檐畔水滴不分岔

看電視台「正字正音™」節目,可能會以為全港只有中大一間大專院校有開中文系。不知是其他院校學者較低調,還是電視台有甚麼原因非找中大正音™派學者不可。不過即使何文匯現在儼如正讀™領袖(精神及實際上),同一學府,不同學者,看法,也未必一致。例如歐陽偉豪博士說「多一個標準」,雖然迴避了有人欲將一己「正讀™」取代全廣府人的讀音而將廣府人一直使用的讀音說成「錯讀」,還道不會影響溝通云云,但尚未大言不慚指全港人都說錯音,此點應予認同。

曾因為2008年《商務新詞典》而說到「檐」字,即「簷」字讀音問題。大家已清楚了解何文匯大教授只承認「鹽」音,其他甚麼〔吟〕篷屋〔蟬〕均為「不正確的讀法」,錄音中何氏還說『「簷蛇」因為不見諸文字,「正讀」反而得以保存,真是既可笑又可悲』。一錘定音下,那些由何氏審音的字詞典,包括2008年版《商務新詞典》,便罷黜百家,不容異見。

無綫偶爾會重播一些短片,作節目與節目間的緩衝,《妙趣廣州話》之其中之一。《妙》片本來並非獨立節目,而是《全線大搜查》節目內的單元。其中一段,剛好提及「檐」字:

片段中清楚講到:

檐有另外一個口語讀法,讀成「吟」,例如「〔吟〕篷」,即門前作擋雨用的篷。…後來衍生出一個新讀音:〔蟬〕。許冠傑《浪子心聲》就有一句「檐(〔蟬〕)畔水滴不分岔」。

有趣的是節目中的解說者,即何杏楓博士,字幕上打出的身份是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粵語研究中心委員。她亦係由何文匯教授作單一學術顧問的「粵語正音推廣協會籌劃委員會」的委員。

檐畔水滴不分岔,正音™卻原來有「分岔」。大家切莫怪罪於何杏楓博士,因為她是「嘗試打破同一個委員會使用同一種標準的局面」,雖然我不免感到有點精神分裂。即使是推廣「正音」,同一個字,你根本不知道甚麼時候,他們會接受通行讀音,又甚麼時候會以古讀來蠱毒閣下,真是既可笑又可悲。注意這並不代表該中心「情理兼備」,因為現在是有一個「標準」認為吟、鹽、蟬三音均可接受;另有「標準」則以單一「鹽」音,製作教材,印行詞典,並力斥異讀為錯音。

但我們不妨樂觀點看。事實是,並非所有學者皆像何博士般拿着《廣韻》古讀訓人,也反映某些拿着《廣韻》古讀衍生的正音書本訓人的傳媒機構,只會自暴其醜。

拿着一本「正音™」書不加思索照本宣科,不能反映對語言文字的尊重,只是追求速效,追求「我們講正音」、「我們很有文化」、「我們很有社會責任」的虛名。

捨本逐末的結果,就是不顧常理。例如他們不會覺得聽憑一面之詞,便不惜連粵方言群採用的讀音也廢掉的做法,是何等霸道。

筆者不諳日語,不過知道例如日語中的「你」字,已經有多種說法,表達說話者的態度、禮節,如「お前」、「おれ」以至較粗俗的「きさま」等。他們也不認為,為劇集或動畫配音時,角色語調粗俗或不太講禮節時,來到中文卻滿口當今只有何文匯一派學者才使用的「正音」,不斷「結救」、「救成」,是何等不合情理。

寫這篇文章時,聽到新聞主播將「行星」讀成「恒星」。你會怎麼讀?小學時,老師說為了分辨「行星」與「恒星」,口語「行星」讀「行路」的「行(haŋ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