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讀又一波?

拙著《解。救。正讀》有詳論「構、購」讀音問題,歡迎下載查閱。

掌握權力和公器的人,對社會有莫大影響力。最不要得的,是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企圖改寫事實,模糊公眾對事件的評價。

想來筆者長大期間,「正讀」人士成功攻陷「糾」「綜」「簷」等字,今一輩以「九正」「眾援」「屋鹽」為常,更可反過來斥我輩之非。可能食髓知味,每隔幾年,總有些「正讀」悄悄回歸,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上半年觀察所得,「購」、「構」二字讀成復古的[救]音,越演越烈。

早已講過,購構讀成救多餘。以前將此二字讀成[救]的,不外乎兩類節目:

  1. 語言學者做節目
  2. 新聞報道

他們大概是根據1941年《粵音韻彙》。這兩類節目,算是嚴肅場合,於是選擇讀音,偏向「正規」。《粵音韻彙》說溝、構、購「本來不送氣」、「現在都讀成送氣」,基於要「正規」,他們便選擇這個數十年前的「本來」讀音,以示「正宗」。當然「溝」字則不知他們如何自圓其說。這大概是「可改則改」心態作祟。

「正宗」無非與民間的「通俗」(不是粗俗)相對。這大概與嚴肅場合不宜說粗鄙字眼相似,例如你不會在新聞報道聽到「呢條友」這類稱呼,但你不能禁止日常交談說「呢條友」。

但無論怎樣自命「正宗」,社會上構、購讀成[扣],是鐵一般的事實。而讀[扣]者遠比讀[救]者多,亦不必爭辯。

且正如「粗鄙」定義會隨時代而變,「通俗」與「嚴肅」的界線亦因時而異。黃錫凌說「已經讀成送氣」的六十年後仍視讀成 [kʰ-] 的[扣]音為「俗」而避之改之,根本脫離現實、不合時宜、泥古過甚。

第七屆國際方言研究會中,與會者近八成支持此二字讀[扣],認為讀[救]者不足兩成。事實證明一切。

粵語審音舉隅

本來,語言學者、新聞報道用[救],民間用[扣],河水不犯井水。事關兩音字典皆收,已成事實,堅持用[救]大家尊重,我們用[扣],不是口語音、俗音,更不是錯音、誤音,絕不必改。

當然,語文水平不高的人會較容易受閒言閒語影響,尤其「正音」二字最易蠱惑人心。以前沒有這種怪事,像「時[奸]」一役被口誅筆伐失敗告終。

一個可能性是,現在香港人對自身母語重視程度更勝以前,故希望學到「正確」的語音。但他們大抵沒有想到經常在電視電台聽到的「正確」很多時候是被一派系的人壟斷。

我曾經期望新聞報道對於這些已經通行如斯的讀音會漸見寬鬆。因為電視台新聞風格開始傾向生活化,與觀眾之間像一個老朋友在交談,語調亦比較輕鬆。誰知可以用「潮語」,可以「動L」,那些機[救]、[救]買,寸步不讓。

然後就是配音。配紀錄片,偏重讀音書,還好(但正如前述購、構二字讀[扣]已是日常讀音,不算俗音口語音,堅持讀[救]實在不必);配動畫,以日常口語讀出,正常不過。他們卻偏偏將「機構」改讀機[救]、「購物」改讀[救]物,簡直匪夷所思──在動畫中不單會說像面青(tsʰɛŋ¹)這類口語音,更會說「O嘴」、「屈機」等「潮語」,唯獨像「購」、「構」二字的讀音,又是絲毫不讓半分,非要將觀眾由現代拉回近百年前不安樂。請不要默寫甚麼「讀音有根據」,甚麼「兩者皆可」的說辭──誰跟你說根據?這是合理與否的問題!所以我完全不明白這些人的思維邏輯。

而今年開始,我先後再聽到廣告故意將「構」「購」讀成[救]。

先是年初,聽到某廣告將「機構」讀成機[救]。當時我還不太在意,所以連廣告內容也忘了。

最近,連續兩個中銀信用卡廣告(陳欣旁白),說換[救]物禮券、換[救]精選貨品。

再之後,發現羅山將「構」字由原本的[扣],改讀成[救]。

最驚人的,就是香港特區政府環境局,連續兩個廣告,先要人重用「[救]物膠袋」,新一個更找小朋友來句「自備[救]物袋」,讓正讀™「薪火相傳」!

到底是不是「正讀™」又一波,透過排山倒海攻勢,企圖將香港幾十年來的讀音,扭變成符合某些「正讀™」提倡者期望的讀音?

還是何文匯及那個「正音推廣協會」在中小學的宣傳工作,漸見成效?

我只能說,事情似乎不簡單。甚至陰謀論地懷疑有人背後發功。

語言有規有矩,不能亂讀;但正因為語言是活生生的,在使用過程中一定會有變化。只有已死的語言,才不會有變化。

所以我不大理解認識語言發展過程的人會如此抗拒語言的變化,要將一個沿用幾十年的讀音復「正」(實則復古);當變化已成事實,仍然無所不用其極、排山倒海、不顧場合,改用某些只有一家仍堅持為「正確」的讀音,而排斥實際已經比這所謂「正確」讀音更通用、更普遍、更有效的讀音。要知道語言和文字在一段時期應維持相對穩定,這些人每隔一段時期就拿一個不合《廣韻》的字音開刀,野心不容忽視。

我們知道,即使一個事實如何的明顯,如何「沒有爭議」,如果掌管權力、操控公器的人,如果透過其影響力,加上鋪天蓋地的宣傳,我們與我們下一代所接收的訊息,可能迥然不同。就拿「構」、「購」字讀音為例,在一些有心人以「正讀」自居,以不致語音「越來越亂」為理由,「鎮壓」一向沿用的[扣]音之下,本來沒有爭議的事,可能會變成兩種立場「平分春色」、「未有定論」、「可以商榷」,繼而說堅持讀[扣]才是「製造混亂」,搬出「正讀」旗幟鮮明反對之。「洗腦」成功後,要還原事實,更添困難。

筆者一個人當然沒辦法扭轉一批人的做法。只是無論結果如何,無論所謂「歷史」有沒有所謂「公正評價」,抑或成王敗寇,到時人人讀[救]只覺得我堅持讀[扣]不必改才是愚昩,我覺得也必須將事情經過寫下來,好作一個紀錄。

各位不妨留意此事發展。

7/28 更新: 最近政府的土木工程拓展署廣告,將「構造」讀成「救造」。到底是純屬巧合,還是有人刻意將這類讀音製造成既定事實,暗地裏令我們的下一代成為支持這類何氏正讀的籌碼?

廣告

5 關於 “正讀又一波?” 的評論

  1. Benson

    I think we have to do something!

    we should orginize some people to call the TV station to compliant!!

    Pls email to me and discuss!

  2. bosschu

    現時香港中學生, 很多都有嚴重懶音, 過半數人不能正讀"恆生銀行".  
    敢問一句, 現在若不更正, 50年後約定俗成, 那時大部分人口中的"癢身銀寒"是否變成正音?
    那麼現在有懶音的中學生, 便可以"大部分學生也是這樣, 幾十年後便能約定俗成變成正音"為由, 不去改正自己的懶音問題?

  3.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約定俗成是用來描述客觀事實,而非主觀願望。如果五十年後,真的沒有人能分辨「恒生銀行」與「痕身銀寒」的差異,大家無話可說;可是目前普遍認為「恒生銀行」不應讀作「痕身銀寒」,用「約定俗成」來搪塞,只是混淆視聽。

    本網誌對於何文匯的質疑主要在正讀方面,而非正音,所以並不着眼探討「發音不正」,即時人常說的「懶音」問題,因為這我不認為已獲得社會和教育界普遍接受。況且仍有很多人能分辨「恒生」和「痕身」。

    正讀一例:
    「洗澡」不讀「洗早」而讀「洗燥」,這是「約定俗成」。
    不等於一些人發起將「洗澡」讀成「先燥」,又可以用「約定俗成」來蒙混過去。

  4.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正音、古音、俗音、錯音可以很複雜,甚至對於「正音」這個定義本身亦不無問題。有時間我會嘗試談談。

    但有一點很重要:即使正音、古音、俗音、錯音的標準未必劃一,不代表我們對讀音便沒有了分寸。例如「洗澡」的「澡」字,讀成[早],無論如何「正」,你要將[醋]音列為「錯音」「俗音」,要人改回讀[早],這肯定不妥當的,搬出[早]是正音也是無濟於事。

    當然,在目前香港這種不尚思考推崇權威正讀的風氣下,要將「洗澡」改讀成「洗[早]」亦非不可能--只要是何文匯出來說這才是「正讀」,保證有不少人立即照跟。但我認為必須考慮的,不單是這是否「正讀」的問題,而是:正讀如何釐定?這種做法對我們有沒有好處?有沒有必要?動機是甚麼?正反意見如何?

    例如,何文匯說澡要讀[早]。可是《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建議讀[醋]。你不能說因為何文匯說的是正讀,其他學者意見就全錯;或者說因為[早]是「正讀」所以要跟,而從不過問。

    閣下說,現下不少學生連自己的發音不準。我認為,當中絕大部份人都有能力改善自己的讀音。為甚麼他們不願意花點時間去做?我認為這是「文化自覺」的問題,他們有沒有足夠的自覺去體會自己所說的語言,是自己和自身所屬文化一部份(不必說到國家層面,單就香港本土而言)?他們為何不重視、不在意、容許自己得過且過?我認為這都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但相反,我絕對不同意,當整個社會對待自己的語言,純粹是一個教授叫他這樣讀便照跟,而不是出自對自身語言的尊重和愛護。

    現在這種正讀狂熱,令我想起「國王的新衣」。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