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今是而昨非

不知不覺,網誌已開張一年多。先在新一年謝謝各位支持。

早前報載一男子在醫院門外,懷疑心臟病發,病者兒子到醫院詢問處求助,職員卻着求助人先打九九九報警。事件擾攘了二十四分鐘,病漢始被送往急症室,卒返魂乏術。事後有高層解釋,病人身處地屬醫院範圍以外,叫求助人先撥九九九,依足指引。輿輪嘩然,院方翌日道歉。

外界批評,醫院雖拿指引做擋箭牌,但問題重點是職員欠缺應變能力,癥結不在「指引」,而是處理事件時欠缺「常識」;有報章社評以「墨守成規」、「僵化」形容職員的行為。大家爭論着,院方一味強調「指引」,但指引是否凌駕常識?明明指引是人定出來,現在卻作繭自縛,捨棄常識,是否諷刺?

筆者於是聯想,批評「正讀」時曾多番指出,不要盲信「標準」,決定是否跟隨之前,起碼先分析利弊,權衡輕重。跟從的讀音標準荒謬,更突顯問題所在:讀音也是由人決定的,卻因為要遵守某「標準」,連一個讀音讀出來根本無法與人溝通、犧牲語言作為語言的功能也在所不惜,極端至此,有些人卻認為理所當然,因為依足指引,不是應該拿一百分滿分嗎?

要不要檢討指引?筆者不知,但我們可能要審視一下,該如何看待這些「指引」。

做過《最緊要正字》主持的王貽興,最近在電台談及他對何文匯「正音」的態度有變。佢說自己本傾向何文匯學派,惟其中論及一些所謂「正音」,卻令人不敢貿然去「正」之。

王先生一提此事,其他主持人亦有感而發,你一言我一語:「就不知為甚麼,跟啊跟的便跟了這個何文匯博士一派……多年前已經迫我們講時[奸]…這我們說過很多遍了……那些時[奸]啊,機[救]啊…」「糾正…舊時是讀[斗]正的嘛…」王貽興認為,何文匯所提出的「正音」,實在不能字字都跟着他的意思來「正」,否則影響溝通。

又例如歐陽偉豪博士接受《蘋果日報》訪問,亦以「人妖」做例:「人妖的妖正音是『腰』,但你跟團到泰國,難不成跑到領隊面前說,我想看人『腰』嗎?」或多或少表達了他對「正音」的態度。只是這又牽涉「正音」的定義了:

1. 如果「正音」不可取,這個音,應不能成「正音」,即「人妖」不應以人[腰]為正;
2. 如果人[腰]依然是「正音」,則這個「正音」,便非等同「可取讀音」,那麼我們便不應提倡「講正音」,因為這等於提倡「講不可取的讀音」。

筆者稍感欣慰的是,無綫配音部對於「正音」,亦似有放寬跡象,不硬跟一套「標準」。早前外購劇《神探伽俐略》結局篇,筆者在宣傳片、劇集中,聽到配音員將「死不暝目」唸為死不[皿]目,而不是那些「死不[明]目」。暝、冥同讀,[皿]王星一讀,或有機會逃出生天。尚待觀察的是,雖然暝、冥同音,但「冥」字讀[皿],何文匯指是「錯讀」;暝字讀[皿],則有《最緊要正字》的博士承認是口語讀音,同音唔同命。

明愛醫院不幸事故曝光,卻令一些人打醒精神,間接促成數日後一些危險個案得到妥善處理,救回人命。能否「壞事變好事」,端看那些非「機救」「微補」不可的人的造化。

廣告

4 關於 “覺今是而昨非” 的評論

  1. fw自一個配音同好討論區

    以下內容,fw自一個配音同好討論區
    討論區在哪兒,不便公開,以免又像下述的事情般,令討論區又再給人騎劫。

    (前文不關事,略)
    真正有問題嘅係,
    而家出面有人用鬧人嘅, 佢自己先係啱嘅口吻,
    鬧緊點解唔讀"潮"比奈之類,
    其實配音員同導配, 好多時都左右做人難,
    做呢個音, 就有嗰啲人唔中意, 話你錯, 話你唔應該,
    讀嗰個音, 就有呢啲人唔中意, 話你錯, 話你唔應該,
    但係配音時, 始終要讀個音出嚟, 所以呢啲嘢都真係好麻煩

    記得N年前, 好似係配音谷時代, 無啦啦有個人好憎"何氏正音",
    走入去配音谷踩場大鬧無線配音員,
    唔知點解佢仲帶埋一班人嚟, 兼夾推到上報,
    原本人哋討論緊大家配音員、角色等等嘅氣氛就冇晒,
    嗰個人仲要自己好正義好威咁,
    我唔理佢講正音問題有冇道理, 佢咁嘅行為已經令人好難受。
    而且呢家嘢, 有時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
    佢覺得自己反"何氏正音"好有理, 但擁護"何氏正音"嘅人亦可以覺得佢好冇道理
    (雖然我自己係唔buy"何氏正音"嘅)
    但電視台有個標準去跟嘅時候, 你唔滿意, 可以提意見,
    但唔係要首先定性人哋做罪人, 喺度亂咁鬧到人哋狗血淋頭.

  2.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你好! 閣下所留意見,個人看法如下:

    在粵語中,「朝」字有兩種讀法,一個是「招」,一個是「潮」。讀「招」時解作「早上」,引申指「日」,例子有「朝早」、「朝夕」、「今朝」。讀成「潮」有幾個意思,懶得抄字典,大家可自行翻查,僅舉例詞有「朝政」、「朝代」、「朝聖」。「朝」是破音字,讀音不同,詞義亦不同,讀音不能胡亂交換使用。

    引文首段相關是關於「朝比奈」這個日本姓氏的讀音。「朝比奈」是「あさひな」,朝日語中讀「あさ」時解作清晨,換言之在粵語中應該沿用「招」音。

    「朝」非日本漢字,而且日本對「朝」字的分工與中文幾乎一模一樣,這類讀音是無可爭拗的,不必左右做人難。

    除非這些人認為「今朝有酒今朝醉」可讀作「今潮有酒今潮醉。但對這些人,有甚麼好說的?

    若有人認為應該讀「潮」,不妨,大可提出證據來。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錯了,當事人有無認錯及改正的勇氣。網上人人不知姓名,厚顏無恥者眾,有人被指出錯誤後,將對方理據捩橫折曲者不計其數,無從辯駁時借機遁走者屢見不鮮。

  3.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說到「配音谷」,感觸良多。

    筆者是「閃電傳真機」年代長大。自幼看無綫配音動畫,對該台配音專業甚為佩服。「配音谷」多次易主,筆者見證過過新聞組百花齊放的日子,看過「配音谷」的離離合合,亦經歷過有配音員參與交流的時代,記憶中有 KEN 哥(陳欣先生)當年解釋《鐵達尼號》明星配音形容沒時間「雕花咁雕」教人發噱、健二(已故的黎偉明先生)、夏實(鄭麗麗小姐)、謙二(陳卓智先生)、莎朗(梁小霞小姐)等人,好像還有 Pasu(梁偉德先生),吸引不少擁躉慕名而至。小時候已不屬踴躍發言的一類人,長大後不再「電視撈飯」,參與的熱情亦不復再,不過仍然有繼續訂閱該組。

    我倒未見過該新聞組有提及關於「正讀」的話題,除了我親身「受靶」那一次。本來已甚少看電視,偶爾看到配音劇集及動畫,孰料屢屢聽到刺耳的古怪讀音,即那些「結救」、「鋤鳥」、「明王星」之類;這些讀音,根本不是我們一直以來用慣聽慣講慣的讀音。當時社會上亦確已有有關此類「正讀」的反對聲音,眼見該台配音部有日漸向一方之「正音」靠攏之勢,便在該組寫篇小文,略抒己見。當時是二零零七年。

    為甚麼選擇在「配音谷」發文?因為:
    1. 我不看論壇,沒其他發言渠道;
    2. 主題與配音員有關;
    3. 雖然配音員不再留守,但我覺得應該還有導配及配音員間中前來,所以希望他們看到後能協助反映。
    基於這些天真意願,筆者當年發文,針對電視台的,只此一段:

    ※ 電視台有關人士想「正音」,應係出於好意,但希望你地明白,懶音,或學識唔夠而造成o既錯音(例如有邊讀邊),同自然演化,雖然界線模糊,仍不能混為一談。尤其如冥、彌二字,一來不見得係錯讀,二來並非近年o既事,三來我認為而家o既「正音標準」難以服眾,貿然跟從我唔敢話教壞細路,但尤其今時今日將已冇人再咁讀,入土為安o既音招魂,肯定會製造混亂。

    ※ 除非要求讀「正音」者係何文匯FANS,咁冇辦法,否則,該正不該正,請先想清楚,別被「正音」o既「正」字迷惑。

    全文沒有假定誰是始作俑者,與網友對答討論間,我亦講過:

    ※ 我唔知幕後主腦係邊個,只肯定唔會係配音員意思。

    ※ 我唔係想話邊個錯邊個o岩,我都話,欲正音者應係出於好心。

    所有文章,我從來沒有講過配音員一句壞話。

    可知結果如何?

    1. 筆者舉出網上字庫收音,指一些常用已經被學者接受,不必貿然改變(我肯定他們以前不是使用這些讀音,只欠片段佐證)。有回應者指本人只是「自細讀慣寫慣,被人話錯,感情上受唔到」。換言之,無視我所舉事實,一來假定筆者只是「羞於認錯」,二來假設在下認為不必改變的「本來讀音」,是一個「錯誤」。

    2. 筆者指出,社會上某些「正音」,感覺只係一家之說,不單社會未廣泛認同,且疑竇甚多,不宜盲從。有人解讀為我這樣即是說「正音派」是邪魔外道、一文不值,於是指我「一面倒踩緊一方」。

    3. 筆者當年單人匹馬,只在一個配音員新聞組,發過這麼一篇文章。結果有人說「好多唔知頭唔知路既集體走黎踩場」,最後被誣衊「咁你繼續同你幾位朋友,到各個FORUM上面演繹幾百人既聲勢」。

    4. 此事被《蘋果日報》報道,就說有人在「三人成虎,謠言變真章」;又說有人搞「喧賓奪主式火速上位大法」,言下之意即是說我是有動機有預謀地糾眾到該處撒野。

    事已至此,還有甚麼討論餘地?無的放矢最是簡單,反正不須負上責任,改個網名,又是一條好漢。擁護者為偶像(配音員)護航,司空見慣(但我明言沒有針對過配音員);可是將心比己,無中生有的指控,說來不費功夫,但會否傷害別人,降低自己人格?一想到此,為文時力求審慎,凡事留一線。

    回憶完畢。這就是零七年我在配音員新聞組,即「配音谷」的經歷。「電視台有個標準去跟嘅時候,你唔滿意,可以提意見」,這位網友說得很對,不過如果提個意見。只是在網上提個意見,便被定性為糾黨鬧事罵人之徒,卻令人無奈。

    就不知該網友說的「N年前」事件,是不是筆者親歷其境那一次:
    1. 我在該新聞組超過五年,應不算是「踩場」;當時倒是有人指「好多唔知頭唔知路既集體走黎踩場」,與上述「走入去配音谷踩場」有幾分相似;
    2. 我沒有「大鬧無線配音員」;
    3. 我沒有「帶埋一班人嚟」,倒是有人「屈」我「繼續同你幾位朋友,到各個FORUM上面演繹幾百人既聲勢」,與上述「唔知點解佢仲帶埋一班人嚟」不謀而合;
    4. 當時討論不算熱烈,回覆亦只集中在同一討論串,沒有騷擾其他討論;倒是當時有人說「正正經經討論配音, 有咩好有咩問題, 唔見有人注意」,與上述「原本人哋討論緊大家配音員、角色等等嘅氣氛就冇晒」互相輝映;
    5. 我沒有「扮正義」,倒是有人以為「篤爆」本人與其他人「踩場」,一句「我蒲開forum架, 之前都見過各個forum既情況!」,得意洋洋。
    6. 我沒有將電視台的人罵個狗血淋頭,倒是被人罵個「狗血淋頭」。

    如果是的話,我開始明白何謂「三人成虎,謠言變真章」。否則,該網友大可添上這筆歷史。

    當然,不指名道姓,對方又可以嘲我對號入座。所以說,無中生有的指控最不費功夫。

  4. 引用通告: 2007年「大鬧配音谷」經過 « 正讀™?點讀!──探討當今香港粵語正音(正讀)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