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全」奇?

香港政府與無綫電視連成一氣,擾亂粵音?有留意近期電視節目,不難發現,無綫廣播員鋪天蓋地,自去年北京奧運開始,「傳奇」一詞,統統讀成「全」奇。近期滿耳所聽,羅山說米高積遜「全」奇,配音組說創造東亞「全」奇,新聞部方健儀報道名人消息又是「全」奇,伍家謙亦讀「全」奇;政府邀明星拍東亞運廣告,開口閉口也是「全」奇。只東亞運開幕典禮的主持不賣賬讀 [tsyn⁶] ("轉"陽去聲)奇。人人「全」奇,彷彿要告訴觀眾,他們是知識份子,知識份子現在只會讀[全]奇。

覺得彆扭、刺耳,因為以前不這麼讀,亦沒有這樣讀的習慣。「傳」字是破讀字,讀成[全],例詞有傳世、傳說、傳染、傳播、傳媒、傳授等等。讀成 [tsyn⁶],例詞有傳記、自傳(自傳的傳變調讀 [tsyn²])。

《辭淵》對「傳」字有以下解說:

傳讀[全]:(動詞)輾轉相及。例:傳言、傳位、傳聞、傳染、傳授

傳讀 [tsyn⁶]:(名詞)(1) 驛站。例:傳舍;(2)事跡的記載。例:傳記;(3) 經義的解說。例:經傳

而對「傳奇」一詞的解釋是:曲本。

「傳奇」的「傳」字普通話讀 [chuan2] 而非 [zhuan4]。不過一個字在其他方言怎麼讀,是習慣使然,不能說普通話讀[全],所以廣東話也一定要讀[全]。

粵語中此字在「傳奇」讀 [tsyn⁶],聽慣說慣,或多或少與流行曲有關。

許冠傑《世事如棋》(1978):

恩怨愛恨 世事如棋 每局都充滿傳奇
若顰若笑難辨心中意 似比幕前做戲

又如林子祥《似夢迷離》(1990):

時光幾次錯漏 人海幾次傳奇
聚了又分 愛情似夢迷離

還有張學友《你是我今生唯一傳奇》(1993):

我真幸運 愛你愛你愛你夕陽也夢寐
我今生有你 唯一這個傳奇

這些「傳奇」都讀 [tsyn⁶] 奇,而不是現在刻意營造的[全]奇。

「傳奇」是一種文體。在明清以降興起(根據《現代漢語辭典》,傳奇是 (1) 唐代興起的短篇小說、(2)明清兩代盛行的長篇戲曲、(3) 指情節離或人物超越尋常的故事,所以說「明清以降」不太妥當 ),只是無法從古辭書中找到讀音根據。那麼「傳奇」的「傳」,到底屬於哪種解法、哪種意思?

「傳」讀作「全」,是傳授、流傳之意。從《康熙字典》我們得知:傳道、傳聞、傳授之傳,一定讀平聲(即「全」),傳說往古之事也。那麼,[全]奇指的就是「流傳的奇事」。這聽來沒甚麼問題。但是,要將「[tsyn⁶]奇」改讀為「[全]奇」,要證明的,不單是讀「[全]奇」合理,更要證明,讀「[tsyn⁶]奇」不合理、解不通、錯誤。如果沒有理據,電視台利用自己面向大量觀眾的優勢,欲以排山倒海一浪接一浪的「全」奇聲勢去取代或滲入一個本來不通行的讀音,圖將群眾洗腦,就大有問題。

我不是單從上面十幾至三十年前的歌詞,便認為「傳奇」的「傳」字有讀 [tsyn⁶] 的習慣。1971年,有署名「鳳城老儒醫勞崇勳」出版《穗音破音(圈聲)識字軌範》一書。勞崇勳老師對正字音極為重視。他指:「字音必須讀得正確,否則,必不為人所敬重。」查實書中不少字音與何文匯提倡的讀音雷同,不過勞氏並非韻書原教旨主義,例如他說:

「鶴」廣州人讀[學]音,但字典則注[涸]音,曷各切。「雞」讀[笄]音,字典則注[稽]音,古奚切。「鳩」字穗音讀[溝]音,而字典注(九平聲)音。諸如此類的字,所在多有。吾人惟有捨字典不讀其注音[涸][稽][gau1]而從習慣上讀[學][笄][溝]就是了!

(按:「雞」注[稽]音是因為「稽」字據韻書要讀 k- 聲母)

他又鄭重聲明:

「稽」廣州人讀[溪]音,字典音[雞],叫「稽查」作「雞查」。--聽起來好似「查雞竇」咁,好嘢!…「朝」廣州讀[招],字典音[昭],叫「朝早」作「昭早」--好似「鍫草」咁。「賒」廣州讀[些],字典音「奢」,叫「賒錢」作「奢錢」好似畀「車錢」咁嘅聲音。

他說這些字音他會依「廣州正宗」讀音,即以[溪][招][些]注音。這與何文匯以《廣韻》為正宗,以上讀音只是我們「習非勝是」,迥然不同。

更重要的是他認為:

無論任何事物,必須要適應當前的實際環境;苟離開環境即是離開需要,似乎不起多大作用;識字也何獨不然呢?倘為「古董」是求,則失去其效能與作用,豈非白費心血嗎?

這分明是不同意「語文古董主義」者(李天命語)了。勞老師大概也萬估不到今日香港會唯一人之「正讀」是求,卻不問傳情達意。

雖然書中所言筆者並全部認同,但他的記載,相信多少有反映當時的讀法,尤其難以從古韻書找到對應者。此書收字不多,但剛巧有「傳」字收錄其中,故不妨看看38年前年屆七七的勞崇勳老師看法如何:

傳

看過老師宿儒的唸法,再來斟酌一下「傳奇」讀成「[tsyn⁶]奇」有沒有道理、有沒有錯。愚認為並無問題。

《康熙字典》:柱戀切,音瑑。賢人之書曰傳。紀載事迹以傳於世亦曰傳,諸史列傳是也。而「紀載」之「傳」,一定讀去聲(即 [tsyn⁶])。

這與「傳」(讀全)與「傳」(讀[tsyn⁶])意義略有不同。

「傳」讀[全],解「流傳」,「輾轉相及」;「傳」讀 [tsyn⁶],是「紀載事迹」,目的是要「傳世」。

那麼,「傳奇」讀成「[tsyn⁶]奇」,即是一種以「以傳世為目的之奇事記述」。

筆者在思考「傳奇」讀成「[tsyn⁶]奇」的語義時,曾經覺得這兩個名詞組成的複合詞聽起來有點怪。惟若據《康熙字典》解說,則此一「傳」[tsyn⁶],亦以動詞解為合(「紀載」事迹),成為一特定文體後作名詞用。而且即使「傳」真是名詞,「傳奇」一詞的組合在中文亦不罕見。我個人會將此詞理解為「傳 [tsyn⁶]」中之「奇」,與「山珍」、「海錯」的配搭類同。

亦有謂「傳奇」即為「紀異」。「傳」解作「紀」,唯作去聲、讀成 [tsyn⁶] 之「傳」字可解。

於是,「[tsyn⁶]奇」表達的,就是在一些「傳世為目的的事迹記述」當中,更突出、更特別、更異於尋常的事蹟。

而相比「[全]奇」,即流傳的不尋常事件,我認為「[tsyn⁶]奇」所表達的層次更深入。

所以想來想去也不明白,為何無綫電視配音組、羅山、無綫電視新聞部,忽然口徑一致,要將這層意思抹去,米高積遜是「全奇」,蔡鍔是「全奇」,東亞運是「全奇」。

筆者並非專家,亦因事忙,無暇搜集更多資料。以下未解之謎,還望各方賜教:

  1. 傳奇讀 [tsyn⁶] 奇到底有甚麼問題?
  2. 傳奇讀 [tsyn⁶] 奇,筆者心中覺得是「傳」中之「奇」,這想法有沒有錯?
  3. 無綫電視到底在玩甚麼花樣?為何非要營造「知識份子都讀[全]奇」的氛圍?

2009/9/26 補記:

找到一篇文章,是《龍巖師專學報》2002年10月號中的《唐之「傳奇」正音及其他》(賴曉東)。文章探討「傳奇」讀音問題,作者認為此詞在普通話讀成 “zhuan4 qi2″ (對應粵語慣用的 [tsyn⁶] 奇)比讀成 “chuan2 qi2″ (對應粵語中的[全]奇)更恰當。

文章根據《現代漢語詞典》、《漢語大詞典》對「傳」字兩個讀音的解釋,傳(chuan2 )奇,指的是「宣揚、傳播某人之奇事」;而傳 (zhuan4) 奇,指的是「為某人之奇事作傳,或記載某人的奇事」,指出兩者構詞均有道理,不過根據古人的解釋,例如:

  1. 明佚名《鸚鵡洲序》:「傳奇,傳奇也,不過演奇事,暢奇事。」
  2. 倪倬《二奇緣傳奇小引》:「傳奇,紀異之書也,無奇不傳,無傳不奇。」
  3. 邱睿《五倫全備記》開篇:「若於倫理不關緊,縱是新奇不足傳。」
  4. 清李漁《閒情偶記》:「古人呼劇本為『傳奇』者,因其事甚奇特,未經人見而傳之,是以得名,可見非奇不傳。」

上述「無奇不傳」、「縱是新奇不足傳」、「未經人見而傳之」均是指作「紀錄」的「傳」,故應讀 [zhuan4] (粵語 [tsyn⁶])。

另外,作者說無論古人今人,習慣上會將「傳奇」和「誌怪」相提並論,而「奇」與「怪」對稱、「傳」和「誌(志)」均為史學體裁,都是解作「記載」、「記錄」。

作者因此總結,「傳奇」一詞讀作 “zhuan4 qi2″、解作「為某人之奇事作傳,或記載某人的奇事」。

大家不妨參考一下上述看法,再想想無綫興風作浪,配音員、報幕與新聞報道員紛紛將粵語中「傳奇」一詞改讀成辭書中與普通話對應的「全」奇,以及香港政府東亞運宣傳片段的「全」奇,是否用得恰當。

至於為甚麼無綫會忽然讀「全」奇上身?不得不提一下羅山在2007年於樹仁大學主講「正確發音與改善懶音」,其中要人糾正的「錯讀」,有此一項:

羅山筆者有空會致函無綫試試問清來龍去脈(當然,他們可以說,這個讀音有根據,解得通,所以沒問題)。

(參考:傳奇讀[tsyn⁶]奇無錯

廣告

2 關於 “傳奇?「全」奇?” 的評論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