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正音原則

科技發達,資訊唾手可得,不費功夫。網上查粵語讀音,不少人會使用中大的《粵語審音配詞字庫》,彈指之間便能查得字音,方便非常。

工具就手,惜未必人人曉用。網上不時看到有人以為《粵語審音配詞字庫》有為字音定「正音」。

例如查「構」字,字庫標出一音 [kɐu³],一音 [kʰɐu³]。其中 [kʰɐu³] 音條目,備註指:「kɐu³的異讀字」。

有人竟然憑此論定:由於 [kʰɐu³] 是 [kɐu³] 的異讀,所以 [kɐu³] 是「正音」!

此即無中生有、自定體例。

《粵語審音配詞字庫》從來沒有講過「非異讀」等於「正音」、「異讀」等同「不正音」。字庫決定何謂「非異讀」(即配詞字),是根據該字庫所引用資料之中,最多音韻學家認同的讀音。所以,到底在這個網頁中哪些字音會被視為「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起碼會受兩項因素影響:

  1. 網頁所引用資料的數量;
  2. 引用資料著者/編者的注音取向。

審音配詞字庫網頁的主要參考書目有四本。其中兩本,即黃錫凌的《粵音韻彙》和何文匯、朱國藩的《粵音正讀字彙》,擺明是以韻書反切為主,實際讀音為輔(或誤)。1941 年的《粵音韻彙》酌收口頭實際讀音,距今逾 50 年,恐難反映今日讀音真貌;《粵音正讀字彙》更明正言順無視實際讀音,擺出所有字典錯獨他對的態度。另外兩本,即李卓敏《李氏中文字典》和周無忌《廣州話標準音字彙》,即使有收實際讀音,亦未必能完全捨棄韻書切音(《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的出版動機,正是因為當時的字典接近傳統反切,使字典注音與實際粵音差距甚遠)。換言之,只要這兩本較為「從眾」的字書的其中一本有收韻書切音,那麼何文匯、黃錫凌的「韻書音」即能取得壓倒性勝利,成為「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不管這個音在社會如何不通用。

這本來沒有甚麼不公平,因為該網凡例已經清楚說明:

註:我們必須提醒使用者,所謂「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是一個統計概念,而非價值評判。我們無意抹煞任何音韻學家的研究成果和意見,相反,我們為每一個讀音提出根據,希望使用者能夠明白自己所讀之音是否廣為音韻學家認同。

這與不少網民搬出《粵語審音配詞字庫》,指「某某是異讀,所以不是正音」,簡直南轅北轍。但由於查字太方便,誰會有興趣在查詢前,先看凡例?

結果,該網頁被一些人以為等同「正音裁判所」,而這種「正音」,便多數是傾向於何文匯一派的「以韻書為切音」的讀音。

這顯然不是網頁的初衷。該網頁首簡介已有提到:

為了照顧香港的語言現實,我們把『香港語言學學會』諸君建議認可的口語讀音亦予吸納。

如果該網是「正音裁判所」,那麼單憑「香港語言學學會的認可讀音」一個「根據」根本寡不敵眾,收了等如不收,何須多此一舉?

無奈總有人愛強作解人,以主觀代客觀,討論粵音問題是搬出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以為執到寶,再以「自創正音」教訓人,反暴露了自己的無知。

當然,這已比一些只懂看着根據中的「何」字來指責港人發錯音的盲毛好上了不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