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音(完)

是的,筆者對於「正音(正讀)」的定義,較認同「從眾派」。

可是,即使你要接受何文匯對於「正讀」的立場,即以《廣韻》系韻書切音為正讀,問題其實不大。只要明白,這種「正讀」,談不上有規範意義,因為這種「正讀」,不代表社會上最恰當的讀音,便不會阻礙思考。

因為當明白到「正讀」未必等如社會上最適切的讀音,就不會狂妄得動輒搬出「中文大學」、「正音」一類字眼壓人。

接受現實:何文匯的「正讀」,並不止於宣示「以《廣韻》為正讀」。何氏以《廣韻》拒絕他不接受的讀音,對於他認為已經「習非勝是」的讀音,則不會引經據典說我們「讀錯」。所以,現在這種「正讀」,實際上已經包含何文匯接受或不接受哪些變化規則、例外讀音的論斷。

所以,何文匯之正讀規範,實際上就是:
一、「正讀」必須是《廣韻》系韻書切音,或符合《廣韻》與粵音的對應規律;
二、對應規律接受與否由何文匯決定;
三、不符第一點的,便是錯讀;
四、是否將錯讀接納為「今讀」,還是容許作「口語讀音」,抑或是「不容許的錯讀」,由何文匯決定。

如此一來,僅以《廣韻》為圭臬,其實遠遠不夠。如果你同意以《廣韻》為圭臬,但卻認為例如「貓」字讀 [maau1] 已經是今日最通行的「今讀」、不必再以[苗]為「正讀」,何文匯可能一樣會不高興、會叫你不要「習非勝是」。

筆者對何文匯的不滿,正是:
一、以古非今--非《廣韻》正讀皆為錯讀,背負「原罪」,即使如何俗通流行,都只是「習非勝是」;並指這樣做才是「從嚴」。
二、霸權主義--他(無奈地)接受的「非《廣韻》正讀」,可以成為「今讀」「口語讀音」;他不接受的「非《廣韻》正讀」,別人要求接受,便是「希望習非勝是」。
三、造王姿態,一眾中大學者加無綫電視群星「匯正讀」(何文匯式正讀),全民皆錯獨何文匯對,何氏儼如宗教領袖。

從眾派不是「完全從眾」,他們亦多少有參考《廣韻》等典籍。《廣韻》沒有罪,視《廣韻》《集韻》等韻書為重要讀音參考亦無問題。但筆者實在無法認同「原罪論」,更無法認同「習非勝是讀音接受與否」的權柄落在何文匯一人手上。

以《廣韻》為標準,何文匯其實亦係「錯讀不勝枚舉」。但除非要「玩嘢」,否則我們不會指何氏「讀錯音」,因為我們明白,擾亂慣用讀音對社會並無好處。但何文匯沒有包袱,他可以從心所欲,在節目中指我們這個音錯、那個音錯,並搬出《廣韻》壯大聲勢,使社會上對「正讀」的重視,變成對「他的字音對錯標準」的重視。

只要像無綫配音組,透過其配音節目,將這些讀音灌輸予下一代,那麼明明已經極少甚至沒有人讀的讀音,都可以「起死回生」。

但即使無綫真的成功令何文匯認為我們讀錯的讀音回歸,亦不是「正音運動」的終結。他們不斷強調他們是「無可奈何地接受」一些與《廣韻》不符的「習非勝是」讀音,現在「法外開恩」,「容許」我們使用這些「本來的錯讀」。那麼,如果這些人有一天「忍無可忍」,要求我們字字跟足《廣韻》切音,基於「《廣韻》便是正讀」原則,我們豈不是又要「改正」我們的傳統讀音?這分明是一個計時炸彈。

何文匯與這個中大的粵語研究中心對於「粵音是否千年不變」採取龜縮政策,堅拒回答。一回答就講些廢話,例如「讀音不能沒有根據」之類。

這亦不代表我完全同意《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或《廣州話正音字典》的審音結果。對正音的「定義」,和審訂正音的「結果」,可以獨立分析。

但如《中文一分鐘》陳永明教授所說:現實中,很多字,實際上人們讀哪一個讀音,我們是知道的。

我相信,大家只要多接觸,多留意,憑良心,不為反而反,不為正而正,很多字,根本不必做甚麼語言調查,也可以發現「實際上人們讀哪一個讀音」。筆者舉過的「構」「購」二字讀音,即屬此例。所以筆者無法不懷疑,無綫配音組、古巨基、環保局、土木工程署,現在所作所為,其實根本是在意圖搞亂粵音,削弱市民對自己母語的自信。語言無法達到溝通目的,只有滅亡一途,像無綫電視現時的配音節目,為了一些所謂「正音」,寧願犧牲語言的溝通功能,目的為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但他們可以逃避責難,全因為何文匯賜予[救]這個讀音「正讀」這個免死金牌。

是否接受某個讀音,絕對可以討論;不是由一個人、一間大學獨攬大權,全盤控制,不容異議。

本網誌討論字音,不同意何氏正音定義之餘,更不同意他對所謂「錯讀」的判斷。其實,就算同意「以《廣韻》為正讀」的標準,也可以不同意他「嚴處論寬」的抉擇。

有些人居然拿「何文匯/中大說某某讀音是正音」,來否定上述質疑。我不同意他們的「正音」,支持者就指出,由於這個讀音是「正音」,所以沒有問題。這種循環論證邏輯,只證明自己連基本分析能力亦欠奉;若這種「正音」思維在香港佔大多數,長此下去,香港只會住着一羣沒有獨立思考只懂人云亦云的愚民。獨裁者最喜歡的就是沒有思維力判斷力的白癡,因為這些人最容易操縱。只要一聲令下,說某件事是「正確的」、「正義的」、「光榮的」、「偉大的」,人人便會按指示辦事。到時候,人人當然都會「機救」、「hon1物」、「九正」、「微敦道」,但這又有何值得自豪?

回說「正音」本身。筆者的看法是,一個不符《廣韻》等韻書的字音,若經過長時間,真的成為社會上最普遍通行的讀音,也可以成為「正音」。如下圖:

正音

  • 一個讀音,可以歸類為「錯音」、「俗音」、「正音」或「古音」。
  • 與《廣韻》反切變化規則不合的讀音,可以是「錯音」、「俗音」、「正音」。
  • 符合《廣韻》反切變化規則的讀音,可以是「正音」、「古音」。
  • 「正音」是最多人使用,或最廣為接受的讀音(紫色部份)。
  • 左邊紅色部份,是最少人接受,不能認為是一個恰當讀音的「錯音」。
  • 「正音」與「錯音」之間是「俗音」。「俗音」可能會成為「正音」,亦可能會遭淘汰。留意「很多人接受的俗音」與「極少人接受的俗音」不應混為一談,「逢俗必反」。
  • 如果一個本來的「俗音」真的很多人使用、為社會上絕大多數人接受,此一讀音,便應視為「正音」。「社會上絕大多數人接受」其實已包括知識份子在內,所以此一說法不等如將所有讀音的選擇權交到一般人手上。況且,決定讀音接受與否多是專家學者的工作。這裏的意思是,他們決定一個正確讀音時,社會現實為必不可少的參考(而非將不合《廣韻》的實際讀音先放在「錯」的對立面然後選擇性赦免)
  • 「正音」之間有一個分界線。符合與《廣韻》反切的讀音若往右移,向「古音」靠近,代表這個本來符合與《廣韻》反切的讀音,越來越少人使用。
  • 當一個「俗音」有全民性,而本來的「正音」(所謂「本來」,亦通常係指有韻書根據的讀音。)反而少講甚至不會使用,此一「正音」便會成為「古音」。有韻書根據但實際上少用、不用的讀音,也會稱為「舊讀」。

一個極端的「古音」與「錯音」在「是否為社會大多數人接受」此一層面,其實相同。所以,站在語言作為溝通橋樑此一立場,「古音」實與「錯音」無異。「古音」一詞有助我們了解語音源流,何況有謂中國人較重視傳統,難言一個「古音」是「俗音」、「錯音」。但語言既為溝通,「古音」與「錯音」都一樣不應提倡。那些「正讀」人士,經常以某某讀音是「正音」(實則已是古音)為名,將一些本來不使用的讀音,帶返人間,其作為,其實與對語文採輕率態度,亂說「約定俗成」的人--即那些「正讀」人士極力反對的人--的本質,又有何分別?只是一加上「正讀」為包裝,不少人便覺得理所當然。

不知各位以為然否。

後記:

1. 筆者非天真認為,「那麼, 正音, 古音, 俗音, 懶音, 錯音, 應該如何定位, 如何歸纇(類), 如何取捨」真是一個「問題」。發問者此言大概表示,反對「正音」,即造成「懶音」橫行、不可收拾;讀音對錯,標準覆亡,後果堪虞。本文釐清正讀概念,則為解釋:反對何氏「正讀」審音結果,甚至反對何氏為「正讀」所下定義,亦不代表從此以後,讀音再無是非之分,對錯之辨。想何博士誕生以前,未有「正讀運動」、未有「《廣韻》大晒」思維,難道有人可以斷言,粵語自成形至今,讀音均無對錯之分?況且,「正讀」之於「錯讀」(處理字典讀音標注問題)、「正音」之於「懶音」(處理說話者發音誤差問題),此一分類,據我所知,亦係何氏提出。網誌討論「正讀」,向與「正音」無干。換言之,不同意某些何氏不認同的、視為「錯讀」的字音,與是否同意要改善「懶音」,實無關連。再加上,即使是對「正讀」的異議,筆者亦係針對特定字音論之;又豈有反對某些「正讀」,等同反對所有「正讀」,繼而等同反對「正音」之理?且以「構」字為例,以下情況,大家真的認為獨何氏對而他人錯?

構

2. 筆者會嘗試改善長篇大論的壞習慣,多謝耐心閱讀。

廣告

4 關於 “正音(完)” 的評論

  1. 香江白丁

    所以筆者無法不懷疑,無綫配音組、古巨基、環保局、土木工程署,現在所作所為,其實根本是在意圖搞亂粵音,削弱市民對自己母語的自信。語言無法達到溝通目的,只有滅亡一途…

    長此下去,香港只會住着一羣沒有獨立思考只懂人云亦云的愚民。獨裁者最喜歡的就是沒有思維力判斷力的白癡,因為這些人最容易操縱。只要一聲令下,說某件事是「正確的」、「正義的」、「光榮的」、「偉大的」,人人便會按指示辦事…
    ***************************************************
    引兄台於正文中的兩段說話.
    下愚也有同感,若然攪亂粵語祇是手段,背後之陰謀目的實太可怕.

  2. Yip Lam

    ‘若然攪亂粵語祇是手段,背後之陰謀目的實太可怕.’.
    Perhaps to ultimately replace cantonese with mandarin when you can no longer communicate clearly in cantonese.

  3. Fai Lee

    王亭之和潘國森兩位專家分別在專書和 《蘋果日報》 強調中古音有五聲而非四聲。 我看 《廣韻》 分韻確有上平﹑下平﹑上﹑去﹑入五聲。看來他們是對的。可能唐宋時,中原話有五聲,其後才變成四聲。煩請高明賜教。

  4.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你好。在下認為,將上平聲、下平聲理解為「平聲(上)」、「平聲(下)」較妥。拙著《解‧救‧正讀》第34頁:『《廣韻》將漢字以平、上、去、入四聲分輯成卷,平聲字多,再分成上下兩卷,《廣韻》遂有上平聲、下平聲、上聲、去聲、入聲共五卷。』這是來自音韻學書籍的見解。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