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

1992 年香港教育署語文教育學院中文系編的《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不以《廣韻》為尊,不求以「正音」獨霸天下,亦不先以韻書音為正音,再一邊「無奈接受」一些與韻書音不同的讀音,一邊以「習非勝是」排斥與韻書音不同但廣為人所接受的讀音。以下是此書的前言及說明文,各位可由此知道「何文匯正讀派」以外的聲音。

前言

在香港,廣州話最流行,目前它仍是中文教學的主要媒介,因此許多在香港出版的字典都有粤語注音,但這些粤語注音,卻有部分跟香港通行的實際粤音有距離,令人感到無所適從,下面是一些例子:

字典音   香港通行粤音
診 [zan2]      [can2]
賄 [fui2]      [kui2]
肘 [zau2] (走) [zaau2] (爪)
蚱 [zaak3]      [zaa3] (炸)
饅 [maan4] (蠻) [maan6] (慢)
戀 [lyun5]      [lyun2]

在《廣韻》中,上列各字的反切是:

診 之忍、直刃二切
賄 呼罪切
肘 陟柳切
蚱 側伯切
饅 母官切
戀 力卷切

由此可見,字典音比香港通行的實際粵音更接近傳統的反切。可是,要全面照顧韻書上的反切是不可能的,請看下列例子:

反切       香港通行粵音
品 丕飲切      [ban2]
薏 於力切      [ji3]
孕 以證切      [jan6]
壓 烏甲切      [aat8]
檄 胡狄切      [hat9]
打 德冷、都挺二切  [daa2]

同一反切的字,到了現在,也有分化為不同音的,例如:

反切    香港通行粵音
鶯  烏莖切   [ang1]
櫻鸚 同上    [jing1]
麗  郎計切   [lai6]
戾唳 同上    [leoi6]
隸  同上    [dai6]
敬  居慶切   [ging3]
竟  同上    [ging2]
膝  息七切   [sat1]
悉  同上    [sik7]
剔  他歷切   [tik7]
踢  同上    [tek3]

反切    香港通行粵音
憶億臆抑 於力切   [jik7]
薏    同上    [ji3]
鴨    烏甲切   [aap8]
壓    同上    [aat8]

正如明代陳第 (1541-1617) 《毛詩古音考,序》所說:「時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轉移,亦勢所必至。」文字和語音,都是會演變的。就以文字為喻,「春」字小篆作萅,《說文解字》說:「萅,推也。從艸,從日,艸春時生也,屯聲。」楷書作「春」,「芚」旁變作「」,可說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但我們還不是照樣把它寫作「春」嗎?這就是約定俗成。

同樣地,廣州話的訂音,也有許多學者贊成約定俗成。問題是,哪些音我們接受,認為是約定俗成;哪些音我們不接受,認為是誤讀。「刊物」的「刊」,讀 [hon1] 還是 [hon2]?「綜合」的「綜」,讀 [zung3] 還是 [zung1]?這對小學教學來說,尤其重要,因為小學生比較單純,如果同一個字,不同老師有不同的讀音,將會他們造成困擾。《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的出版,將會減少異讀,這無論對小學語文教學或粵音規範化來說,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不過,由於長期以來,各安所習,對訂音的標準、原則以至每個字的建議讀音,相信都會有不少不同的看法。希望各位讀者多提意見,使這本讀音表能及早作出修訂。

《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說明

一、香港日前絕大部分小學的中國語文科都用廣州話授課。教師在備課時,如果對課文漢字讀音有懷疑,往往求助於字典、辭典等工具書。今人困擾的是:不同工具書間的讀音往往並不一致,使人無所適從。語文教育學院中文系有見及此,於是發起「常用字廣州話讀音研究」,先由院內工作小組(另見下文第十段)根據七種常用的字典、辭典、韻書找出有爭論性的漢字讀音,然後組織「常用字廣州話讀音研究委員會」(另見下文第十三段),擬訂「建議讀音」。《常用字廣州託讀音表》就是委員會的討論結果。

二、本表是一份以小學語文教師為主要對象的語文教學參考資料,目的在減少小學語文教師因漢字廣州話異讀太多而產生的困擾。至於教師講授其他用廣州話授課的科目時,當然也可以參考本表的資料。

三、本表共收常用字4761個,包括語文教育學院1986年出版《常用字字形表》所收4721字(本表前面4719字與《常用字字形表》字碼一樣,*);另分別參考三種的漢字頻率統計中最常見的2000字,增加常用字和異體字42個,其中包括《常用字字形表》「附錄」中的異體字和「補遺」的字)。三種漢字頻率統計是:

  1. 《國民學校常用字彙研究》,國立編譯館,1967年,台北。
  2. 《現代漢語頻率詞典》中的《漢字頻度表》,北京語言學院語言教學研究所編,北京語言學院出版杜,1986年,北京。
  3. 《香港初中學生中文詞滙研究》中的《常用字表》香港教育署教育研究處編,香港政府印務局,1986年,香港。

四、本表每字給予編碼,正文(4719字)與補遺(42字)內容分別按部首順序排列;另有廣州話及普通話讀音索引,方便查問。

五、本表每字資料分五欄編排,依次為:
1. 字碼; 2.漢字; 3.普通話讀音; 4.廣州話讀音; 5.廣州話讀音備註

我們採用中文電腦(《國喬》軟件)編印字表及索引,標準字形方面資料,請參考《常用字字形表》。普通話讀音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1983年北京商務印書館印行的《現代漢語詞典》。1985年,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公佈《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我們也根據這個表作了適當的修訂。本表所收4761字中,不見於《現代漢語詞典》的字,我們就參考其他詞典,其中包括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編輯委員會編,1982年台灣商務印書館印行的《重編國語辟典》。常見破讀字音在讀音欄內依次排列,並附詞例。所用音標系統另見第8頁《本表所用音標簡介》。

六、廣州話們所列讀音,在研訂過程中,力求審慎,希望盡可能照顧小學教師語文課堂上的實際需要,並根據一些原則來考慮(見下文第七段);但我們無意樹立「漢字粵語正讀」權威,「廣州話」讀音欄所載的只是我們的「建議讀音」,教師授課時,可以採用我們的「建議」。為減少異讀的困擾,我們在廣州話讀音欄內,只建議一個讀音(只有八字的異讀,委員們難以取捨,結果二讀並存於廣州話讀音欄內,用「或」音表示)。這並不表示見於其他字典詞典的無別義異讀是誤讀或不能接受,況且委員認為可以接受的異讀,我們都盡可能在備註欄說明(詳見第八段)。

七、研訂字音時,主要根據下列原則考慮:(漢字前為字碼,下同)

  1. 字有正讀俗讀,而俗讀為多數人所接受者,取俗讀為建議讀音。例如:
    2307 澡 取 tsou3 為建議讀音
  2. 無別義作用的異讀,取最常用者為建議讀音,頗常用者放入「備註」欄,不常用者不取。例如:
    4476 顆 取 fo2 為建議讀音,lo2 入備註,不取 fo3
  3. 有別義作用的異讀(即「破讀」),按常用度在讀音欄內依次排列,並附詞例,不常用音不取。例如:
    0627 單  1)daanl 丹    單純      (古人名) sim4 蟬  單于
    2)sin6  善    性單
  4. 專有名詞的讀音,原則上以文獻或學者考證的意見為依據。例如:
    074 可汗  取 hak7 hon4為讀音
  5. 因字形接近而誤讀的讀音,仍以正讀為建議讀音。例如:
    3038 紊 man6  不取 loen6 (吝)

八、「備註」欄內,原則上收錄下列資料:

  1. 常用的廣州話口語讀音。例如:(最後一攔是備註資料)
    0022 丸  jyn4 元   (語)jyn2 苑
  2. 無別義作用而頗常用的異讀。例如:
    0319 凹  nap7粒   (又)aau3 抝
  3. 古代漢語通假字的異讀而見於本港中小學語文教材者。例如:
    3736 說  1) syt8 雪  說話       (古)同悅
    2) soey3 稅  游說
  4. 古代專有名詞的異讀而見於本港中小學語文教材者。例如:
    2075 氏    si6 是   (古民族名)dzi1 支月氏

九、委員會針對小學語文教師課堂朗讀語文教材的需要而研訂字音。因此本表不收錄只出現於口語的俗音,如 1652 擁 yung2 不收 ung2;2039 歪 wai1 不收 me2。變調語音亦不收,如 1191 座 dzo6 不收 dzo2。至於 1169 平 ping4 有字典音peng4的(如物價好平)本表不收後者的讀音,因為語文教材不會用方言擬寫,而粵方言中的物價好「平」,書面語應該是「便宜」。

十、「常用字廣州話讀音研究」由香港教育署語文教育學院中文系下列成員於1987年4月開始工作:

  1. 統籌者:何國祥
  2. 統籌助理:吳鳳平(鄭崇楷於 1988 年 7 月至 1989 年 4 月吳小姐進修期間擔任統籌助理工作)
  3. 工作小組成員:李學銘、何國祥、姜貝玲(1987 年 4 月至 1988 年 5 月)、鄭佩芳、唐唐秀玲、劉關之英、梁燕冰、陳蘇潔玉、鄭崇楷、吳鳳平

十一、工作小組根據下列七種常用字典、詞典或韻書找出有爭論的讀音,供委員會討論。

  1. 《 粵音韻彙》重排本,黃錫凌著,中華書局香港分局出版,1987年(初版1941年)
  2. 《辭淵》,施庸盦、茅瑩甫主編,華通公司出版,1986年(初版1948年),香港。
  3. 《中文字典》,喬硯農編著,香港華僑語文出版杜,1984年(初版1963年)
  4. 《同音字彙》,余秉昭司鐸著,光華圖書出版公司,1982年(初版1971年),香港。
  5. 《中華新字典》,中華書局香港分局出版,1986年(初版1976年)
  6. 《李氏中文字典》,李卓敏編,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1980年。
  7. 《廣州音字典》,饒秉才主編,廣來人民出版社,1983年,廣東。

十二、七種工具書問的讀音分歧,可分八類,加上委員會的建議讀音不見於七種資料,便成下列九類有爭論的讀音:

  1. 聲母歧異
  2. 韻母歧異
  3. 聲調歧異
  4. 聲、韻均異
  5. 聲、調的異
  6. 調、韻均異
  7. 聲、韻、調均異
  8. 破讀與否不一
  9. 建議讀音不見於七種資料

上述資料經整理後,如有需要,將於稍後發表。

十三、「常用字廣州話讀音委員會」於1988年1月成立,至1989年8月期間共召開十一次會議。委員會成員,包括院外和院內人士:

顧問:羅忼烈教授(香港大學,澳門東亞大學)

主席:何國祥先生(語文教育學院)

秘書:吳鳳平小姐(語文教育學院)
(吳小姐1988年7月至1989年4月赴新加坡進修期間,秘書一職曾先後由姜貝玲小姐及鄭崇楷先生暫代)

委員:陳志誠先生(香港城市理工學院)
張日昇博生(香港理工學院)
張群顯博士(香港理工學院)
姜貝玲小姐(柏立基教育學院)
林章新先生(教育署輔導視學處中文組)
李潤生先生(葛量洪教育學院)
單周堯博土(香港大學)
余迺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
陳煒良博士(語文教育學院)
鄭崇楷先生(語文教育學院)
李學銘博士(語文教育學院)

十四、字音研訂,亦如字形一樣,往往眾說紛紜,手論甚多。我們不敢奢望本表所列字音,能夠盡如人意,但我們希望本表所提供的資料,能對語文教學工作者有切實的幫助。為使本表減少錯漏,並可在將來有進一步修訂,請語文教師、教育界先進、社會人士不吝賜教。來函請寄:

香港醫院道二號
語文教育學院中文系
「常用字廣州話讀音研究」小組收

* 《常用字字形表》於1990年10月修訂再版,所收字數及字碼與1986年初版略有不同。

廣告

3 關於 “《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 的評論

  1. 散仔

    有時見博主都會回應吓啲訪客嘅留言,但係小弟嘅呢,就唔知有冇理喇。我都自知自己人微言輕啦,去到邊都係一嚿small potato。不過想問吓博主,其實有冇真係諗過小弟嘅建議呢?

    正如我喺“「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不一定是「最合適的讀音」”嘅回應,電視台自己唔係學術機構,人哋何文匯挾住成個所謂『學術標準』嚟到電視台,騎劫佢。但係我哋一味只係打吓游擊,間中投訴吓邊個讀音,寫篇文鬧吓佢,叫人哋自己諗吓邊個字跟邊個字唔跟,但係唔可以反提供番一個方案,直接抗衝何氏方案,咁又點夠力打啫?

    博主成日當電視台係廣東話施害者,有冇諗過電視台都係畀何氏騎劫咗,我哋唔同大鱷抗衡,一味鬧畀人騎劫嗰個,有乜用唧?

    如果話自己度個方案出嚟,既困難又冇公信力,咁不如就用何國祥先生等人嘅呢次審音,用《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做推薦方案吖!班晒成棚學者一齊支持,話畀大家聽,如果電視台要跟一個標準,就應該跟呢個,呢個先係最有公信力嘅!咁電視台先可以跟,先至唔使受何文匯辰時卯時走嚟指天劃地嘅影響𠺢嘛!

    言盡於此喇,以我自己呢嚿small potato嘅身份,真係講得太多喇。博主真係想做嘢,定係純粹想鬧人過口癮,悉隨尊便啦!

  2.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首先多謝意見。對於閣下的提議,謹覆如下。

    網誌文章每多針貶電視台配音部讀音取向,係因為筆者開設此網誌,正正因為此機構配音部忽然以所謂「教育下一代責任」,拿一些古怪讀音出來影響大眾。本來筆者無意加入「正讀」論爭,因為本身已非學生,又非中文系本科出身,要四出找資料論證,無異自討苦吃。可是看討論區,雖見有人反對,卻有人說電視台那個怪音,才是「正音」;又或者說字典有收,電視台這樣讀沒有問題云云。

    後來就見有「反正音」浪潮,質疑整個「正音」理論的合理性。筆者也有自己的疑問及看法,於是決心翻書看看到底現在人人以何文匯馬首是瞻的那個「正讀」行動,到底是怎麼回事;電視台那些掀起爭議的字的讀音,是否用得合理?這個網誌,就是筆者蒐集資料的成果。

    所以,此網誌擺明車馬是要針對該台。但不止於此。

    基於電視台有跟從「何氏正讀™」的嫌疑,筆者希望由點入面,指出一些人不顧現實、胡亂拿一個以為是客觀標準的學說來填補自己粵語讀音好像沒有依據的空虛,着實不妥。筆者認為「何氏正讀™」被認同,不單是何文匯的問題,也不單是電台電視台協助大肆宣傳的問題,還有這個社會不少人一聽到「正讀」便不加思索,盲目接受使然。

    筆者雖然沒有想過所謂「擒賊先擒王」,但即使罵被「騎劫」者又有甚麼問題?

    首先,如果閣下有看電視台的回應,該台外事部一句只是根據某某標準選擇這讀音,所以讀音「沒問題」。電視台不承認標準有問題,即不覺得自己是「受害者」,筆者又何苦枉作小人。

    第二,即使假設電視台「被何氏駕劫」(電視台並無承認),但有謂「牛唔飲水邊撳得牛頭低」,我可不信何文匯有拿支槍指住某高層個頭;如果有,筆者願意就錯怪好人親口向「人質」道歉。

    第三,電視台的回信,令筆者覺得他們只是想拿某某標準作根據,以逃避檢討此讀音適當與否,教人失望。筆者在網誌已講過,批評他們,是希望他們認真檢討,亦非有彈無讚。筆者有留意配音部近期似乎有改善,不固執古音,但不知是否個別例子,故繼續觀察中。

    第四,電視台影響的,是數以百萬計的觀眾;該台的配音動畫,有不少青少年追看。電視台的影響力不容小覷,縱不是大鱷,但想也不是小蝦毛吧?以他們的影響力,若造成負面後果,筆者認為,不是一句「受害者」便可了事。正如新版《商務新詞典》,明明白白以「何氏正讀™」為正讀,若因為他們可能是「受害者」不大加撻伐,焉知問題嚴重?詞典暢銷,多少無辜學子會被該書注音搞得暈頭轉向?

    第五,筆者一直關注「正讀™」事件(或抗爭)的發展,何文匯對於坊間對於「正讀™」是否合理及合時宜,完全不作回應。他的回應,只限於例如王亭之切錯音,或者「讀音要有根據」一類廢話;電視台每日面對百萬觀眾,不可能厚顏得當無事發生。

    且筆者相信,讀者接觸電視台的古怪讀音,應多於親眼看到何氏正讀™的古怪讀音。只要讀者明白事理,即使電視台依然故我,他們的讀音,也只會落得被恥笑下場,而不會被一些人以「正音」為名護航而「發揚光大」。

    所以,筆者不認為不「打大鱷」就沒用;或者可以嘗試以此角度思考:減低「何氏正讀」在大眾媒體、教育界的影響力,其實等同削弱「何氏正讀」於日常生活中的價值。

  3. speakcantonese 文章作者

    續上文,電視台配音部當時的問題有二:

    一、依據的標準不足信

    依據何文匯「正讀™」,是明顯的考據不足,以為「何氏正讀™」即「正確讀音」,不知此讀音不單不是公認標準,而且不合時宜。

    而電視台解釋是以《粵語審音配詞字庫》為標準,採納網站所載之「非異讀音」,要配音員跟從。可是,其實沒有人說過這種做法可作標準。於是,電視台其實是自立標準。當你質疑他怎麼可能選用一個沒有人用的讀音,他便回答:根據我的標準,這讀音沒問題。這其實不成解釋,因為這純粹是「自我參照」。

    當然筆者可以提供其他較可取的標準,例如《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例如《廣州話讀音字典》。而事實上筆者有去信電視台,提出《廣州話讀音字典》及《常用字廣州話異讀分類整理》,此事本網誌亦已收錄,正是閣下說的『「有最充份根據的讀音」不一定是「最合適的讀音」』一文。

    二、處理標準態度的僵化

    筆者始終認為,即使這些標準比何氏合理,僵化對待,遲早出事。

    因為筆者不可能有時間審視所有讀音,確定沒問題才去「推薦」。假設我推薦了《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電視台採用,卻繼續以僵化態度待之,照單全收,然後不知從哪裏出了個怪音,那怎麼辦?電視台被投訴,又可以說「唔關我事,呢個人推薦我用我咪照跟」,將問題推得一乾二淨;而筆者,當然成為罪人了。

    故筆者在回信最後特別申明:無論標準為何,盲從附和,殊不可取。現在不是在教小學生認字,我已講過,相信那位欲以某一標準規管配音部讀音的人,應該是成年人,有一定的思辯能力。如果這個人連「自己諗下邊個字跟邊個字唔跟」也做不到,其實是在侮辱自己、侮辱大眾。

    即使筆者較接受《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及《廣州話讀音字典》的收音取向,也不贊成盲目跟從。前者畢竟是十五年前的出品;後者個人認為可能偏向以廣州地區為中心,某些字音與香港人常用的發音不盡相同。

    不妨留意,《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的編輯強調「無意樹立漢字粵語正讀權威」、「不敢奢望本表所列字音,能夠盡如人意」;《廣州話正音字典》則說「今天塵埃落地,字典面世,我們還不敢說這部字典中任何一個字的讀音都是百分之百地準確無誤,無可爭議」,謙謙君子,結果迴響不多;何文匯則以「正讀」為名出書,一副王者姿態,指點江山,號令天下,卻有傳媒教師出版社順服。筆者希望略盡微力,提醒大家處理「正讀」問題時務須審慎,切忌人云亦云,不問因由便作人奴。否則一日何文匯後繼有人,歷史重演,我們又要找一個「標準」將之打倒不成?

    筆者尊重不同意見,但「另立新王」並非筆者初衷,故公開閣下意見,俾各界參考。未加評注,原因在此。

    最後,「做嘢(提供推薦方案)」與「純粹想鬧人過口癮」個人不認為是一個二擇其一的選擇題。否則,筆者十多篇文章指出何文匯的「正讀」理論中「正語音」、「本今音」的不足,及其所謂「約定俗成」「習非勝是」論調的根本問題、指出哪些字詞典以何氏正讀為絕對標準及箇中的荒謬之處、電視台「正音」態度問題等等,若只差沒有「推薦方案」,便變成「冇做嘢」、「純粹想鬧人過口癮」的人,實在罪過。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