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正音、正讀

「東」字怎麼讀?有能力看這篇網誌的朋友不會不懂。若要你教一個不懂的人讀這個字,最佳辦法,就是親身示範。「學舌」是體驗世界必經過程,但到了某個階段,我們應要有某些方法,幫助我們不必單憑學舌,也能掌握一個字的讀法。

所謂的「拼音」、「切音(或反切)」、「直音」,都是為解決「這個字,應該以甚麼方式讀出來」的一種手段。例如「東」字,根據不同的標音方式,可以有如下結果:

dung2.png

「直音」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例如「不容小覷」的覷字,如果不想亂讀,查字典,看到這個字和「翠」同音。「翠」這個字很常見,畢竟大家看電視,「翡翠台」三字已聽過不知幾次。但不是所有字都有常見的同音字參考。

「反切」以兩個漢字來為一個漢字注音,現時字典對於難以直音注音的字,仍會使用反切,例如【橫】字,《商務新詞典》注:華盲切。

至於粵拼、耶魯、黃錫凌、IPA等等,則為不同的拼音方案。一般我們在電腦為方便輸入,多會使用粵拼或教院的拼音方案,事關 IPA 和黃錫凌的拼音難以用鍵盤直接打出來。但要留意他們不是英文字母,而是拼音符號,所謂「不同」,是這些方案的創辦者/機關為特定符號所賦予的意義不同,但這些符號所代表的發音是一樣的。

如果問:粵拼方案中,d 怎麼讀?ung 怎麼讀?第一聲又是怎樣的?又或者,聲母 n- 和 l- 有甚麼分別?這些問題,就是「正音」的問題。d 這個符號,套用在任何字的拼音中(的[dik1],得[dak1],但[daan6]…),都是相同的。ung、「第一聲」等定義亦然。

而「正讀」,就是一個字,其注音或拼音方式,應該如何才是正確。「東」在粵拼方案中注 [dung1] ,又或者IPA中注[tʊŋ¹]是對的,這個音,就是「東」字的「正讀」。

現在人們說的「懶音」,就是針對上述的「正音」範疇,即聲母、韻母發音是否正確?例如「寒」和「航」,分別應該讀作 [hon⁴] 及 [hɔŋ⁴]。如果將「航」唸成 [hon⁴],就是 [-ɔŋ] 這個韻尾的發音不當。

但我認為稱為「懶音」確有商榷餘地。「懶」者,就是你明明知道這個字的讀音 [hɔŋ⁴],又知道 [-ɔŋ] 該怎麼發音,但偏偏將它唸成像 [-on] 般的音調。可是在香港,教粵語鮮有教授拼音,學生查字典看到拼音也不知怎麼運用。如果他們不是因為懶惰,而是本來就不知道像趕[kon²]和講[kɔŋ²]、寒[hon⁴]和航[hɔŋ⁴]、八[bat⁸]和百[bak⁸]、慢/萬[man⁶] 和孟[maŋ⁶],其實不同音,遑論辨明 -on 和 -ɔŋ、-at 和 -ak 等音之異同?又怎能說他們是因為「懶」?所以雖然習慣上我們還是稱之為「懶音」,但我覺得這並不盡是他們的責任,當然無論教師學生,均應注意這種情況。

「正音」爭議較少,現在爭議較大的「正讀」,正如剛才說過,就是:某某字,應該讀成此音,抑或彼音?以粵拼來注音的話,會是 X,還是Y?

大概由於「正音」少有爭議,所以大多數人談論「正讀」時,也會說「正音」。

然則,「正音」一詞,有雙重意義:
正音1:與現時懶稱為「懶音」的發音相對,指音位的吐聲方式。
正音2:同「正讀」。

一詞有兩義,討論時便要明確定義:本欄大部份時間說的正音,均是指正音2,即正讀。其實只要明白二者分別,要搞清楚一個語境中「正音」所指為何,亦不困難,尤其現在討論的,大部份是「正讀」引申出來的爭拗。

不厭其煩再講此題目,是因為歐陽偉豪日前在報章發表《正音的標準》一文。這裏的正音,當然就是正音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