見到。用潮語不是問題,但大班這輯廣告,實在令人「O晒嘴」,因為廣告中的粵語拼音,簡直亂來(以下圖片乃係仿製,因為在電梯拍出來的效果不好)。

一、蝕桌

taipan3

「蝕桌」,虧損也。蝕音[食](sik9),如「日蝕」、「侵蝕」;口語變讀為 [sit9],如「蝕本」。廣告標語中標成 [sit6],調值相同,不算錯。

但「桌」字標成 [zoek3],就大有問題。

須知「桌」字依《廣韻》竹角切,的確應讀成 [zoek8] (與雀、爵同音,註一) 才符合聲母對應,但現在普遍均讀成 [coek8],與「綽」同音。而事實上現在讀成 [coek8] 的灼、卓根據《廣韻》均應讀成[爵]。何文匯不承認[綽]是今讀,僅指這是「有習非勝是趨勢的口語讀音」。無知者一見[爵]是「正讀」,可能真的夠膽將「桌子」讀成[爵]子、「超卓」讀成超[爵]、「真知灼見」讀成「真知[爵]見」。但實際上現在這三個字只有[綽]一個讀音。所以這個月餅廣告以 [zoek3] 標讀「桌」,是一個錯誤,錯在沒有人會這樣讀。別跟我說這才是「正音」。

二、O晒嘴

taipan2

受驚錯愕、瞠目結舌而不能言,嘴圓若英文字母O,即謂「O晒嘴」。

為「O」標示粵音,不是不可以,只是為何要用大寫O?不解。

「晒」字忽然用英語拼音 “side" 擬音,此字非入聲,用 “side" 與本音已有偏差;英文拼音加聲調,奇怪姑且不論,弊在連聲調也標錯。「晒」字音 [sai3],陰去聲,居然標成陰平聲。

三、賣飛佛

taipan1

賣飛佛即 My favourite。問題在:

  1. 首字用大寫,不解。
  2. 賣字讀 [mai6],陽去聲,廣告中用英文拼音 “mine",多了 n 尾音,不確。其實用 “my" 即可。將陽去聲標成陰平聲,大錯特錯。
  3. 佛字標讀 Fuk2,英粵皆不合,煞是奇怪。單看 “Fuk" 實不知應該讀福還是讀 Fuxk,總之不可能會讀成音近 “fud" 的「佛」。佛音 [fat9],陽入聲。標讀成陰上的第2聲,離題萬丈(註二)。

如此廣告,真的教人O嘴。標音標得錯漏百出,不如不標!若以為「潮語」便可以苟且其注音,恐怕時下年輕人亦會不滿(看「潛水怕屈機」事件便知)。做廣告的人不認真,只希望看的也不要太認真。

(註一)竹字聲母為 z 、陰聲,角字韻母是 ok、入聲,「竹角切」依反切規則,應該讀 [zok7],即「鑿陰入聲」。《廣韻》本來就切不出中入聲,是否讀成中入聲要看實際情況,至於 -ok 為何變成 -oek?只能說這是「古今音變」(或何文匯所說的「習非勝是」)。

(註二)陰入(7)、中入(8)與陽入(9)聲本身所對應的非入聲的調值(音階高低)分別是陰平(1)、陰去(3)和陽去(6),一般來講不會有明明是「入聲」卻標成陰上調。但正如有些字我們會由本調變讀成陰上聲(如樓 [lau4]  之於起樓[lau2]),入聲調亦會變讀成在九聲系統無法標出的聲調,而其非入聲調值則與陰上聲對應,如「蝴蝶 (dip2)」。何文匯以「變讀塞音收音高升調」描述這種情況。有些字更只會讀此調,例如「率」字,比率、利率、效率、稅率都只會讀成 [leot2] 而不讀[栗]。所有有些人說廣東話實際調值聲調比九個要多。

廣告

4 關於 “大班冰皮月牌O晒嘴” 的評論

  1. Jo

    Nice article! Actually we discussed this in the linguistic lecture.
    My speculation is that the advertisers (probably they lack a linguistic background and, as many typical HKers of our generation are, know little on pinyin or jyuping) intended to create an attractive and humourous effect by modelling on the well-received ‘ciu4jyu5kat1’. But the product clearly shows their ignorance on phonetic transcription.

  2. Squn

    有些字更只會讀此調,例如「率」字,比率、利率、效率、稅率都只會讀成 [leot2] 而不讀[栗]。所有有些人說廣東話實際調值比九個要多。
    嗰個係聲
    唔係調

    不過調都係多過六個
    因為1 2聲字有時會下降
    試吓大聲讀個「鳥」字
    個調最後會跌

  3.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我意思其實係想指用 1-9 數值標調嘅九聲系統,不過用詞不當,「調值」唔係咁用法,會修改。

    至於高平高降一類問題就太深入喇,唔係我 level 嘅嘢;老實講,好似「分」同「婚」,我唔知我讀出嚟有冇唔同,但意識上就分唔出佢地一個高平一個高降嘞。

    呢個就牽涉到一個問題,就係到底呢種降調嘅差異喺我哋嘅語言中有冇別義成份。如果冇,咁其實唔單止聲調,連聲母、韻母,一啲字嘅讀音,都會由於其聲韻母配搭,而令到即使係相同嘅語音,實際讀出嚟都不盡相同。但呢個應該係屬於「語音學」而唔係「音韻學」範圍。

    王力《漢語音韻》舉出一個例子,喺粵音都適用,就係「根」同「觀」字。根同觀聲母一樣係[g],但你讀兩個字嘅聲母嘅發音部位、方法係唔同嘅(觀字會圓唇而根字唔會)。

    所以我理解係,音韻學講嘅聲調,關注嘅係呢九聲六調係一個實在嘅辨義作用喺度。粵語實際物理上係咪多過九聲?可能係,但喺我哋嘅語言會否令人交際上認為係第二個字?如果唔會,音韻學唔會理。「率」字亦係相同,研究嘅人在意嘅係:口語變調是否已經係習用到可能有人根本唔知道係由[栗]呢個音變調出嚟?

    大家知道我冇上過任何關於音韻學嘅堂,以上粗淺見解,歡迎有識之士不吝指正,有錯請諒。

  4. Squn

    咁…
    其實我都唔係識好多嘢…

    我諗辨意嘅就應只有六調(入聲字變調仍在六調之中 但在九聲之外)
    至於我舉嘅例子
    係講某啲感歎詞會先升後降

    因此物理上多過六調 但物理上同音韻學上都係多過九聲
    咁講冇錯嘛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