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談談「約定俗成」和「習非勝是」》(一)

何文匯在其《粵音教學紀事》中,有一篇《粵語正音及粵音正讀標準我見》。文中再引其另一篇文章《談談「約定俗成」和「習非勝是」》,值得一談。

好幾年前,我去看市政局香港話劇團演出《阿Q正傳》,聽到臺上的演員不斷地把「革命」念成「甲命」,非常刺耳。事後我問其中一位演員為甚麼「革」字也會讀錯。據他說,原來排續的時候,有的把「革」念成「隔」,有的念成「甲」,莫衷一是。終於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方法,決定統一讀成「甲」。我嘆息不已。當時參與《阿Q正傳》幕前和幕後工作的有不少「知識分子」,在幾個月的排練中,竟然不去翻查字典找尋「革」字的正讀,而只是由他們一小人胡亂決定選了一個錯誤的讀音,這是何等不負責任!這對得住觀眾嗎?但這正是香港人對語文的態度,也正是香港語文教學失敗的明證。

說得沒錯──連字典也不查,單靠甚麼少數服從多數,決定一個字音,是一種十分隨便的做法,不但不尊重觀眾,在我來說,更是不尊重自己的語言、自以為是,不足為法!遇有不會讀的字,應做的就是查字典,而非胡亂猜測,妄想好運猜中。這一直是一個好方法,直至何文匯那本《粵音正讀字彙》出現之前。

因何氏著作,厚古非今,與當今字典取向大相逕庭。今日字典認為是正確,而社會大已經習以為常的讀音,何氏可能反而說這字音是錯的,是習非勝是,必須改正成一個古時有人使用,現在已經沒有人再用的讀音。應該說,坊間一些人懶查字典讀錯字音,製造混亂;何氏則以「正亂」為由,製造更多混亂。不求甚解的人固然錯了,即使是負責任的,求甚解的人,也會是錯了。

「正音運動」,一摻入何氏那我會說是一己之見(或一小撮人決定)的「正讀™」標準,整件事情就變得不倫不類。正如上例,如果他說,看到電視台將「雛鳥」讀成「初鳥」,「是何等不負責任!對得住觀眾嗎?」可能各位會啼笑皆非。

「雛」音〔初〕,現代字典多有收載,反而〔鋤〕音,只有少數字典會收,而且均是〔初〕、〔鋤〕二音並收。讀者看到這二音,又發現社會上多數人均讀〔初〕音,除非想搞事,想標奇立異,否則應會使用社會上普遍接受的讀音。但這種負責任、查字典的做法,在何氏大作一出版,便錯了!

因為之前已說過,何氏只接受〔鋤〕音。他認為〔初〕音,是錯讀。所以,負責任地查字典,若非他審音的字典,便錯了!

而最要命的是,何氏在「正音運動」摻入其「正讀™」,達到很好的混淆效果,令人以為他所提出的「正讀™」就是「正確的讀音」,但若果真如此,雛一定要讀〔鋤〕,你叫人查甚麼字典?查字典有甚麼用?虧何氏還在其新作《粵讀》印上「多查字典減少錯讀」八字真言,我看到時,心想這簡直是不要臉,因為如果你不想讀錯(何氏標準的錯)字,只能查他所審音的字典,這裏的潛台詞分明是「查何氏字典減少錯讀」。

任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何博士大有機會成為正音教主,管控字音取捨,粵音命脈盡在其股掌之間,每發一字一音,均須仰其鼻息,例如可向電視台開罵:

「在配音的過程中,竟不去翻查由我出版或審音的字書找尋『雛』字的正讀,而只查其他不知以甚麼標準決定讀音的字典,這是何等不負責任!這對得住觀眾嗎?但這正是香港人對語文的態度,也正是香港語文教學失敗的明證。」

太誇張?現在大家看到某大電視台,一聽見何氏教正讀,便如奉綸音,鋤田鋤鳥大鋤特鋤,這種態度,可能是香港語文教學邁向成功的先兆!

說起來,小學看《中華字典》,某些字音,若與現實差距太遠,不明所以,尚懂決定暫不跟隨,日後再算。中學時看《辭淵》,差距更大,當時不知古今音變,還道標的到底是不是真正粵語,也索性不管其標音,只着眼其釋義。所以字典對我來說,是十分有用的工具書,但讀音也好,釋義也好,都不會盲目跟從,有時會盡可能多方查證。否則也不會有此文:我就是看見這個「正讀™」,覺得不妥,希望找到更多資料,知其究竟,起碼,說誰是誰非,也得有個根據。

何氏以話劇團不求甚解的態度為恥,電視台不求甚解,一味死跟何氏一方讀音,何文匯先生可能會覺得電視台人員應感光榮。但香港語文教學有救了嗎?電視台那位決定要將雛讀作鋤的決策者,對得住香港人嗎?對得住我們下一代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