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狗正不能糾正

小時候總覺得自己讀的小學和其他學校格格不入,因為那時的玩伴說「陳先生」、「黃先生」,我們在校內則必須喚「老師」。鄰校的「風紀」,則稱為「糾察」。糾,一直讀若「斗」,老師也讀〔斗〕察。雖然那時候我們也曾戲謔「糾察」是「狗賊」,但沒有人懷疑過「糾」字可讀「斗」。

到了今時今日,某博士一人頂一萬人,電視台遇「糾」必〔狗〕,以為「正音」,以為「教好下一代」。但電視台喜用古音,不代表民間便得跟從。近期聽說有甚麼正讀「字表」在教育界流傳,可能是民間不理「正讀™」,此人便向教育界埋手,透過自幼教導學童他這位專家認為是「正讀」的音,用時間令這些博士學者看不順眼的字音慢慢消失。

但今時今日,讀「斗」者眾,電視台下命令必須讀〔狗〕,很容易出亂子。月前秋高氣爽,山火頻生,電視台午間新聞,女記者現場報道山火消息,引述消防員指山勢陡峭,延誤救火,卻將陡(音〔斗〕)峭,講成〔九〕峭,即以為凡〔斗〕必〔九〕而致誤。

其實民間不同意「糾」只能讀〔九〕者亦不少,除了王亭之先生外,容若先生亦不止一次為文指出迫人將糾讀成〔九〕多餘。

以下一文出處有待查證,我忘了是出自報章還是雜誌還是容若先生的著作:

糾字讀九不如讀矯

十九日(星期三)晚上,有客來訪,要看電視,一按遙控之掣,畫面出現《七俠五義》鏡頭。客人之心水清者立即指出:展昭把「糾」讀成「矯」,與報告新聞的將此字讀成「九」,大異其趣。其餘各人不約而同轉過頭來問:容若,何以既有人讀「九」,又有人讀「矯」?

容若毫不猶豫地回答:「糾」字本來讀「矯」,不信,可翻《詩經》,看看「糾」不讀「矯」而能押韻否?

客人素知容若言出有據,皆以點頭表示相信,卻又問起:何以有人讀「九」?

容若又是毫不猶豫地回答:從讀音源流看,「糾」字讀「九」是由讀「矯」發展而來;宋代的《集韻》,還保留「矯」音;明代的《正韻》,正式標明讀「九」了。

卻於此時,「但是」之聲四起,原來大家都問:何以我們祖孫三代,都一直把「糾」字讀成「斗」呢?容若更是毫不猶豫地告訴他們:不只祖孫三代,簡直是祖宗十八代已經如此!明代的《正字通》所謂「俗從斗作糾非」可以為證。一個「俗」字,說明當時讀斗已普遍,只是不為官方學者承認,故斥為「非」。由當時算起,至今起碼有五百年。

當下,大家為容若作總結:原來如此,與其復古讀「九」,不如讀「矯」了。有人甚至建議亞視傳令嘉獎為展昭配音的藝員。

容若也認為,讀音復古,不如復千年之古;若只復五百年之古,半天吊!

另外大公報近期亦有相關討論:

中文基本功/糾字粵音不讀九
2008-1-25

糾正、糾察、糾紛的糾,古時讀矯,從《詩經》、《說文解字》到《集韻》的資料,都可以證明。自明代開始改讀斗,有張自烈的《正字通》為證。雖然張氏非議這種讀法,可是四百年來,尤其是在粵語,一直是這麼讀,早已約定俗成。

黃錫凌也反對讀斗。他在《粵音韻彙》強調:「糾從ㄐ得音,讀如九」。不過,就粵語來說,從ㄐ得音,正是讀矯而非讀九,因為矯糾同音,而九與矯糾不同音,不容混淆!

從ㄐ得音最淺白的字,是叫喊的叫字,誰敢說叫字讀九?這類字還有赳,與糾同音,也是古讀矯,今讀斗。

糾字讀矯,宋代的《集韻》已經這麼說。到了明代,又經陳第考證。陳氏引《詩經》的《月出》篇:「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以皎、僚、糾、悄相押,可知同韻;而糾、矯同音,所以用矯字為糾字註音。

最早將糾字標讀九的,是明代初年編成的《正韻》。纂修這部韻書的人,因他們的鄉音是九、矯同音,便以筆畫少的九字,代替筆畫多的矯字,為糾字註音。在他們看來,並無不可。但在粵語中,九、矯不同音,強以九字為糾字註音,自然是錯了。

黃錫凌迷信《正韻》,港英時期的「正音」人士和《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的編者迷信黃錫凌,才會鬧出糾要讀九造成混亂而誤人不淺的笑話。

容 若

為甚麼電視台不理會?可能他們有被虐待狂,一些博士抨擊電視台新聞報道員「錯讀」字音,他們便言聽計從;你好意告訴他們其實某某音不是錯讀,他們則當耳邊風。當然,有人堅持「糾」讀〔九〕,我無話可說,但說糾不能讀〔斗〕只能讀〔九〕,並以「正音」自居,我的看法是:戇糾糾!

當年「時〔奸〕」之役由港台帶起,朱培慶提早退休,宣讀聲明,機構、糾纏怎麼讀?請看前廣播處長示範。

廣告

2 關於 “只能狗正不能糾正” 的評論

評論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