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正讀:嶄

這年間古怪「正讀」說得多了,有些字音的確令人難以取捨。

數個月前無綫電視忽然興起一陣「斬薪」潮,報幕配音不斷強調「斬薪」、「斬薪」。

是主張回歸原始,人人「斬柴」?

還是金融海嘯,裁員聲四起,不裁員也可能要減薪。現在的傳媒,「建立營商環境」只會講成「打造營商平台」,似嫌原詞太過平實,非「打造」不夠震撼。那麼將裁員說成「斬人」,把減薪改成「斬薪」,也很合邏輯。

原來是一場誤會,電視台說的,是「嶄新」。

「嶄新」是常用廣告詞,形容一些全新的服務或享受,其中「嶄」字,一向讀成[湛]。例如零七年末數碼廣播,政府宣傳片便有旁白說「為觀眾帶來嶄([湛])新的視聽享受」。無綫電視一向重視「正讀」,率先提異議,一段期間,配音部及報幕不斷將「嶄」讀成「斬」,以為「正讀」表率,垂範公眾,於是「嶄新」便成「斬新」矣。

筆者查字典,一查,的確--很多字典均只標「斬」音。只有周無忌《廣州音字典》標注另音「湛」。莫非真要開始改讀成「[斬]新」?

再查《康熙字典》,韻書中「嶄」的正寫是「嶃」,此字有二音。

《廣韻》《集韻》《韻會》《正韻》:士減切,音劖。山高峻貌。

《廣韻》《集韻》:鋤咸切,同巉。山尖銳貌。

第一個讀音「劖」,即 tsʰam⁵,被尖物「劖親隻手」的那個「劖」音。

第二個讀音「巉」,即 tsʰam⁴(慚),通巉。即是指不整齊狀的「巖巖巉巉」的「巉」。

原來據古書,根本沒出現[斬]音!

那麼,若據古書,「嶄新」,應該讀[劖]新了?何文匯確如此認為。

但[斬]音從何來?所有字典都標錯音了?

原來又不一定,繼續追查,「嶄新」一詞,本作「斬新」:

杜甫‧《三絕句》:「楸樹馨香倚釣磯,斬新花蕊未應飛。」康熙字典並注:「禪家有斬新日月之語。」

蘇軾‧《再和楊公濟梅花十絕》:「斬新一朵含風露,恰似西廂待月來。」

而「嶄新」則是後起詞:

《聊齋志異》恒娘:「袍褲襪履,嶄然一新。」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六回:「我今天日裡看見他送客的時候,莫說穿的是嶄新衣服,底下人也四五個,哪裡至於吃盡當光。」

若「嶄新」來自「斬新」,那個「嶄」,應該沿用「斬」的讀音。字典的讀音倒不是亂標。

可是「嶄」字除了「嶄新」,還有「嶄露頭角」一詞。

唐‧韓愈《柳子厚墓誌銘》:「雖少年,已自成人,能取進士第,嶄然見頭角,眾謂:『柳氏有子矣。』」

這個「嶄」字,應是由「山高峻貌」引伸而來。那麼,「嶄露頭角」,當據本音讀成「[劖]露頭角」了(何文匯正有此意)。聽起來就像是「刺露頭角」,煞是古怪。但這個[劖]音不見於一般字典,如果依這些字典音,便得讀成「[斬]露頭角」,聽起來倒像是要把露出的頭角斬去。

於是我們看到:

若此何文匯為正,「嶄」應讀[劖]。但現在沒有人會這樣讀。

根據多數字典,「嶄」應讀[斬]。這似乎是因為「嶄新」來自「斬新」。將「嶄」讀[斬],用在「嶄露頭角」,依然可能是錯。用在「嶄新」,雖說對應「斬新」這個語源,但有指「『斬』的本義和引申義都看不出與『斬新』詞義的聯繫,可能只是借其音而已。」所以粵人將上聲轉去聲,令讀音與本來的詞義不同的「斬」分開,不必「斬薪」、「斬露頭角」,我認為不是壞事。

雖然只有《廣州音字典》標注[湛]這個讀音,不過八十年代的《常用字異讀分類整理》中,此音卻仍列作「又讀」。應是因為此音已經十分普遍,故不予否定。

個人決定捨大多數字典收的[斬]音而取[湛]音。1988年無綫電視廿一週年台慶一句「嶄新意念象徵跨步向前」,蕭亮也是讀「湛」的。近期發現無綫不再繼續堅持「斬薪」,沿用「[湛]新」,是好事。

廣告

1 關於 “未必正讀:嶄” 的評論

  1. 香江白丁

    嘿嘿,除了「打造營商平台」外,時下更有‘為XXX〔創造有利條件〕’的句法,再衍生‘通貨膨脹指數〔創了新高〕’,‘某股份股價〔創了新低〕’之劣句式。唉,試問有誰願意〔創造〕這類‘新高’‘新低’。
    下愚以為,粵音以外,傳統之優良中文亦是亟待整理。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