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讀」的疑惑(二)

以筆者理解,一字的「正讀」不是放諸四海皆準。何為「正」,何為「不正」,得看語境。「醒」字,日常生活,讀陰上聲。但是唸《將進酒》:「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用醒。」這個醒字,則應讀若星,陰平聲。

我們讀此二句,如果將「醒」讀如反省的省,是不是「正音」?顯然不是。這與此音是不是「以前的正音」無關。醒現在不會讀成星,但不代表「星」音是「以前的正音」,因為這個音,在今時今日,讀此詩時,仍必須用到。

這個字,會根據格律作出變讀;但我們日常生活中,實不必將此音「引入」,要他們「並存」。

還有「過」字,在詩詞中可能讀如〔戈〕。和「醒」字有點不同,這個〔戈〕音,有辨義作用,作「經過」解。可是,經過的過,早已讀成去聲。我們能否強求此詞語,亦得讀成「經〔戈〕」,方為「正讀」?

所以,將「正讀」背得滾瓜爛熟,若缺乏律詩基本知識,不見得「平仄無誤」,更有礙日常生活溝通。

讀詩堅守平仄,是對自身文化的尊重;但「以《廣韻》為正音(暗示其他音是「誤音」)」,則恐有過份泥古之嫌。

語言是溝通工具,不能三日一小變,五日一大變。我不鼓吹語音亂變;相反,我認為語音應保持其穩定性,以使溝通無礙。個人難以接受人為破壞粤音穩定性的舉動,例如一些人因無知亂讀卻以「約定俗成」開脫。得過且過心態居不可取,但以專家自居,試圖改變一些行之已久的粤音,其所作所為,就結果──破壞粤音穩定性──而言,又有何異?這與「匡訛正誤」是兩回事。

語音真要變化,大家無法控制。我們不必認為「變幻才是永恆」而放任自流,讓一些明顯的、公認的錯讀誤讀滲透;但為了所謂「有根據」,便先將所有不合規則的改變先判為「錯誤」,然後才「嚴處從寬」,這種做法,就合理了嗎?

若我們千百年來,讀音概以《廣韻》為標準,未嘗改變,那我們只需一本《廣韻》,或所有字典都依足《廣韻》切音編纂就夠了。何必勞煩何博士寫本《粤音正讀字彙》?又何需勞動「正音推廣協會」,宣傳何氏「心目中的粤音正讀」?而「正讀」提及的甚麼陽上作去、送氣不送氣互換的語音變化,根本不應出現;一出現,便應會立即被視為「非」,繼而被「糾正」。

本年度高級程度會考中國語文及文化(三)聆聽理解科目,錄音內容剛好討論「正讀」問題。聆聽理解旨在考核學生對於聲帶內容的理解分析能力,未必代表考評局立場。不過,這段錄音倒為現時「正讀」爭議作不錯的導引。只是,錄音中角色「仲英」強調「伯雄」的屋〔蟬〕、〔罕〕物是「俗音」,此說其實已十分客氣;因為何文匯一派是毫不含糊地斥這些為「錯音」。所謂「俗音」,大概是有識之士不屑用之的字音;而「錯音」應是為社會所不容;錯音,考試時說了出來,一如寫錯字,老師,是應該扣分的。

聲帶中「老師」說:「沒有人可以制訂(語音演變)規律。我們只能描述規律。」這是說:所謂語音演變的規律,是後人歸納出來,而不是前人創造出來。語音演變,不是古時有人說一句:「由明天開始我們來個『陽上作去』!」然後第二天,這些字便「陽上作去」;又或者有人說「明天開始這些字我們讀成輕唇音」,然後明天就所有人都將這些字讀成輕唇音。他們當然更不是抱着「我們以規律去變粤音,好讓後人可以根據這些規律擬出『正讀』」去變化。

語音研究者發現,今天的語音,對比中古音有某些變化;變化內裏有一定規則,而非雜亂無章。他們透過今日已經變化的字音,對比古音,輔以其他典籍旁證,從這些蛛絲馬跡,歸納出規律。所以,語音,是先有變化,而有規律。

有人以為何文匯一派的「正讀」,是將粵語變成和唐宋時代的發音相仿,令粵語更貼近古漢語,而舉腳贊成,是天大的誤會。何文匯認為,粤音應依據《廣韻》。如何依據?就是依據其反切結果,而不是當時聲韻的實際咬字方法。

何氏多番強調粵語為古漢語遺留,這不是問題;但粤語是否古漢語遺留,與今日廣府話發音是否應該單純遵從中古切語作為對錯標準,是兩回事。若說現在的粤語與《廣韻》有緊密對應關係,這個只是「結果」。既然「變化」不是根據規律變化,而是變化了才由人歸納規律,如果今人無法找出某個變化的規律,那應該不是對與錯的問題。大家都不接受而將之視為錯誤者,則是後話。反之,如果說由於「發現語音演變有規律」,所以假設「一切變化都要有規律」,繼而推論「不符規律的孤例即為錯讀」,便是倒果為因。

何氏一派對他這唯《廣韻》一系韻書獨尊的取向,賦予一個很有力的說法,謂之「從嚴」。《粵音平仄入門》序言中,可見何文匯對他認為沒有規則的讀音的態度:他根據《廣韻》,說「僭越」讀成〔暹〕越、「弱不禁風」的讀成弱不〔kam1〕風、「昆蟲」讀成〔坤〕蟲、「和藹」讀成和〔曖〕、「忍受」讀〔隱〕受等等,都是錯讀。他強調這些錯讀是「沒規則可依據的」。然後他說:「我的立場是:可改則改。不然,一切語文規則,豈不是名存實亡?而粵音豈不是越來越混亂?」

筆者狐疑,為了「語文規則」,我們讀為〔佔〕越、弱不〔金〕風、〔軍〕蟲、和〔愛〕、〔引〕受這些「正讀」;然後,粵音就不會混亂了?所謂「語文規則」,真必須要有一條能解決一切問題的「廣韻粵音轉換公式」,否則便會消亡?

但是,如果不符規律的變化是「習非勝是」,其實我們亦可視所有符合規律變化是「習非勝是」。《廣韻》也不必搞甚麼類隔增補,乾脆將之視為「非」音好了。

此即中化卷錄音中「老師」說:「在語言學中,很少規律沒有例外。有例外本身就是一項規律;沒有例外的規律,本身其實只是例外。」指一個語音變化「沒有相應規則」,沒有問題,這是客觀描述;但指一個語言的變化由於沒有規則,繼而得出此讀音是「錯誤」的結論,這種陳述,是否稍嫌主觀?

筆者由是懷疑,拿《廣韻》切音指港人「讀錯字音」,純粹基於一個「語言淨化」的美好願望。他們力圖廢除一些在社會通用、但語言學者無法找出與《廣韻》之間演變規律匹配的字音;目的,是使語音變化與《廣韻》之間有一套完整對應規則。不容許任何雜質,污染「他」的語言。

果真如此?但諸如「陽上作去」、「喻三歸匣」,以及粤語的中入聲等演變,由於沒有明確「規則」該如何由《廣韻》分派,何博士須「參考流讀」。「禮失而求諸野」之下,這些讀音,反可逃出生天,免因「不合規則的誤讀」而遭「改正」之厄。可謂諷刺。

面對現實,跟足《廣韻》切音的「廣東話」,根本沒有人會聽得懂。

這些何氏當然不會不知道。他也承認,「古今音變,不少反切得出来的音和今天的粤音並不完全一樣」。這些音,是「沒有規則可言」。此所以化有所謂「古今音」。但「古今音」的「今音」,看罷其著作,不難發現,其實在他眼中,依然是「錯音」;只是,原本正確的音,,今已不用,且他認為原本的「正音」「無法還原」,故萬分無奈地以「今音」為正音。

從客觀立場看,這些音是「變化」。但站在以《廣韻》切音為正確的立場看,這些音便是「錯讀」。這是唯《廣韻》獨尊的代價。這恐怕亦係何氏指摘我們今時今日錯讀「不勝枚舉」的理由。

或說:雖然審音時「『今音』為習非勝是的錯讀」這個前提,各人未必同意,但就結果而言,「字音無法還原為舊音,故以『今音』為正音」,不就處理了使語音混亂問題?

首先,接受《廣韻》的「正音」地位,也不一定要接受「何文匯正讀」的「放寬」結果。這可不是「為拗而拗」:像結構的構字應讀〔扣〕或〔救〕,以正誤二分固然荒唐,即使判之以高低雅俗,亦屬多餘。至於「口頭音」不是沒有,但單論此字,讀成「扣」,真的算甚麼口頭音嗎?上面「僭」、「禁」、「昆」三例亦然。

多少人讀〔扣〕,多少人讀〔救〕,相信不必再做甚麼調查了吧?何氏將〔扣〕音判為有習非勝是「傾向」,筆者不知道有甚麼根據。

於是我們看到一種現象:這個音,成為了一種類似「知識份子語音」。他們以此為「正讀」,我們用的是「習非勝是讀」,側面映射那些我們日常大眾接受的讀音不是「正讀」;以這些博士、學者的地位,令這些「正讀」被視為「高人一等的讀音」,而我們的讀音便被貶為「次等」。這便形成一種力量,誘使一些人會希望透過這些「正讀」,在談吐方面與這些「博士」看齊,以突顯其「專業」一面。

否則大概也沒有人能說明,為何香港新聞電子傳媒,幾乎統一口徑,記者一坐上主播枱,就必定要〔救〕買、〔救〕物、〔救〕成、機〔救〕、結〔救〕、收〔救〕,聽得筆者救命連聲。

如果說他們不是跟何文匯,是跟黃錫凌,那麼必須指出,黃錫凌《粤音韻彙》說:「粤語還有幾個不送氣的字,其韻同調同,而音頭在口語方面卻讀成送氣」。他舉諦(締)、購、構、溝、褂、昆字等為例。如果將購、構二字讀 k- 指為口語音,則「溝」字為何不講「讀書音」?還有,他們到底是在「講嘢」,還是在「讀書」?

話分兩頭。何文匯說他在編字典時讀音一律「從嚴」(盡量依照《廣韻》切音),但要講「從嚴」,何文匯一書肯定不是「最嚴」。如果說「嚴」即依《廣韻》反切,「照顧習非勝是」則為「寬」,則難保又有一日又有一博士提出,所有讀音依《廣韻》反切才算「正音」;甚至說中入聲是「錯誤的變化」,得取消之。若依《廣韻》是「從嚴」,此一「正音」,肯定比何氏的「正音」更為「嚴謹」,擬音更「準確」了,是不是我們香港人以至整個粤方言又必須從這個「嚴」,若果不從,「語音便越來越混亂」?

例如,何博士指,我們將「淆」、「餚」等十九個字全部誤讀成今日的 [ngau4];正讀是〔姣〕。他補充,「以誤為正,歷時已久,恐怕難以改變」。但若果有人「從嚴」,指出應要「改正」,否則便是「習非勝是」,再由某協會將此「正讀」灌輸中小學生,要他們說混〔姣〕、佳〔姣〕,否則學校扣分,可乎?

故假設《廣韻》真乃「圭臬」,何文匯提出的「正讀」(或其新作曰之「粤讀」),固非神聖不可侵犯。但在電台、電視台的所謂「正音」節目影響之下,大眾不知道這個標準是在做甚麼,卻有以為他的標準就是絕對正確的標準的趨向。這從坊間或網上一些帶趣味性質的「考你正音」的文章或討論,其中所謂「正音」,不外單純拿何文匯《粵音正讀字彙》宣科,可見一斑。

是不是因為何文匯一派,是學者,是博士,講句話,也特別大聲;電視台、電台,或為趨炎附勢,或恐被詰難,為免麻煩,明知標準奇怪,也只有依從?

這,算不算「屈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