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查字典、減少錯讀…?

中文大學可謂何文匯宣揚「正讀」的橋頭堡。《最緊要正字》第十四集,何文匯親自介紹「湍」字必須讀成他根據《廣韻》切出來的 [tyn1] 音,並不出奇;其他博士也一起群星「匯正音™」,才是不可思議。第十五集節目接近尾聲,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導師張錦少博士首先指出「轉捩點」應讀「轉[烈]點」,然後就「順便」介紹一個字型相近的字。他說:

在此再介紹一個跟「捩」字字形相近,但讀音我們經常讀錯的字,就是「唳([麗])」字。

唳,是小鳥的叫聲。「風聲鶴唳」這個成語,有些人會錯讀成「風聲鶴[淚]」。

「風聲」是指風吹的聲音,「鶴唳([麗])」是指鶴的叫聲,並不是指鶴的眼淚,所以不應讀成「風聲鶴[淚]」。

只要上網一查,便能立即發現:唳字讀[麗],正是何文匯一家之說。標成讀張錦少博士的所謂「錯讀」,則有以下出處:

  1. 廣州音字彙(馮思禹,1962)
  2. 現代粵語(趙榮光,1972)
  3. 粵語同音字典(馮田獵,1974)
  4. 兩用中文字典(馮浪波,1977)
  5. 李氏中文字典(李卓敏,1980)
  6. 中華新字典(1982)
  7. 廣州音字典(饒秉才,1985)
  8. 新雅中文字典(何容,1985)
  9. 粵語查音識字字典(陳岫山,1985)
  10. 廣州話標準音字彙(周無忌/饒秉才,1988)
  11. 香港小學生中文詞典(1988)
  12. 商務新詞典(黃港生,1989)
  13. 香港中學生中文詞典(朱溥生,1994)
  14. 朗文中文高級新辭典袖珍本(1998)
  15. 中文新字典(渾凝仁,2000)
  16. 朗文中文新詞典 (第二版)(2001)
  17. 廣州話正音字典(2002)
  18. 中華高級新詞典(劉扳盛,2004)
  19. 粵音檢索漢語字典 (2006)

關於這個「唳」字,林蓮仙博士在《粵音反切標音兩用正音表》中,「廣韻反切在粤讀中不規則變研究」一節的「同音分讀不同韻例」提到「粤音的歷史演變的一些變化的事實」:雖然「麗」與「唳」(還有戾)同樣是「朗計切」,但今音「麗」讀 [lɐi⁶],「唳」讀 [lɵy⁶]。

換言之,張錦少其實不只指我們「有些人經常讀錯」,其實是在指斥上述各中文字典編者和林蓮仙博士全部不學無術,將「錯讀」收錄其中,誤盡蒼生;亦令筆者明白,原來只要搬出《廣韻》,即可進佔高地,目中無人。本來學術上認為上述字典皆錯絕無問題,張博士亦絕對有自由獨尊何文匯。但《最緊要正字》並非「個人意見節目」,一位頂着「博士」頭銜的學者,居然毫不中立客觀,不是擺出事實,向觀眾陳明:現今眾多字詞典均收[淚]音,說這個是錯音純屬何文匯的看法;又或者起碼講句:「雖然市面眾多字典均指讀[淚],但這些字典全部都是錯的,大眾一錯幾十甚至幾百年,幸好今日我們有何文匯博士正本清源,根據一千年前的《廣韻》為我們擬出正確讀音[麗],所以他是對的。」此即有立場亦不失客觀,起碼讓公眾自己決定應否採信。現在卻一聲不響,罷黜百家,將「何文匯正讀」的對錯標準變成客觀事實,以「教育」為名向觀眾灌輸「[淚]音是錯讀」的觀念,等於說何文匯代表了整個廣東話社群,認真犀利;如此治學態度,教人側目。須知「博士」之「博」,在其學問「淵博」;頂着「博士」名銜的張錦少先生,請不要告訴我你除了何文匯審音的那些以外,連上述二十本字典也沒有查過一本,就走出來做節目指斥「有些」觀眾「讀錯」!

說到這裏,不得不提張錦少博士是 2005 年,由何文匯擔任(唯一)學術顧問的「粵語正音推廣協會」與港台合辦的「粵講粵啱正音大賽」的評判。

又看看該大學「語文自動中心中文部」有關「粵音正讀」的一頁:

你平時說話的時候有沒有注意自己的讀音是否準確?或者只求方便有邊讀邊,或人云亦云?文字本身有規範的讀音,不可以亂說。為了避免讀錯音的情況出現,最好的方法還是查字典。

「文字不可以亂說」、「避免讀錯音,最好是查字典」,講來娓娓動聽,然後網頁便出題考大家:知道重「蹈」覆轍的正確讀音嗎?知道報「刊」的正確讀音嗎?知道「綜」合的正確讀音嗎?

重「蹈」覆轍,大家知道應該讀[道],很合理。於是,人們不難認為網頁中將報「刊」讀成報[hon1]、「綜」合讀成[眾]合,也一樣合理了。

但既然「避免讀錯音,最好是查字典」,大家又不妨查查字典。例如筆者查到的字典中,「刊」字收錄讀成網頁認為是「錯讀」的[罕]音有以下十數本:

  1. 廣州音字彙(馮思禹,1962)
  2. 現代粵語(趙榮光,1972)
  3. 粵語同音字典(馮田獵,1974)
  4. 李氏中文字典 (李卓敏,1980)
  5. 中華新字典(1982)
  6. 中文多用字典(張丹,1984)
  7. 廣州音字典(饒秉才,1985)
  8. 新雅中文字典 (何容,1985)
  9. 國音粵音索音字彙(張勵妍/張賽洋,1987)
  10. 廣州話標準音字彙(周無忌/饒秉才,1988)
  11. 香港小學生中文詞典(1988)
  12. 商務新詞典(黃港生,1989)
  13. 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 (1992)
  14. 中華新詞典(劉扳盛,1993)
  15. 小樹苗學生辭典(賴惠鳳等,1996)
  16. 朗文中文新詞典 (第二版) (2001)
  17. 廣州話正音字典(2002)
  18. 廣州話、普通話速查字典(曾子凡、溫素華,2003)
  19. 中華高級新詞典(劉扳盛,2004)

又不妨查查,「綜」字收錄讀成網頁認為是「錯讀」的[宗]音有以下十數本:

  1. 喬硯農中文字典 (1963)
  2. 現代粵語(趙榮光,1972)
  3. 粵語同音字典(馮田獵,1974)
  4. 兩用中文字典 (1977)
  5. 廣州音字典 (1985)
  6. 廣州話標準音字彙 (1988)
  7. 香港小學生中文詞典 (1988)
  8. 商務新詞典 (1989)
  9. 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 (1992)
  10. 中華新詞典 (1993)
  11. 朗文中文高級新辭典袖珍本 (1998)
  12. 小樹苗學生辭典 (2000)
  13. 朗文中文新詞典 (第二版) (2001)
  14. 廣州話正音字典 (2002)
  15. 中華高級新詞典 (2004)
  16. 粵音檢索漢語字典 (2006)
  17. 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 (2007)

所以,這個語文自學中心網的那句「為了避免讀錯音的情況出現,最好的方法還是查字典」,與何文匯《粵讀》那句「多查字典可以減少錯讀」的金石良言互相呼應。他們的「讀錯音」,現實中同樣等如「讀了何文匯博士不承認的讀音」。所以這句的潛台詞同樣是:為了避免讀了何文匯不認同的字音,最好的方法,還是多查由何文匯審音的字典。

以利辭指港人讀錯甚麼字,以巧言叫人查字典,裏頭所教的,卻原來只是一家之說,未獲公認,卻能以「正確讀音」推銷,置其他字典於不顧。這令人不得不懷疑,甚麼「查字典」、「字音不可亂說」,是不是真的出於對粵語的愛護和尊重。

(2010/4/30修訂)

  1. 香港小學生中文詞典(1988)
  2. 商務新詞典(黃港生,1989)
  3. 香港中學生中文詞典(朱溥生,1994)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