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周堯教授:正字與正音

網上找到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單周堯的一篇簡報,題為「正字與正音」,想是2008年7月24日在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舉行的講座內容。關於「正音」,單教授探討了有關「正音」的基礎知識,亦談及「何謂正音」這個熱門話題,更有《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廣州話正音字典》及何文匯《粵音正讀字彙》的審音原則及收音比較,內容詳盡,只看簡報亦不影響理解。礙於篇幅,以下摘取部份與本網主題有關的探討(副題為筆者所加),簡報全文請逕自按此觀看(注意網頁不太兼容 Firefox)。

甚麼是正音?

  • 正音就是標準的語音。讀正音,就是要發音正確,注意正讀。
  • 造成漢字誤讀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個就是發音不準的問題。所謂發音不準,就是發音時把相近的聲母、韻母或聲調混淆,導致出現誤讀。
  • 以香港通行的粵方言為例,目前沒有一個統一的粵音標準。粵音怎樣才算正確,到現時為止,仍然莫衷一是。
  • 決定規範讀音,不論普通話或粵語,一般都會依據或參考《廣韻》的反切。

有關反切

  • 反切用兩個字拼合成另一個字的音,是我國傳統的一種注音方法
  • 反切上字與所切之字聲母相同,反切下字與所切之字韻母和聲調相同。
    即上字取聲,下字取韻和調。
  • 不過由於語音不斷演變,有些時候即使正確地使用反切的方法,也不能正確地拼出讀音來。
  • 舉個例說,反切下字和被切字的聲調本來必須一致,但是今天陽平聲的反切下字可以切陰平字,陰平聲的反切下字也可以切陽平字。
  • 這是因為宋代以前平聲本不分陰陽,後來因為聲母清濁不同而分化為陰聲調和陽聲調兩類,於是今天看來決定聲調陰陽的倒是反切上字而不是反切下字了。
  • 這種聲調上的變化還有規律可循,聲母和韻母方面的演變卻繁複得多了。

從切還是從眾

  • 要決定廣州話的規範語音,還有從切抑從眾的問題
  • 在第七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中,本人曾就這兩個字和「于」、「論」、「誼」、「烤」、「繞」、「溝」、「購」、「構」、「騾」、「渲」、「媲」、「窈」等字的粵語讀音問題,徵詢與會者的意見,並即場請與會者就這些字的讀音進行投票。

「友誼」,讀作「友而」還是「友二」?

  • 音「二」11.8%
  • 音「而」82.4%
  • 不表示意見 5.8%

「購買」,讀如「扣買」還是「救買」?
「機構」,讀如「機扣」還是「機救」?

「購」:

  • 音「救」19.1%
  • 音「扣」76.5%
  • 不表示意見 4.4%

「構」:

  • 音「救」16.2%
  • 音「扣」79.4%
  • 不表示意見 4.4%

  • 從投票結果可見,參加研討會的學者,意見跟大多數粵音工具書不同,於「從切」(依從古代反切)與「從眾」之間,較傾向於從眾,但意見也不完全是一面倒。
  • 幾本在香港較受中、小學師生歡迎的韻彙和字典,如黃錫凌的《粵音韻彙》(1938)、喬硯農的《中文字典》(1963)、中華書局的《中華新字典》(1976)、李卓敏的《李氏中文字典》(1980)、饒秉才的《廣州音字典》(1983)、商務印書館的《商務新詞典》,注音各有所依,莫衷一是。
  • 當遇上讀音問題時,即使翻查字典,亦會出現字典注音與日常使用語音不相同,以及字典之間注音不相同的情況。
  • 在粵音工具書之間,注音取向不盡相同;整體來說,較傾向於從切,但卻非完全從切。
  • 即使同一本工具書,也往往依違於從切、從眾之間,沒有一本工具書完全從切,也沒有一本工具書完全從眾。
  • 可見從切抑從眾,並不容易決定。

過去的大規模審音工作

  • 在英美等國家,沒有以古為正的觀念,字典注音,以從眾為主,並兼收異讀。
  • 中國人則比較喜歡講求正音,古代的反切,往往是中國學者審音的一個重要原則。當然,參考古代的反切,只是審音的眾多原則之一。
  • 進行審音,使讀音規範化,當然不無好處,至少有利於教學和電台、電視台的廣播。
  • 比較大規模、牽涉較多學者的審音工作,八十年代香港的語文教育學院曾發起過一次。
  • 先由學院內的工作小組,根據七種常用的字典、辭典、韻書,找出有爭議的漢字讀音,然後組織「常用字廣州話讀音研究委員會」,擬訂「建議讀音」,並於1990年出版了《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初版。
  • 香港政府教育署規定,中小學教師在課堂上的讀音,須依據《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
  • 在《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出版的同一年,由廣東語言學界主導的廣州話審音委員會正式成立,成員包括粵、港、澳學者二十多人。
  • 委員會成立後,隨即進行審音工作,先由審音編輯組製作卡片,把幾部常用粵語字典中標音有異的字目列出,然後由審音委員會對這些字目進行討論,逐一確定這些字的粵讀取向。
  • 審音委員會在廣州、深圳、澳門等地開了多次會議,每次為期約二至三天。
  • 由於委員人數眾多,每次會議財政開支很大,而且進度緩慢,有時一個字音,討論接近一小時。
  • 到了1995年1月,已就大部分有異讀的字目進行審音,審音工作算是基本完成。
  • 審音委員會成員隨即轉為《廣州話正音字典》編纂委員會委員,並成立《廣州話正音字典》編纂部,在編纂委員會指導下進行編寫工作。
  • 《廣州話正音字典》的注音,跟《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的建議讀音不盡相同。
  • 「常用字廣州話讀音委員會」在研訂字音時,其中一個主要原則,就是當某字有正讀和俗讀,而俗讀為多數人所接受時,會取俗讀為建議讀音。
  • 至於無別義作用的異讀,亦會取最常用者為建議讀音,頗常用者放入「備註」欄,不常用者則不取 。
  • 至於《廣州話正音字典》的注音原則,是從今從眾。其他非保留不可的讀音,也加以保留,不勉強「定於一」。
  • 過往有些字典以黃錫凌的《粵音韻彚》作為依據,沒有照顧社會上實際的讀音。
  • 而《讀音表》及《正音字典》在研訂讀音時,則考慮社會實際情況。
  • 有學者認為「從今從眾」的審音原則使字典的標音更貼近現實,字典的實用價值也因而提高。

與何文匯的《粵音正讀字彙》比較

  • 1999年,《粵音正讀字彙》出版,2000年,《粵音正讀字彙》的簡本《粵音正讀手冊》出版,其注音跟《廣州話正音字典》和《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不完全相同。
  • 相對而言,《粵音正讀字彙》和《粵音正讀手冊》,注音較多從切,《廣州話正音字典》注音和《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建議讀音則較多從眾。
  • 例如「饅」、「昆」、「驢」三字,黃錫凌《粵音韻彙》以「 maan4 」、「 gwan1 」、「 loey4 」作為正讀,《廣州話正音字典》則加以捨棄,直接以通行的常用音為正音,即「 maan6 」、「 kwan1 」、「 lou4 」。
  • 相反,《粵語正讀手冊》的注音則以《廣韻》及同系韻書的反切切出的讀音為正音,即「饅 (《廣韻》母官切; maan4 )」、「昆 (《廣韻》古渾切; gwan1 )」、「驢 (《廣韻》力居切; loey4 )」,所注之正讀音與黃錫凌《粵音韻彙》相同。
  • 照顧通行讀音的特色,也反映在審音委員會在口語變調的處理上。
  • 《廣州話正音字典》共收28個口語變調的讀音,如「畫」、「蛋」、「蜢」、「橙」、「瘤」等,正音分別為waa6、daan6、maang5、tsaang4、lau4,變調為waa2、daan2、maang2、tsaang2、lau2,這些變調在生活語言中是經常聽到的,但《粵語正讀手冊》卻沒有將這些注音視為口語音或今音標出。
  • 由此可見,《廣州話正音字典》在審音時,特別重視那些已經深入人心、家喻戶曉的讀音,即使字音不合反切,只要在社會上廣泛使用,也適當的加以保留,或作俗讀看待。
  • 有人認為這種既考慮語音發展、語音結構的規律性,又考慮語言應用的通用性的取音原則,照顧了字音約定俗成的法則,是從今從眾的態度在注音中的體現
  • 相比之下,《粵音正讀手冊》的注音則較多從切。
  • 例如「戾」字,《廣州話正音字典》注音是 loey6,而《粵音正讀手冊》的注音則是 lai6。社會上似較多人用 loey6 音;而《粵音正讀手冊》則依從《廣韻》「郎計切」注音。
  • 然而,《粵音正讀手冊》的注音也非完全從切。對那些沿用已久、習非勝是的誤讀,會以口語音標出;而日久不能還原的變調,亦視作口語音或今音。
  • 有約90個字,《廣州話正音字典》只收一音,而《粵音正讀手冊》則分別注有正讀音及口語音。
  • 例如「蝸」、「購」、「艘」、「菌」、「僧」、「療」、「蘋」及「魔」八字,《廣州話正音字典》只有一個注音,分別為 wo1、kau3、sau2、kwan2、dzang1、liu4、ping4 及 mo1,這些都是通行的讀音。
  • 而《粵音正讀手冊》除注出以上讀音作口語音外,亦同時注出根據切語切出的讀音,作為正讀音,即「蝸 gwaa1 (《廣韻》古蛙 / 古華切)」、「購 gau3 (《廣韻》古候切)」、「艘 sau1 (《字彙》疏鳩切 )」、「菌 kwan5 (《廣韻》渠殞切 )」、「僧 sang1 (《廣韻》蘇增切 )」、「療 liu6 (《廣韻》力照切 )」、「蘋 pan4 (《廣韻》符真切 )」、「魔mo4 (《廣韻》莫婆切 )」
  • 從這些例子可見,《粵音正讀手冊》的注音較偏向從切;而《廣州話正音字典》則不收錄生僻罕用的讀音,注音比較注意貼近現實。

對日後審音的展望

  • 如果再審音,應該注意下列兩點:
    (一)反覆徹底討論,以決定建議讀音所依據的標準。
    (二)反覆徹底檢查,務求盡量妥善地訂立標準讀音。
  • 如果再由委員會開會審音,有甚麼不理想之處?根據過去經驗,有下列幾點:
    (一)開會時不一定每個委員都能出席。
    (二)翻查資料,時感不便。
    (三)部分委員比較被動,於是由主動者主導,結果審出來的讀音多與主動者意見相近。
    (四)如部分委員來自其他地方,住宿費用昂貴。部分字音相持不下,討論所牽涉的費用也很高。因此開會時討論一個字音的時間不能太長,加上很多時資料無法逐一細核,所以個別字音討論得不很徹底。
  • 本人忽發奇想,如果透過網站和電郵來進行訂立標準讀音的討論,或許可以補救這些缺失。透過網站和電郵來進行訂立標準讀音的討論,好處是:
    (一)不會有委員因其他要事不能出席參加討論。
    (二)有充分時間翻查資料、研究、思考。
  • 最後,本人要再一次指出,要粵語審音成功,政府的支持非常重要,這包括香港政府和廣東省政府。希望粵音的規範,不會一語兩制。
廣告

3 關於 “單周堯教授:正字與正音” 的評論

  1. 安鑑良

    關於粵語正音,近十數年污煙瘴氣,約定俗成是語言的一個必言,同音不同調應為正常現象。只有字的"正"音跟坊間誤讀的才應糾正,例如"汗流浹背"的"浹"字。"唾手可得"的"唾"字,如今何物"呵雲灰"攪局,"時間"要迫人用"時奸","購物"迫人用"救物",姓"任"的迫人改姓"淫",荒謬!牠為什麼不叫牠做"呵雲灰"。我這些年來很奇怪,為什麼中文專業的單教授不出來帶頭討論,而要一個不是找這語文專業的呆子,說三道四,謹希望你閣下能撥亂反正,救救粵文化!
    祝平安喜樂。

    安鑑良

  2. 香江白丁

    在下花了二三小時粗略閱讀了單周堯教授的‘正字與正音’簡報,對大眾及學術界於粵音有關事宜的認識加深了,真是獲益不淺。感謝博主辛勞。
    單周堯教授的‘忽發奇想’,雖未必可行,起碼是持開放態度,做法民主,較‘一言堂’易於服眾。

  3. 引用通告: 《能仁學報》第十一期「粵音專號」 « 正讀™?點讀!──香港正音(正讀)觀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