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音正字勿走火入魔

說「正音」,說「正字」,可以唬人,可以誤導人,可以嚇死人;但「正音」、「正字」,一如「正義」,你不知對方說的「正義」是甚麼「正義」,便盲從,後果,可以很嚴重。電視台說自己注重正音正字,但按觀察,他們連自己說的正音正字到底是甚麼,都搞不清楚。以無知訓無知,若蔓延社會,即使我們下一代真的滿嘴「正音」,卻不用用腦袋去思考說正音何謂正音,教出來的,就是無知的下一代,誰還奢想他們能「學好中文」,只是虛妄。

在「雛讀鋤」事件後,筆者翻查了一些書籍,因為想不透今時今日為何還硬要將「雛」讀成「鋤」。香港電台《中文一分鐘》(亦有同名書籍印行)中,陳永明教授說:「中文字的正音問題十分複雜。顏之推曾說︰『從正,則懼人不識,隨俗, 則意嫌其非。』因此,正音原則應該是服從當時絕大多數的讀音,例如︰ 構讀成救或扣,只是送氣與不送氣的分別;雛讀成鋤或初,只是陰平與陽平的分別而已。」

是以我敢推斷,電視台根本沒有對自己的「下一代責任論」費過多少心力,只是拿着何文匯一書去「正」其配音員「錯音」,便以為「盡了人事」。大家只要想一想,字典已接受、新印行字典已不收舊音、各地方言調查顯示不少地區「雛」與「初」同音、1989 年《正音正讀縱橫談》與會者以「有爭議」為由迴避此字被指必須讀成「鋤」的討論、陳永明教授在 1998 年的《中文一分鐘》刻意提及此例指出不必強行恢復「鋤」音。而電視台,指雛字讀成「鋤」此類所謂「正音」,是「多方參考的結果」,根本就是把觀眾當白癡,或希望觀眾都變成白癡。

看無綫電視新聞,會發現一事甚為有趣,例如「佈」字,發佈、佈告、佈道、分佈,一律寫成「布」(八十至九十年代新聞片段仍作「佈」,後來除引用原文外一律用布);鐘錶、電錶寫成鐘表、電表(是以「儀錶」一定變成「儀表」);則「渡」字,渡過、渡假,一律寫成「度」。

當然這是新聞部的決定,亦非無根據:「佈」本來就是由「布」分出、「錶」本來寫成「表」、「渡」本作「度」。文字一為二,是為了分工辨義(錶表更不同音)。關於這點,研究文字的容若先生著作提出不少例子。而對於拒用今寫之風,容若先生評為「好古」之舉 。

某些字電視台不用今寫,尚未算錯,但復古過猶不及,造成文字混亂,便絕對不能接受。例如,將「習慣」寫成「習摜」甚至「習貫」,今時今日,肯定錯,就算搬出清朝的《經典文字辨證書》說慣是「俗字」,摜是「正字」,也不能改變事實。

「度」字作「過」解,寫成「渡」字早已為人接受,雖然渡過、渡越用度不能算錯,惟「過渡」一詞,怎也不可能寫成「過度」,蓋「過度」指超越額度,與「過渡」沾不上邊,更不能混用。

在剛過去的星期一(3月24日),即見此台「矯枉過正」:

03_24_2008_15_27_38_shot.jpg

《過渡青春》是香港電台製作的節目,節目名稱一向是《過渡青春》,不料一到無綫電視的手,卻植為《過度青春》,從暑假中成長的年輕人竟然「青春得滯」,此「過度復古」使然,更毫不尊重港台所取節目名稱。

另外,此台星期一至五晚上播映的《新不了情》,片頭主題曲的字幕更是令人啞口無言:

cestlavie.jpg

淚也「幹」了,不知會否重演「干炒牛河」英譯的笑話?當然,看到難「舍」難了,監「制」,「斯」守這類字,還有連爾冬陞的名字也打錯,便知這是典型的簡繁變換錯誤。電視台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必是片源問題。電視台認為自己有教育下一代責任,卻任由這類錯字出現在熒光幕上。

電視台說自己有「教育下一代責任」,我希望他們不要只說不做,更希望不要過猶不及,走火入魔,亂搞中文,亂搞粵音,因自己無知,要下一代陪葬。

廣告

1 關於 “正音正字勿走火入魔” 的評論

  1. 香江白丁

    在下不常收看電視,偶爾坐低陪妻子看看,不用多久都可看到一些低級字幕錯字。懷疑字幕是由以普通話為母語人士擔任,以照顧內地觀眾,而不少錯字是簡體正體轉變之誤。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